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爲了最後這一掌能夠萬無一失地打中孟同,硬生生受了孟同千腿那麼多道虛影的傷害,這傢伙硬是一聲不吭,甚至還直接全額照吃了孟同這一記千腿二十一式的殺傷,先傷幾再傷敵,這才被他逮到機會!

    要知道,對於一個剛剛築基成功的築基初期高手來說,一旦被千腿二十一式正面掃中,那下場幾乎就是致命的。也就是說,喬宏才這個先傷幾再傷敵的策略,很有可能連反擊的機會都等不到,自己就直接先被打死了。

    這個可能性一點都不小!

    而且退一萬步來說,就算喬宏才真的能夠挺過孟同千腿二十一式,接下來他也未必能夠找到絕地反擊的機會。

    因爲硬吃千腿二十一式的傷害,必然身受重傷,一旦筋脈受損導致體內真氣無法運轉,那麼就算他鐵寒掌蓄勢再久都沒用,根本別想使出來,更說不上什麼反擊。

    但是,明知道這麼做贏面很小,喬宏才依然毫不猶豫地賭了,換任何一個正常人如果不是被逼到絕境,誰特麼會跟個亡命賭徒似的賭這一把,腦子有坑麼?

    對別人狠,對自己更狠,這個喬廢材雖然看起來不堪一擊,沒想到卻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狠人,還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啊!

    此刻,擂臺之上孟同吃了鐵寒掌二十一式十成威力,已經面如金紙吐血不止,雖然看起來一時半會還不至於斷氣。但是現在連說一句話的力氣都沒有,想要讓他站起來再戰。簡直是癡人說夢。

    而反觀喬宏才,憑藉着隱忍至極的一記絕地反擊,瞬間將局勢完全逆轉不說,還差點一招反殺孟同得手,這種壯舉着實亮瞎了全場所有人的狗眼。

    毫不誇張地說,今日一戰,喬宏才絕對能夠一戰成名,至於喬廢材這個外號。也將從此跟他絕緣。

    如果他是喬廢材,那孟覺光一心力捧的孟同算什麼?連區區一個廢材都幹不過的草包傻-逼?

    林逸幾人相視一眼,俱都一臉的快慰,喬宏纔剛才這隱忍至極的一招後手,真是太解氣了!

    “我之前怎麼說來着,我就說喬師弟跟你們一樣,都不是池中之物。你看這就被我說中了吧!”苦逼師兄驚喜得語無倫次。

    這些年的苦逼生涯,教給了他一個血的教訓,那就是,沒有實力到哪都是苦逼,無論什麼好事都得靠邊站,無論什麼壞事都得上去頂缸。說到底就是一句老話,落後就要捱打!

    在修煉界,衡量話語權的唯一標準就是實力,實力強大,那麼一切都好說話。但如果實力不濟,那就只能歇菜。

    苦逼師兄對此深有體會。之前冒出一個林逸就已經能夠跟孟覺光分庭抗禮,如今喬宏才又有冒頭成爲一號強人的趨勢,如果再算上蕭然,那日後說話做事可就底氣十足,再不用擔驚受怕了。

    就在苦逼師兄說話的同時,臺上喬宏纔在一掌擊飛孟同之後,雖然臉色較之之前更加慘白,但還是挺着身子一步一步朝孟同方向挪過去,臺下隨之響起一片驚呼聲。

    “喬師弟這……這是打算?”苦逼師兄頓時有些發懵,隱隱間已經猜到喬宏纔想幹什麼,但一時之間卻又不敢相信,這傢伙竟然真有這麼大的魄力和狠心!

    “除惡務盡,既然對方都沒打算給宏才留活口,那我們自然也沒必要跟他們講情面,當斷不斷反受其亂,對付這種敵人該踩的時候就得狠狠踩,踩到死爲止,這個道理苦師兄你該知道吧?”林逸卻是淡然說道,之前,林逸就是狠不下心來,才留下了康照明這個隱患,現在,林逸也成熟了不少,自然想通了很多的道理。

    “知道,當然知道。”苦逼師兄連連點頭,這個道理他怎麼可能不懂,只不過他從來都是被踩的一方,何曾掌握過這種主動權啊!

    就跟孟覺光處心積慮,讓孟同殺死喬宏才藉以打擊林逸一樣,同樣的道理,如果今天這一場,喬宏才能夠反殺孟同得手,那麼對於孟覺光的打擊同樣巨大!

    別忘了,孟同可是至今爲止孟覺光唯一力捧的新人,如果連他都落一個被殺的下場,那其他青雲閣新人也都根本不用指望了,到時候估計都不用林逸招手,他們自己就得主動叛變投靠過去。

    幾人說話之間,喬宏才已經在衆目睽睽之下,一步一步走到了孟同跟前,然後單手提掌,殺機凌厲。

    看着喬宏才居高臨下這副凶神惡煞的模樣,孟同當場直接就給嚇尿了,臥槽這不對啊!今天可是說好了是要輕輕鬆鬆把對方踩死的啊,怎麼突然就成現在這樣了?

    人爲刀俎我爲魚肉,轉眼之間,這位置怎麼就完全顛倒了啊?

    然而,剛纔結結實實中了一記鐵寒掌二十一式,孟同現在幾乎已經處於瀕死重傷狀態,能夠吊住一口氣不死就已經是盡力,別說動彈,連開口說話都是奢想。

    眼下這處境,一旦喬宏才下死手補刀,孟同不僅根本沒法躲,甚至連開口投降都做不到,只能以這種極盡扭曲的姿勢趴在地上,等死。

    此時此刻,不僅是孟同這個當事人被嚇出一身尿,臺下孟覺光同樣心驚膽戰,喬宏才這一下真要得手,到時候死的不僅是孟同,他孟覺光同樣損失慘重!

    然而,按照新人挑戰賽規矩,除了臺上雙方主動開口認輸之外,其他任何人都不能干擾,也就是說,除非孟同他自己主動提出來投降,否則就連孟覺光這個管事大師兄都沒辦法救他,只能眼睜睜看着他被人活活打死。

    孟同倒是想主動投降,但現在最致命的問題是,他根本開不了口啊!

    眼下能夠決定孟同生死的,全場就只有喬宏才一人,其他人,包括裁判在內都不能阻止他。

    “還有什麼遺言要說嗎,孟大新人?”喬宏才居高臨下冷冷地看着孟同道,其他像苦逼師兄這種人也許會心慈手軟,但是他可不會,直來直去一場定生死纔是他的風格。(今天開始爆發,魚人存了幾章稿子,估計能堅持爆發到19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