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說來說去,如今孟覺光和孟同面臨的最大問題就在於,蕭然和喬宏才這兩個原本只是林逸手底下小嘍囉的傢伙,突然之間,竟然莫名其妙地雙雙築基成功,一舉躍升爲築基初期高手!

    原本一個林逸就已經夠讓他們撓破頭皮的了,結果現在卻發現形勢突然急轉直下,孟同不僅打不過林逸,甚至就連林逸手底下隨便一個小弟都未必能夠打得過了,這還怎麼玩?

    孟覺光手下新人雖多,但十二個新人之中只有孟同這一個築基初期,而反觀林逸一夥,雖然只有三個人,但卻個個都已經築基成功,孰強孰弱一目瞭然。

    面對如此懸殊的實力差距,就算孟覺光再怎麼老謀深算都沒用了,在絕對的實力面前,所謂的陰謀詭計,一切都是浮雲!

    這一下,孟覺光這個心機深沉,一向喜怒不言於色的管事大師兄,都忍不住突然開始覺得有些慌亂了。

    因爲他發現,再這麼搞下去,哪怕自己有徐大少的扶持順利坐上迎新閣三閣主之位,日後也未必能夠拿林逸一夥怎麼樣。

    林逸這三人的表現實在太亮眼了,一旦引起青雲閣高層的關注之後,他再想從中作梗難度可就高了,一不小心就會反惹一身騷,甚至陰溝翻船都不是沒有可能!

    孟覺光思來想去最終想出來唯一有效的解決辦法,便是儘快設法讓孟同再度提升一個等級,重新擁有對蕭然和喬宏才,甚至包括林逸在內的碾壓級實力優勢,這才能重新將局勢掌控到自己手中。

    林逸三人再怎麼對他不敬,那也是受到重重保護的青雲閣新人,如果不想鋌而走險藉助外人的話,對付他們唯一的辦法就是扶植一個更加強大的青雲閣新人來碾壓他們。

    而這個人選,只可能是孟同。

    其他諸如李政明這樣的新人。畢竟還只是天階大圓滿,想要扶植到能夠碾壓林逸幾人的高度,明顯不現實,而且忠誠度方面也不如孟同來得可靠。

    但是,孟同纔剛晉級築基初期不久,而且是靠着服用築基丹和築基液才築基成功,短時間內再想讓他更上一層,這個難度可想而知。

    正常途徑肯定是不用想了,唯一的辦法只能是服用丹藥,而且還不能是普通輔助修煉性質的丹藥。而必須是那種能夠強行提升等級,能夠一錘定音的稀有丹藥,其他哪怕是築基破障丹這等築基期高手趨之若鶩的丹藥都沒有用。

    只可惜,如果孟覺光手上有這種丹藥的話,早就給他自己服用了,又怎麼可能留到今天?

    但是,孟覺光自己手上沒有,卻不代表他就一定弄不到,別忘了他現在身後可還站着徐靈衝這尊大靠山呢。以徐大少深不可測的背景勢力,若真有心去弄這種類型的丹藥想必應該不難。

    畢竟說到底,提升孟同實力是爲了對付林逸,而且孟同雖然不被徐大少放在眼裡。但怎麼着也都還算是他麾下小弟的小弟,設法將孟同的實力提升上來,對於徐大少而言也算是一舉兩得。

    暗暗打定主意之後,孟覺光心中這才稍微踏實了一點。不過看向林逸幾人的眼神,比起之前卻是不自覺更加陰沉狠毒了幾分。

    暫時先讓你們囂張一陣,且等我說服了徐大少之後。再來收拾你們!

    感受到孟覺光陰冷的目光,林逸微微皺了皺眉道:“孟覺光這傢伙,莫非又在打什麼歪主意不成?”

    由於苦逼師兄已經提前護送喬宏纔回洞府休養療傷,此刻林逸身邊只剩下蕭然一人。

    畢竟以喬宏才如今展現出來的強大實力,而且身後還有蕭然替他保駕護航,類似查武這種新人根本不敢捋他虎鬚,所以就算他這一輪還沒被挑戰過,也可以斷定沒有人會來找他挑戰,索性先回洞府療傷。

    當然,如果孟同這傢伙短時間恢復過來,倒是有可能直接向喬宏才發起復仇之戰,只可惜這是不現實的事情,以他現在的傷勢就算服用四品大還丹,也需要一天時間纔有可能完全恢復過來。

    聽了林逸的猜疑,蕭然不由笑道:“老大你多慮了吧,眼下這種形勢,咱們有三個築基初期高手,而他手下卻只有孟同一個,這個差距太大,任他再怎麼打算盤都已經沒用了!”

    這是實情,以孟覺光本身的實力倒是能夠對付林逸幾個,但他根本不可能親自上陣,而手下卻只有孟同這一個強力棋子,拿來對付林逸三人根本不現實,畢竟巧婦難爲無米之炊啊。

    “希望這傢伙能安分一點吧。”林逸點點頭,如果孟覺光能夠認清現實偃旗息鼓,那倒不會再有這麼多七七八八的麻煩,方便日後專心修煉提升實力。

    頓了頓,林逸轉而問道:“你怎麼打算?這一輪是先打一輪醬油,還是直接往上挑戰拿積分?”

    之前蕭然一直保持殿後狀態,刻意將洞府名次控制在孟同之後,爲的就是保證雙保險,這樣一來就算喬宏纔對付不了孟同,他還可以順勢補上,替洞府名次靠前的喬宏才保駕護航的同時,對孟同形成有效牽制。

    但是前後接連兩輪的兩敗俱傷,已經證明喬宏才完全有正面抗衡孟同的實力和底氣,如此一來,蕭然這個雙保險就顯得多此一舉,沒什麼特別的必要了。

    與其一直在這裡陪孟同這渣貨耗着,反倒不如直接往上挑戰拿積分,這樣還比較靠譜。

    不過,蕭然卻是笑着答道:“我還是先等一輪吧,孟同這傢伙如果不踩他一頓,而就這麼輕易放過他的話,感覺有點對不起宏才和我自己啊。”

    如今洞府名次,孟同是山下十三號洞府,蕭然是山下十四號洞府,正好在孟同後面,以彼此的敵對立場,這種湊上來的機會就算是蕭然這樣的厚道人,都不可能平白放過。

    而且,這可不僅僅是爲了喬宏纔出氣,這同樣也是爲了蕭然自己出氣,別忘了第一輪的時候孟同就直接點名挑戰他蕭然,而那時候他還沒有築基成功,只能被迫當衆認輸,這口惡氣可還一直憋着沒釋放出來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