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青雲閣新人挑戰賽,結束了喬宏才和孟同這一場血腥之戰後,第三輪繼續進行,而這一次上場挑戰的,則是蕭然。

    “山下十五號洞府蕭然,挑戰山下十四號洞府查武!”蕭然走上擂臺之後,朗聲說道。

    此話一出,場下新人頓時又是一陣譁然,而孟覺光和悠悠甦醒過來的孟同,則是不由鬆了一口氣。

    在他們這些人眼裡,蕭然作爲喬宏才的同夥,眼睜睜看着喬宏才被吹黑哨,蕭然這時候站出來肯定是替喬宏纔出氣來了,怎麼竟然是去挑戰查武這個弱渣啊?簡直莫名其妙嘛!

    相比於其他人,查武這個當事人聽到蕭然這句話後,臉色卻是瞬間黑成了鍋底,慘不忍睹,差點就是一句“臥槽”脫口而出。

    在這之前,看了喬宏才和孟同兩敗俱傷的場面,尤其聽了閣主胡云風不公正的判決之後,說實在的查武心中還是頗有些慶幸自得的。

    當然,他倒是沒有傻到要去挑戰孟同,雖然說孟同如今已經是手無縛雞之力的重傷員,只要發起挑戰,收穫四點積分絕對不費半點吹灰之力,但如果他真敢這麼對孟同落井下石,那之後必然完蛋,死都不知道死的。

    不過,雖然沒打算落井下石挑戰孟同,但查武還是在這裡面看到了機會,一個讓孟同跟林逸一夥狗咬狗,而他自己超然局外的機會。

    喬宏才和孟同兩敗俱傷,蕭然爲了給喬宏纔出氣,直接挑戰孟同,而等孟同恢復過來之後,無論出於面子還是實際積分考慮,都必然會直接挑戰蕭然和喬宏才,如此相互狗咬狗,而始終視自己如不見,這纔是查武腦海中最理想的劇本。

    要知道。挑戰賽總共也就只有十八輪,如果一直在這低名次洞府之間來回焦灼的話,對於孟同這些強力新人來說,顯然是非常不划算的,他們必須儘快打到更高的名次,纔有機會搶到更多挑戰積分。

    所以理論上,這個查武的理想劇本是非常有可能成爲現實的。卻沒想到,蕭然一上來就給了他狠狠一記耳光。

    看着蕭然一身凝鍊內斂,不動如山的高手氣質,查武眼淚都快下來了。

    我靠!你丫的能不能講點兄弟義氣啊?沒看到喬宏纔剛才受了這麼大的委屈嗎?趕緊去把孟同這貨給踩了給他報仇纔是正道,特麼來搞我這個弱渣算是哪門子狗屁意思啊!

    不管肚子裡怎麼罵髒話,查武最終還是隻能不情不願地走上擂臺。他沒的選擇,只有接受挑戰。

    “青雲閣新人挑戰賽第三輪第二場,山下十五號洞府蕭然,挑戰山下十四號洞府查武,現在開始!”裁判宣佈道。

    “請。”蕭然不動聲色,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查武頭皮頓時一麻,雖然理智上來說。他知道自己這個青雲閣新人墊底的貨色,肯定幹不過蕭然,這種時候直接認輸比較靠譜,也比較安全,但他再弱也是一個天階大圓滿高手啊!

    任何一個修煉者都有強大的自尊,哪怕是查武這等人見人踩的弱渣,也不例外。

    雖然之前種種表現看來,這個蕭然確實不簡單。但畢竟沒有真正跟人死磕過,上一次被孟同點名挑戰,還直截了當地主動認輸了,這說明這傢伙的實力也許沒有大家想象中那麼強,搞不好就是一個裝逼的樣子貨呢?

    畢竟這個蕭然是世俗界上來的傢伙,底蘊不足根基不好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水貨的概率可一點都不小。總不可能每一個世俗界上來的修煉者都跟林逸一樣變態吧?

    真要那樣的話,世俗界跟天階島的地位,早就得換個了,這幫人還費盡周折來個屁的天階島啊!

    查武現在還有四點積分。今天這一場如果能贏,那麼不僅不用被扣兩點積分,甚至還能從蕭然賺到一點,這樣一來只要靈藥試煉環節能夠搗騰成活兩顆靈藥種子,就能守住最後一絲遮羞布,至少不掉入負分,多少還有一線生機。

    但是,如果今天這一場主動認輸,那可就什麼生機都沒了。所以無論如何,查武都只能咬牙,選擇跟蕭然拼一場。

    抱着這一點點僥倖,深吸一口氣後,查武終於壯着膽子發起了進攻。

    相比起孟同這種修煉千腿的築基初期高手,查武就算全力以赴,他的速度也實在說不上快,更別說給蕭然帶來什麼壓力,蕭然甚至連迷蹤步都沒用,只是簡簡單單一個橫移,就直接避開了對方的攻勢。

    而後,趁着對方沒有反應過來,蕭然輕舒猿臂,一把抓住對方衣服後領,稍微一用力,便見查武的身子猛然飛到了半空,而等他再落下來的時候,已經是在擂臺之外。

    按照挑戰賽規則,任何一方掉出擂臺範圍,無論有沒有受傷,都算是輸。

    “這……這就算完事了?”全場所有人瞬間傻眼,這結束得未免也太快了吧?

    查武是個弱渣沒錯,上次主動挑戰林逸也是被幹淨利落一招秒,但對方畢竟是林逸這個一向霸道的頭號新人,衆人對此早有心理準備,出現這種場面一點都不奇怪,可是這一次,只不過是一向沒什麼強勢表現的蕭然啊!

    一個照面,連最起碼的武技都動用,場下這些人甚至都看不出蕭然如今到底是什麼實力,結果查武這傢伙愣是連屁都放不出來一個,莫名其妙就被扔下來了,弱渣果然真特麼是弱渣,屁事都不頂!

    “山下十五號洞府蕭然,挑戰山下十四號洞府查武,蕭然勝!”裁判果斷宣佈道。

    “承讓。”蕭然對着臺下查武拱了拱手,隨即雲淡風輕地走下擂臺。

    臥槽!我是怎麼下來的?直到蕭然下場,查武都還沒反應過來,自己特麼到底是怎麼下來的?

    這一場,雖然讓其他新人看得一頭霧水,看不出蕭然這個林逸手下的頭馬到底有幾分實力,但有一點毋庸置疑,蕭然的實力,至少遠遠凌駕於他們這些普通新人之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