🏡
PTT小說網
x
    一旦喬宏才衝擊築基失敗,到時候以孟覺光和孟同這些人的狠辣,絕對不會放過他,藉機在擂臺上殺掉他輕而易舉,苦逼師兄和林逸在臺下根本沒法插手。

    “沒事,你別看宏才這副莽撞樣子,但我敢保證,這些事情他肯定想得比我們幾個都要透徹,既然他自己都已經下定了決心要破釜沉舟,我們幾個就更沒理由拉他後腿了,放手讓他去幹吧!”林逸拍了拍苦逼師兄肩膀寬慰道。

    在他看來,如果喬宏纔到時候衝擊築基失敗,以這廝上一輪表現出來的粗中有細,到時候多半會跟蕭然一樣主動認輸,而不大可能傻乎乎地冒死逞強。

    退一萬步來說,就算喬宏才真的跟孟同動手了,不論受多重的傷,只要能夠撐住一口氣不死,林逸都有把握將他救回來,所以某種程度上林逸有着足夠的救場能力,對此並不用太過擔心。

    這時候,旁邊蕭然突而若有所思道:“林逸老大,苦師兄,其實你們也沒必要爲他太擔心,我有一種預感,宏才這傢伙很有可能會走到我前頭去。”

    經過這幾天的全力調整,蕭然自覺衝擊築基的把握已經逼近八成,打算這兩天就要準備動手了,但就算準備再充足,衝擊築基這個過程也是因人而異。

    類似喬宏才這種衝勁十足的人,也許片刻之間就能出結果,但是換做他蕭然,過程必然就是慢火熬粥,無論成敗,估計都得僵持一段時間。

    “呵呵……這是好事,宏才這傢伙正好適合打先鋒,讓他打先手跟孟同拼一場也不錯,然後蕭然你再來一後手,兩手準備雙保險。那就齊全了!你也別在這閒着,趕緊閉關去吧,等你好消息!”林逸笑道。

    “好。”蕭然點點頭,跟苦逼師兄告辭一聲,轉身走進山下十五號洞府。

    目送蕭然離去,苦逼師兄這才轉頭對着林逸,不無感慨道:“林師弟,不瞞你說,在今天之前我一直都以爲我們幾人之中只有你是人中龍鳳,但是現在突然有一種感覺。咱們這蕭師弟和喬師弟也都不是池中之物,跟着林師弟你日後必有一飛沖天的時候,反倒是我這個做師兄的,沒什麼天賦也沒什麼本事,這輩子也就這樣了。”

    “苦師兄,這你可就妄自菲薄了。”林逸一手攬着苦逼師兄肩膀道:“借這個機會,我這個做師弟的有必要忠告苦師兄你一句,咱們修煉者千萬要有自信,如果連你自己都不相信自己。又怎麼能夠奢求突破呢是吧?對了,苦師兄你上次那倆築基破障丹效果怎麼樣?”

    苦逼師兄訕訕一笑,道:“我怕浪費掉林師弟你的心血,所以到現在都還在調整準備。沒有服用呢。”

    難怪!林逸無語地扶住了額頭,難怪到現在都沒在苦逼師兄身上看到什麼動靜,還以爲他衝擊壁障失敗了,敢情是跟蕭然一樣小心犯怵。不敢輕易下嘴。

    說實在的,以苦逼師兄這些年的實力底蘊,再加上林逸給他的極品築基破障丹。一旦衝擊築基初期巔峰,幾乎能夠百分百成功,根本沒必要擔心太多。

    “苦師兄,這師弟我可就要說你一句了,你是我們幾個的領頭人,可還指望着你給我們擋風遮雨呢!再者說,築基破障丹這種東西我既然能夠煉製,苦師兄你根本沒必要這麼節省,用了再說,不夠我再煉嘛!”林逸勸說道。

    林逸這麼一說,苦逼師兄不由赧然,連連點頭道:“林師弟你說得對,師兄我這是窮慣了,生怕浪費好東西呢,所以才悠着不敢動,倒是忘記了,你就是咱們這夥人的煉丹師啊!那不夠我就不客氣了!”

    這傢伙可真是窮怕了,守着好東西愣是不敢用!林逸無語地搖搖頭,而後道:“當然沒問題!對了苦師兄,最近有風聲說,徐靈衝準備力保孟覺光接任三閣主之位,你聽說了嗎?”

    “有這回事?”苦逼師兄頓時一驚。

    其實這消息,林逸是從李政明的情報看到,至今還處於醞釀絕密階段,他苦逼師兄沒有收到風聲,那也很正常。

    “如果這事真成定局的話,那可不太妙啊!”苦逼師兄一臉心有餘悸道。

    林逸說的這話,雖然還處於空穴來風階段,但仔細一想,如果徐靈衝真有心推孟覺光上位的話,這事成功的可能性還真是不小!

    迎新閣三閣主之位,按照慣例都是青雲閣出人,沒有特別意外的話,沖天閣和玄機閣都不會插手。

    不過,迎新閣三閣主之位雖然權力不大,但仍然算是獨立部堂的高層範疇,到底讓青雲閣哪個弟子上位,最終還是要提交長老會過目才行。

    一般而言,對於這個無關緊要的位置,無論提交哪個弟子上去,長老會都只會默許不會駁回。但是,如果有人對此提出意見的話,青雲閣也不會爲此違逆長老會的意思。

    所以,如果徐靈沖走高層路線,讓他爺爺徐元正替孟覺光開口,孟覺光這迎新閣三閣主之位基本就算穩了,其他人根本沒法跟他競爭。

    而一旦被孟覺光坐上三閣主之位,手上權力更大,上上下下所有事情都能伸手,到時候他們幾個的處境可就更加不好說了。

    “不過,苦師兄你也沒必要着急,聽說想要競爭三閣主之位至少要有築基中期的實力,所以我們還有機會把這水攪渾爭取機會,但是在那之前,苦師兄你可一定要把實力提上去才行!”林逸分析道。

    沒有實力,就沒有話語權,說再多爭取再多機會都是白搭。

    雖然林逸自己實力可以,但如果想要在競爭三閣主這件事上施展手腳,以他才一個多月的新人資歷顯然不夠,只有苦逼師兄有機會頂上去,當然,前提是他實力足夠才行。

    苦逼師兄連連點頭:“林師弟說得在理,我這就回去準備突破,絕不再磨蹭了,你就等我好消息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