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之前一個喬宏才,大家都以爲是喬廢材,結果卻硬是整成了築基初期高手,而且還跟孟同拼了一個兩敗俱傷,而現在這個蕭然,又是雲淡風輕一個照面打發掉查武,連實力深淺都讓人看不出來。

    不過,其他人看不出來,以孟覺光的實力和眼力卻不可能看不出來,蕭然剛纔動手的一瞬之間,雖然並沒有展露全部實力,但孟覺光能夠清晰地感覺到,這個貌不驚人的蕭然,跟喬廢材一樣,也已經是築基初期高手!

    蕭然、喬宏才兩個築基初期,再加上林逸這個變態怪物級的頭號新人,以前還覺得不過如此,但是現在回想起來,這三個人組成的陣容絕對堪稱豪華!

    雖然放到外面出去,包括林逸在內,他們三人的實力都只能算起步階段,跟牛逼兩個字根本搭不上邊,但是放在這迎新閣,卻是實實在在的夢幻陣容,何止是牛逼,簡直是牛逼到爆了!

    饒是孟覺光這位管事大師兄,饒是他近期有望晉升迎新閣三閣主之位,一想到這個陣容都不由一陣牙疼,本來只有林逸一個人強大並不可怕,但是他們抱團的每一個人都開始變得強大之後,這事情可就很難辦了!

    林逸這三人在一起,不僅是以後更難對付,更關鍵的在於,一旦被他們三個成長起來,日後強弱形勢搞不好就會被逆轉,那他孟覺光這個屢屢作對的死對頭,可就真混到頭了。

    不行!必須想個辦法,儘快將這個危險的苗頭,扼殺在萌芽之中才行,否則打蛇不死後患無窮!

    孟覺光陰毒地看了林逸和蕭然一眼,看着躺在一旁重傷狼狽的孟同,若有所思地捏了捏下巴。

    林逸、蕭然、喬宏才,這三個人組成的陣容雖然在迎新閣看起來很好很強大,在種種新人保護規則之下。甚至可以說很無解,但也並不是完全不能對付,至少眼下,這三人之中就有一個破綻,致命的破綻。

    而這個破綻,就在喬宏才身上!

    別忘了,孟同現在這麼重傷狼狽。跟他兩敗俱傷的喬宏才,可也絕對好不到哪去,十天半個月之內,絕無痊癒可能!

    雖然還不知道蕭然現在具體是什麼實力,到底有沒有跟喬宏才一樣築基成功,但現在的喬宏才。毫無疑問是林逸三人之中最薄弱的一環,如今正是剪除掉他的大好機會。

    只是,孟覺光現在卻有一個非常尷尬的難題,手下強人太少,至少能夠拿來對付林逸三人的棋子太少,眼下看來除了孟同之外,根本找不出其他任何一人。

    李政明雖然還不錯。但他畢竟沒有築基,不像孟同這樣有築基丹築基液,純粹靠他自己的實力想要衝擊築基,短時間內根本沒有可能。

    而李政明都不行的話,其他投靠過來的新人就更加不行了,想要對付林逸三人,數來數去,這個重任還是隻能落到孟同身上。

    孟覺光身爲堂堂管事大師兄。手下新人的陣容,卻遠不如林逸區區一個世俗界新人手下來得厚實強大,這種事情說出去何止是諷刺,簡直讓人笑掉大牙。

    而現在更尷尬的問題是,明明知道林逸三人的破綻在哪,手下這唯一一個得力的棋子孟同,同樣身受重傷不說。還因爲洞府名次的原因,根本沒辦法主動對喬宏才下手。

    明明知道對方破綻,卻硬是沒辦法下手,孟覺光這回可是真心體會了一把什麼叫做蛋疼。

    “不行。機會難得,過了這村可沒這個店,不能讓喬廢材這種貨色繼續囂張下去……”孟覺光擰眉琢磨了一番,看了看腳邊孟同,突然心中一動,隨即嘴角便彎起一絲陰險的弧度。

    蕭然和查武之後,新人挑戰賽這才進入正軌,雖然沒有五強這麼風光閃耀的人物登場,但有了前面這幾場鋪墊,其他衆新人也都打了雞血一樣,場面有來有回,倒是頗爲激烈熱血。

    新人挑戰賽第三輪結束,新人各自散去之後,林逸便到山下十三號洞府替喬宏才療傷,雖然沒有性命之危,但喬宏才傷勢畢竟也是傷筋動骨的重傷,如果不趕緊給他救治,很容易落下病根。

    “老大,敢情你真能給人療傷啊?還以爲你是煉了什麼丹藥給我呢!”感受着林逸手掌傳來的溫熱真氣,喬宏纔不由一臉詫異。

    不僅是他,此刻不在場的苦逼師兄和蕭然二人,也都是這麼以爲的。

    畢竟技不在多而在精,丹神醫聖只有章力鉅一個,其他人如果都這麼搞,那最終結果必然是兩樣都稀鬆平常,搞不出花樣來不說,甚至還會因此影響到最關鍵的實力提升,因小失大,得不償失。

    “就算你老大我是煉丹師,也不是什麼丹藥都會煉,而且需要時間不是,哪有直接給你這麼療傷來得方便省事?而且這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能耐,只不過我修煉的功法比較特殊而已。”林逸淡淡一笑。

    “嘿嘿,老大你這話倒是說得輕巧,我修煉這麼些年,還從來沒見過有人可以這麼給別人療傷的呢,這回可算是見識到了!不愧是我們的老大,果然就是威武霸氣,樣樣精通啊!”喬宏才嘿嘿笑着讚歎道。

    這小子還挺會拍馬屁!林逸無語地搖搖頭,隨即叮囑了一句:“記住,我會給人療傷這事,可別給我出去瞎傳,會惹來麻煩的。”

    “那必須的,老大你放心,匹夫無罪懷璧其罪這個道理我可懂着呢,絕對跟誰都不說!”喬宏才連連保證道。

    林逸這才放心地點點頭,示意喬宏才收斂心神,全力替其療傷。

    時間一點一滴過去,持續了足有三個時辰之後,林逸才終於緩緩收回真氣,結束了這次療傷。

    三個時辰,對於別人來說這個時間簡直短到不可思議,但是在林逸看來,以自己如今築基初期巔峰的境界,卻依然持續要這麼長之間才把喬宏才體內傷勢驅除乾淨,就說明這小子的傷勢遠比表面看起來,還要嚴重得多!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