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砰!砰!砰!

    眨眼之間又是三道腿影,從三個完全不同的方位掃向喬宏才,而喬宏纔再度跟之前那樣照單全收,悶哼一聲,一動不動生生承受了下來。

    這廢材果然就是一個只能等死的貨!直到這一刻,孟同心中的提防才終於完全放下。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雖然口口聲聲不把喬宏才放在眼裡,但是說實在的,饒是以孟同的自大,經歷過剛纔那一記照面之後也忍不住心有餘悸,就算明知自己佔據優勢也不敢一如既往地那麼囂張,乃至小心翼翼一直到現在。

    但是,經歷過這麼多次試探之後,孟同已經可以肯定,這個喬廢材就算築基成功,也只不過是一個築基初期的廢材而已,除了剛纔被陰了一下,其餘時候面對自己根本沒有任何招架之力,完全可以放心大膽地踩!

    “去死!”醞釀了許久之後,孟同最致命的一記殺招終於姍姍來遲,千腿二十一式雖然能夠化出千重腿影,但歸根結底,只有最後實實在在的這一腿,纔是最強殺招!

    砰!一聲軀體對撞的悶響,幻化出來的千重腿影瞬間消散乾淨,場下衆人能夠清晰地看到,孟同此刻已經一腿砸在喬宏才的胸膛,毫無阻擋,毫無防禦。

    正常人在這種情況下,都知道胸口是防守最嚴最難攻擊的部位,其他人處在孟同的位置必然會在後心乃至後腦這種要害下腿,結果孟同卻是反其道而行之。竟是剛好起到奇效!

    噗!喬宏才頓了片刻之後,驀然噴出一口鮮血。觸目驚心。

    “嘿嘿,生生挨孟同這一記千腿二十一式,就算他老大林逸這個裝逼頭子都吃不消,何況他區區一個纔剛築基的小弟嘍囉,真是不知死活!”

    孟覺光看着這一幕不由樂了,剛剛因爲發現喬宏纔是築基初期帶來的震撼衝擊,瞬間不翼而飛,一身輕鬆。

    喬廢材噴血這場面雖然有點滲人。但此刻落在孟覺光眼裡,卻是怎麼看怎麼順眼,別說噴一口血,讓這喬廢材噴出足足一缸血噴出十里地去纔好!

    不僅是孟覺光,任何一個明眼人都能看出這一次照面,孟同絕對是佔據了實實在在的上風,喬宏才這一個纔剛築基成功的築基初期。沒有任何抵擋直接胸口中招,這一下能夠撐着不死,落一個重傷就已經算他牛逼了!

    “這……這喬師弟不會出事吧?”臺下苦逼師兄頓時把心提了起來,雖然開戰之前得知喬宏才築基成功的消息,給了他一個大大的驚喜,但是就算築基成功。實力境界還未穩固,也未必就是孟同的對手啊!

    尤其眼下這局勢,別看喬宏才現在還能站着,但畢竟已經身受重傷,如果不趕緊開口認輸的話。孟同這傢伙是絕對不會放過這個斬草除根的機會的!

    如果說,之前喬宏才還是天階大圓滿的時候。孟同就算想要殺他那也不過是聽了孟覺光的話一時興起,其實心底並沒有把他當一回事,但是現在發現這廢材竟然已經築基成功,這可就完全不一樣了。

    對於孟同來說,一個天階大圓滿的喬宏才和一個築基初期的喬宏才,這完全就是兩個概念,前者可以隨便踩,但是後者,那就必須處心積慮儘快找機會幹掉了,否則夜長夢多,大家等級一樣,搞不好就會被對方逆襲!

    “我感覺沒事,苦師兄我們且看看再說,宏才這傢伙可沒這麼容易打發。”林逸卻是淡淡一笑,絲毫沒有擔心的神色。

    如果說喬宏才衝擊築基失敗了,那他還真可能擔心一下,但是現在喬宏才怎麼說也是一個築基初期高手,哪怕身受重傷,孟同想要殺掉他依然不容易,而只要當場不死,哪怕受傷再重,他都有把握讓短時間內痊癒,所以這根本就沒什麼好擔心的。

    更何況,眼下這場面雖然看起來喬宏才受傷不輕,讓孟同佔據了絕對上風,但事實真是這樣麼?

    至少在林逸看來,遠遠未必。

    果不其然,林逸話音未落,臺上喬宏才突然開口道:“孟大新人,你是不是以爲這樣就能贏定我了?”

    “啥?這是什麼傻-逼問題?喬廢材你這是被踢傻了還是怎麼着,難道你還有反敗爲勝的機會不成?”

    孟同哈哈大笑,直到這時候他腳板還結結實實地印在喬宏才的胸口,稍一發力,就能讓喬宏才繼續吐血不止,甚至還能聽到胸骨斷裂的咔咔作響聲!

    “反敗爲勝?”喬宏才臉色蒼白,帶着滿口的鮮血,突然一臉猙獰地笑了:“我從來就沒敗過,又說個屁的反敗爲勝,不過孟大新人你這下倒是提醒我了,放心,我不會給你留這種機會的!”

    孟同聽得一愣,反應過來之後剛要開口嘲笑,卻發現自己已經根本沒這個機會,因爲喬宏才突然出招了。

    砰!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喬宏才手中蓄勢已久的鐵寒掌二十一式終於甩出,而孟同這時候根本就沒有防備,甚至一條腿還踹在他的胸口,簡直就是一個活生生的靶子,再想逃都已經來不及了。

    鐵寒掌雖然是公認的雞肋武技,笨拙不堪,一般情況下都打不到人,但是一旦被它打到人,那可是真會要命的。

    一掌擊中,就聽一陣令所有人都頭皮發麻的骨裂移位,一片難以置信的驚呼聲中,孟同整個人直接倒飛而出,摔在擂臺邊緣,血肉模糊悽慘不堪。

    饒是孟覺光這種老謀深算的傢伙,見了這場面也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氣,喃喃不已:“這個喬廢材,可真特麼夠狠辣的!”

    任誰都看得出來,喬宏才這一掌絕對是蓄謀已久,如果說之前第一個照面,孟同只不過大意輕敵被他陰了一手的話,那麼現在這個照面,可就是實實在在體現他實力的地方了。

    不僅是築基初期高手的實力,這裡面真正讓孟覺光都覺得心驚的地方,卻是剛纔這一刻喬宏才身上體現出來的狠辣,不僅對敵人狠,關鍵是對他自己更狠!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