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他雖然偏心孟覺光,也偏心孟同,但畢竟是迎新閣閣主,但衆目睽睽之下做事不能太偏袒,這種局面總不可能直接判喬宏才輸孟同贏,頂多只能算平局。

    孟覺光雖然現在只是個管事大師兄,但是,胡云風也有他的消息渠道,已經知道了徐靈衝打算扶持孟覺光上位,這樣一來,兩個人都算是徐靈衝的人,日後都是一系人馬,也就要彼此客氣一些了。

    “平局?”孟覺光愣了愣,特意壓低了聲音,這纔沒有被周圍其他人聽見。

    對於胡云風這個閣主來說,這場對決宣佈平局,更能顯出他客觀公正的形象,畢竟這可是所有人都能看到,喬宏才和孟同兩個人打成這副德行說成平局自然合情合理,誰也挑不出不是來。

    但是,他剛纔這個提議卻是私下跟孟覺光提的,這說明如果孟覺光有意見,就還有迴旋的機會。

    孟覺光這種老謀深算的傢伙,自然不會看不出這裡面的門道,胡云風這是在給自己留餘地,準備藉機賣自己一個順水人情呢。

    這種事情放在以前根本想都不敢想,畢竟對方可是堂堂的迎新閣閣主,而他孟覺光卻只是一個小小的管事師兄,彼此地位懸殊,而且是實實在在的上下級關係,但凡有點什麼事情都是直接一個吩咐過來就完事了,哪可能會像現在這樣客客氣氣地跟他商量啊?

    果然是打狗還要看主人,有了徐靈衝徐大少這個大後臺。待遇就是不一樣!

    照這架勢,如果日後坐上三閣主之位。這位高高在上的胡云風閣主都得跟自己稱兄道弟,把臂論交了吧!

    孟覺光心頭一陣暗爽,想了想才道:“閣主大人,咱這新人考覈規則裡面可沒有出現過平局這個字眼啊,畢竟這規矩可是長老會首肯的,如果咱們私下貿然改動,只怕會被說成是對上面不尊重,會招人閒話啊!我們練武之人。文無第一武無第二,就是這個道理了!”

    “話是這麼說沒錯,可眼下這事總得及時處理,如果繼續這麼拖下去,把臺上這倆新人拖出個三長兩短來,那覺光你跟我,可都不好跟上面交代啊!”胡云風遲疑道。

    誠然。不經過上面首肯而直接添加平局這種前所未見的字眼,多多少少會冒一點風險,但是如果繼續這麼拖延下去,讓喬宏才和孟同這兩個築基初期的潛力新人生生耗死,那這事的後果可遠比前者嚴重多了!

    到時候,事情一旦被有心人抓住醞釀造勢一下。那他胡云風這個迎新閣閣主,少不了要被扣上一個辦事不力尸位素餐的帽子。

    這可不是說着玩的,當場革職都是輕的,甚至於還有可能驚動執法堂,身上那些見不得光的事情一旦被挖出來。那他胡云風可就真的不死都難了!

    所以,哪怕因此被人說幾句閒話擔一點風險。胡云風也必須儘快讓這場兩敗俱傷的對決收場。

    畢竟他在上頭也不是沒人,只要不驚動執法堂那些凶神惡煞,被人說幾句閒話,傳點風言風語,這都不是大問題。

    聞言,孟覺光眼珠子轉了轉道:“閣主大人,其實我倒是有個說法,既不用這麼拖延下去,也沒必要扯一個規則裡面從來沒出現過的平局字眼,犯不着擔任何風險,而且有理有據,讓大家都挑不出刺來。”

    “哦?那覺光你快說來聽聽。”胡云風不由眼睛一亮,如果能夠兩全其美萬無一失,那對他來說可就再好不過了。

    孟覺光嘿嘿一笑,當即湊過去,如此這般這般如此小聲說了一通,聽得胡云風連連點頭,拍案叫絕。

    兩人私底下謀劃了一通,胡云風這才走上擂臺,面向衆人朗聲宣佈道:“由於本場對決形勢特殊,雙方新人兩敗俱傷,都已經失去行動能力,再這麼生耗下去毫無意義,甚至還會讓我們迎新閣損失兩個潛力新人,所以本閣主決定,以迎新閣閣主的名義中止這場對決。”

    這番話,並沒有引起什麼爭議,包括林逸這些人在內,都知道這是必然的結果,否則如果放任喬宏才和孟同這倆人繼續對耗下去,那胡云風這閣主位置估計也就做到頭了。

    然而胡云風接下來的幾句話,卻是令全場一片譁然。

    “不過雖然是兩敗俱傷,誰也奈何不了誰,但新人挑戰賽從來沒有平局一說,輸就是輸,贏就是贏!按照規則,洞府名次較低的發起挑戰者,屬於天然的弱勢一方,哪怕打成平手也稱得上以弱克強,而我們迎新閣也一向提倡不畏強敵迎難而上,故本閣主宣佈,本場對決的獲勝者是,山下十三號洞府的孟同!”胡云風一派義正言辭道。

    算孟同勝?全場衆人頓時愣住了,反應過來之後就如炸鍋一般,議論紛紛。

    雖然胡云風這個說辭,理論上來說確實沒有什麼能夠挑剔的地方,畢竟從新人挑戰賽的規則來看,主動挑戰者不能拖時間,必須在半柱香時間內率先出手,的確算是天然的弱勢一方。

    但是,在場任何一個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場對決明明是喬宏才反敗爲勝佔據了上風,如果硬要給一個說法,兩敗俱傷的平局才更合理,而胡云風卻是直接判他輸給了孟同,這對喬宏纔來說顯然不公平。

    當然,事不關己,其他人頂多也就看看熱鬧議論一下而已,根本不會因此鬧出什麼風波。

    不過,林逸身爲喬宏才的靠山老大,卻不會這麼眼睜睜看着自己小弟吃虧。

    “胡閣主,請恕在下好奇,你見過哪一場對決,獲勝者只能不知死活地躺着,而失敗者卻還依然能夠站在臺上的?”林逸緩緩走到擂臺邊緣,挑眉問道。

    此時此刻,在聽胡云風剛纔宣佈完畢之後,孟同一鬆氣直接就暈死過去,反倒是喬宏才被判成失敗者的傢伙,卻硬是撐着一口氣站了起來。

    如此諷刺的場面,饒是其他新人並不站在林逸一方,也忍不住一陣鬨笑。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