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看着苦逼師兄遠去背影,林逸暗暗點點頭,如果順利的話,自己身邊這三人實力都應該能夠更上一層。

    這些人實力變強,便意味着自己勢力變強,到時候話語權自然更大,孟覺光這些人再想動什麼手腳,可就得先好好掂量掂量再說了,這樣至少能夠少掉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當然,對於林逸來說最關鍵的還是他自身實力,不過由於纔剛晉級築基初期巔峰不久的緣故,短時間內再想突破不太現實,必須先鞏固一段時日再說。

    除此之外,林逸的當務之急卻是照料好那兩顆噬心玲瓏草種子,只要這兩顆種子培育成活,那麼接下來的築基金丹就不用再愁,否則的話,現在就得開始爲搜尋噬心玲瓏草頭痛了。

    從收到靈藥種子那一日開始,至今已過去整整八天,饒是有着玉佩空間這等作弊神器,外加林逸每日定時定量的真氣供應,這兩顆噬心玲瓏草種子卻是始終毫無動靜,絲毫沒有生根發芽的跡象。

    按照之前靈藥圃那位娘炮大管事的說法,一切順利的話,一般十五至二十天就能看到成果,現在已經過去整整一半時間,如果按照普通植物的生長規律,這時候至少應該已經開始發芽了,如今這些種子不知死活的表現,着實讓林逸有些心急。

    不過好在,不僅兩顆噬心玲瓏草種子沒有動靜,玉佩空間之內其餘七十八顆靈藥種子也都一樣,這倒是讓林逸稍微鬆了一口氣。

    雖然還是不知死活,但這樣至少有個比較,可以排除掉兩顆噬心玲瓏草種子單獨枯死的可能,這就已經足夠了。

    而如果說以玉佩空間如此得天獨厚的條件,八十顆靈藥種子還全部枯死,這麼無稽的可能性。林逸根本是打死也不信。以他這種開掛的條件都還培育不活的話,那其他新人還不如直接放棄算了,忙活再多也都是白費勁。

    三日時間,又是一晃而過,新人挑戰賽第三輪,如期開戰。

    這一次可不同於前面兩輪,雖然說之前兩輪新人之間的對決場次都是不少,但卻說不上有什麼看點。

    本來第一輪孟同對陣蕭然,本該是一場能夠擦出火花的激烈對決,然而最終卻以蕭然直接認輸收場。而至於接下來的第二輪就更加乏善可陳了,青雲閣新人前五強,除了孟同不費力氣地從查武頭上摘走三點積分之外,其餘四強毫無動作,全體打了一輪的醬油,毫無看點可言。

    然而這第三輪,林逸、李政明、蕭然這三強也許依舊不會有什麼動靜,但是有一點毫無疑問,現積分排名第二的孟同。將會同排名第四的喬宏纔對陣,這已經是不可避免的定局。

    雖然雙方現如今洞府名次都很低,無論輸贏,籌碼都算不上重。放在其他新人之間也根本說不上有什麼看點,但是別忘了,這兩人的立場可是天然敵對啊。

    彼此雙方早就放話互看不順眼,對決還未開始。早早就已經註定這兩人一旦對陣,必然是一場火藥味十足,甚至可以預見血腥場面的龍虎鬥。

    當然。以孟同築基初期的實力對付區區天階大圓滿的喬宏才,這場對決說是龍虎鬥未免也太過擡舉後者了,但有一點毋庸置疑,這一場,孟同肯定是要拿喬宏纔開刀見血的。

    唯一的懸念,就看喬宏纔有沒有這個運氣和實力,在孟同腳底下撿回一條小命了。

    青雲閣新人挑戰賽,第三輪正式開始,其他新人紛紛識相地保持緘默,絲毫沒有搶戲的打算,靜候兩位主角上臺。

    孟同得意一笑,對這衆新人屏息凝神的恭敬表現非常滿意,當即大步走上擂臺,遙遙一指喬宏才,眼神之中殺機凌厲,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怎麼着喬廢材?難道還要本大爺請你上來不成?我說,你不會是想跟那姓蕭的一樣,事到臨頭想要當縮頭烏龜吧?”

    孟**高臨下站在擂臺之上,肆無忌憚地大開嘲諷:“那可就讓本大爺太失望了,還以爲你雖然廢了點,但至少還算是個爺們,沒想到卻發現是個娘們?姓蕭的是這樣,你喬廢材又是這樣,難怪有人說林逸是色中餓鬼,他不會就好你們這一口吧?我靠那可真是重口味!”

    臺下衆新人頓時鬨笑,孟同這嘲諷開的,也太特麼惡趣味了。

    殊不知,這是孟覺光事先特意交代給他的說辭,爲的就是激怒喬宏才讓他失去理智,否則這傢伙也跟之前蕭然這樣當上縮頭烏龜的話,那可就沒什麼意義了。

    雖然說以喬宏才這耿直熱血的性格,但畢竟他之前挑戰查武的舉動,就已經是老奸巨猾變相逃避和孟同在第二輪中的碰撞,這一回不得不防啊。

    機會難得,眼看着林逸一夥日漸囂張,這一回非得殺雞儆猴,給他們留下一個血的教訓才行!

    衆目睽睽之下被如此嘲諷,依着喬宏才以往的個性,早就二話不說上去幹他丫了,然而今天,神色卻是出奇地淡然如常。

    我靠!這可真是近墨者黑,跟林逸這種裝逼頭子待久了,連喬廢材這種貨色竟然都學會裝逼了!

    孟同和其他一干新人心中暗暗驚奇,隨即便見喬宏纔跟林逸幾人打了個招呼,轉身一臉從容地走上了擂臺。

    恍惚之間,孟同突然覺得眼前這個喬廢材跟前幾天似乎有些不太一樣,人雖然還是同一個人,但給人的感覺就似脫胎換骨,整個人都蛻變過了一樣,不過具體不一樣在什麼地方,卻又說不上來。

    麻痹,區區一個喬廢材有什麼好在意的!

    孟同連忙將這詭異的念頭拋之腦後,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就是把這喬廢材打成喬死材,到時候看林逸這幫貨還能不能繼續裝逼下去!

    走上擂臺之後,喬宏才上下看了孟同兩眼,忽然開口道:“孟大新人,你不會告訴我今兒沒刷牙吧?”

    “哈?”孟同莫名其妙地咧了咧嘴巴:“本大爺刷不刷牙幹你屁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