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所以即便孟同全力以赴使出了千腿二十一式,想要一招將其斃命,卻也根本沒有發揮出來千腿真正的幻影奇效,而是二話不說直接收攏,給了喬宏才輕輕鬆鬆與其正面對招的機會。

    而單論正面殺傷,尋常武技之中根本就沒有能夠與鐵寒掌一拼的存在,千腿也不例外!

    人家鐵寒掌其他每一項都不入流,唯獨正面殺傷力一流,結果孟同什麼也沒做,直接就跟人去剛正面,這要還不被人虐那也真心沒天理了。

    說到底,並不是千腿輸給了鐵寒掌,剛纔這一照面,孟同虧就虧在輕敵上面了,他本以爲幹掉喬宏纔可以輕鬆加愉快呢,保留一些體力真氣,回去好培育靈藥種子!

    “不過如此?”孟同終於反應過來,冷笑一聲道:“喬廢材,不要以爲本大爺一時大意被你佔到一點便宜,就以爲真能騎到我頭上拉屎拉尿了,告訴你,你是廢材,這一輩子都別想翻身!築基初期又怎樣,你以爲本大爺就殺不了你了?太天真了!”

    說罷,孟同再度縱身而起,將身法施展到極致,直撲喬宏才。

    剛纔那一個出人意料的照面,孟同雖然猝不及防之下受了點傷,但畢竟是用千腿二十一式跟喬宏才的鐵寒掌硬剛了一記,就算剛不過也足可抵消掉鐵寒掌的大部分威力,所以此時此刻受傷並不重,仍有一戰之力。

    “哼,那就殺給我看看!”喬宏纔回以一聲冷笑。

    wWW★тTk án★¢O

    眼見孟同惱羞成怒開始玩命。再度化出重重腿影罩向自己,喬宏纔此刻做出的應對卻是再度讓人掉了一地的眼鏡。

    氣沉丹田。深扎馬步,任憑孟同四面八方化出再多的腿影,也都絲毫不管不顧,給人的感覺,喬宏才似乎根本沒把孟同的千腿放在眼裡,他唯一所要做的,就是找機會打出一記鐵寒掌二十一式。

    笨拙,無法變通。而且出招慢,這是鐵寒掌最大最致命的弊端,如果在其他場合能夠跟人配合出招倒還好說,但是眼下挑戰賽一對一,這是處於絕對劣勢的。

    喬宏才這個應對看起來很笨很傻-逼,但卻是沒辦法的辦法,如果他真跟着孟同的腿影去轉。估計自己就把自己轉暈了,簡直就是自廢武功,到最後極有可能連一招鐵寒掌都打不出來就得掛逼。

    而眼下,像他這樣死守腳下一畝三分地,等待孟同上門然後給出一掌,這個策略雖然看起來非常無奈被動。但卻未必不管用。

    “哈哈!就這傻-逼造型也敢跟本大爺打,知道豬是怎麼死的嗎,喬廢材?”孟同一邊利用千腿不斷迷惑對手,讓對手無所適從,一邊哈哈狂笑道。

    “豬是怎麼死的?這我可不知道。不過待會看看你孟大新人怎麼死的,應該就很明白了!”喬宏纔不動聲色地迴應道。

    “哼!死鴨子嘴硬!”孟同冷哼一聲。心念一動,隨即便有數道虛實難辨的腿影直接掃向喬宏才。

    不過,喬宏才卻愣是不動,硬生生受了這幾道虛影的傷害,依舊保持着同一個造型,蓄勢待發。

    千腿二十一式的虛影,傷害雖然不輕,但對於喬宏才這種築基初期高手來說,卻也不至於到傷筋動骨的地步。

    孟同見狀不由愣了愣,千腿到達二十一式的地步,連帶着千重腿影都已經具備不俗威力,故而已經是真真正正的真假難辨,除了他自己,對方根本沒辦法判斷出哪一道腿影是真,哪一道腿影是假!

    想要對付千腿,只有兩種辦法,要麼利用更加強大的武技將所有腿影全部擊碎,要麼就是靠猜,除此之外,沒有第三種辦法。

    然而看喬宏才眼下這雷打不動的架勢,孟同心底倒是忍不住有些納悶了,這傢伙莫非有辦法辨別出腿影的真假?

    否則的話,如果沒有提前判斷出來剛纔那幾道腿影是虛影,這貨怎麼敢這麼肆無忌憚地毫不理會?

    要知道,同樣是築基初期高手施展的二十一式,就算千腿正面殺傷相比鐵寒掌略遜半籌,那也是差距有限,一旦被實腿掃中,不死也要重傷,這可不是說着玩的!

    不管孟同在四面八方如何虛晃試探,喬宏才反正就是打死不動,根本就不予反應,就算之後孟同接連又用幾道虛影砸過去,也始終是一動不動,給人感覺就跟老僧入定,跟外界完全隔絕了一樣。

    孟同不由疑神疑鬼,如此連續試探了十幾次,有幾次甚至都動用實腿從其腦後掠過,喬宏才卻始終沒有反應!

    孟同這才心中大定,敢情這個喬廢材就是裝個樣子而已,無非就是學他們那裝逼頭子裝逼唄,其實根本就判斷不出來自己腿影是虛是實,虧自己竟然還以爲這貨能有什麼高招應對自己的千腿!

    不過仔細想想,千腿這可是整個修煉界公認的上等武技,至少在常見武技之中絕對算得上是一流,無論攻防還是迷惑性,一旦全力施展那都是無解一般的存在,喬宏才區區一個雞肋傻-逼的鐵寒掌怎麼可能應付得了?

    麻痹,自己這純粹就是剛纔一時大意被這廢材陰了一手之後,疑神疑鬼想太多了!

    想明白這一點之後,孟同頓時再度得意狂笑起來。

    說到底,廢材終究是廢材,就算僥倖能夠築基成功,終究還是逃不出被自己踩在腳底的爛命!

    由於千重腿影已經再度密密麻麻地將喬宏才籠罩其中,此時場面上喬宏才已經再度落入絕對的被動,只要喬宏才一直不出招,他就只能一直這麼傻乎乎地馬步紮下去,而不敢有任何其餘動作。

    因爲一旦他動了,哪怕只是將計就計虛晃一招,也必然會露出破綻,畢竟鐵寒掌可不像千腿這樣能夠將虛實結合地如此完美,以它笨拙的出手根本不可能騙過同級高手。

    本來就已經陷入絕對被動,這要是再露出破綻,就算大家同樣是築基初期高手,一旦被擊中要害處,依然有一招斃命的可能,而且可能性還不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