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過,徐靈衝雖然沒打算真心跟這師徒倆折節下交,但如果真如上官嵐兒說的這樣,這倆人要找的那個迎新閣強勢新人真是林逸的話,倒不妨順手利用一番。

    以這師徒倆滿世界打聽的架勢,唯一的可能跟這人是不共戴天的仇敵,到時候如果真能確定是林逸,那麼都不用他徐大少傷腦筋,這倆人自己就會上趕着去對付林逸了,輕輕鬆鬆借刀殺人,何樂而不爲?

    更關鍵的是,這可是上官嵐兒難得親自開的口,且不說這事對徐靈衝有好處,就算沒有好處,爲了討好這個嵐兒小師妹他也必然會應下來,而不可能駁對方的面子。

    想通了這其中關節之後,徐靈衝當即便對上官嵐兒道:“我這兩天就找他們說一聲,到時候一起去迎新閣,看看他們要找的人,到底是不是林逸,嵐兒小師妹要是沒什麼事的話,不如一起看看熱鬧?”

    “好。”上官嵐兒毫不猶豫地一口答應下來。

    林逸在給她回的這封信中,並沒有具體說明前因後果,也沒有他另外一個林二的身份,只是讓她照着信上所說幫一個忙而已,所以上官嵐兒也正想看一看,林逸這一回賣的到底是什麼關子呢。

    又是一個跟嵐兒小師妹培養感情的好機會!徐靈衝見狀頓時大喜,然而等他一轉頭,看到旁邊小卷卷熊乾的事情之後,一張臉卻是瞬間塌了下來,欲哭無淚。

    原來就在他二人說話的這會工夫。旁邊小卷卷熊一點都沒閒着,竟是偷偷將桌上準備的兩壺靈茶喝了個精光,這兩壺靈茶。標價可是足有五百靈玉!

    也就是說,就這麼短短片刻工夫,小傢伙硬生生幫這位徐大少敗掉了五百靈玉,就算是家世背景再怎麼牛逼,也經不起這麼敗家啊!

    “那……本小姐先走了。”上官嵐兒見狀也是哭笑不得,只得拽着小卷卷熊趕緊閃人,否則繼續在這裡待下去。她還生怕徐靈衝失去理智對小傢伙發飆呢。

    時間一晃而過,迎新閣新人挑戰賽第五輪如期開戰,跟往常一樣。所有新人早早就在各自擂臺邊上集合,等候挑戰賽開始。

    不過,這一回跟之前四輪不同的一點是,青雲閣新人這邊。多了幾位不速之客。正是徐靈衝一行。

    所有新人頓時議論紛紛,因爲此次過來的,除了徐靈沖和上官嵐兒之外,另外還有一位陌生的面孔,看其裝束也是沖天閣內門弟子無疑。

    果然是這傢伙!

    看到於哲跟在徐靈衝身後出現的第一瞬間,林逸眼皮便不由跳了跳,這一次得虧上官嵐兒通風報信,也得虧自己反應及時。否則如果放任這傢伙這麼調查下去的話,那還真是危險了。

    “徐少。可把您盼來了。”孟覺光見到胡云風陪着徐靈衝一行過來,忙不迭便迎了過去,一臉諂媚地挨個問好。

    徐靈衝對他點點頭,隨即替雙方介紹道:“這是我們沖天閣的於哲,這是我路上跟你說過的青雲閣新人管事孟覺光,你們認識一下。”

    這一次跟徐靈衝過來的只有於哲一人,他師父南天勇本來也想過來,卻因爲中途有任務被執法堂抽調過去配合,所以只能擱淺。

    “哦,原來是於師兄,久仰久仰。”孟覺光不明就裡,還以爲對方是徐靈衝的小弟,而且看實力還在自己之上,於是連忙套近乎道。

    於哲忍不住就想翻白眼,老子在藏書閣不聲不響窩了三年,就連沖天閣內門弟子都未必聽過自己,這孟覺光一個八竿子打不着的迎新閣新人管事,竟然張口就是久仰,簡直讓人哭笑不得。

    不過這些都是場面話,於哲自然不會拆穿,當即回道:“哪裡哪裡,孟兄是徐少手下紅人,這一聲久仰應該我說纔對。”

    孟覺光聞言頓時一陣暗爽,心道這個於哲倒挺會說話,徐少手下紅人,這可是自己日後努力的方向,只要牢牢抱緊徐大少這跟大粗腿,飛黃騰達不在話下!

    兩人寒暄了一陣,眼見新人挑戰賽即將開始,徐靈衝這才輕咳一聲打斷道:“行了,你倆都別相互客套了,趕緊說正事吧。”

    於哲點點頭,切入正題道:“孟兄,聽說你們青雲閣有一個林姓新人,實力特別出衆,不知他今天可在場,能否指給我看下?”

    “林姓新人?實力特別出衆?”孟覺光皺了皺眉,這話毫無疑問,指的自然是林逸無疑,只不過,這個於哲打聽林逸是什麼意思?

    心中雖然納悶,但孟覺光還是當即替他指認道:“諾,那個就是林逸,在新人之中實力也就那樣吧,不過一向喜歡裝逼,吹牛炒作出去的實力,他沒什麼人緣,智商也有點兒問題,”

    孟覺光還以爲有什麼好事兒要降臨在最強新人的頭上,所以直接一頓海扁林逸,打算把孟同給推出去!

    順着孟覺光手指的方向,於哲遠遠打量了林逸兩眼,看身形倒是跟他印象中的林二頗爲相似,然而等他仔細看了看林逸的面容,卻又立馬確定這林逸跟自己所要找的林二根本就是兩個人,長得完全不一樣。

    於哲看了半天,最終對着徐靈衝幾人搖了搖頭,失望道:“這人雖然乍看之下身材有點像,但樣貌卻完全不同,不是我要找的那個人。”

    “你確定?再仔細看看,會不會看錯了?”徐靈衝皺了皺眉道。

    他可是巴不得林逸就是這傢伙要找的那個林二,這樣就能多出一個對付林逸的打手,省得他自己在這種小事上操太多心思。

    不過,真要說急切,徐靈衝怎麼也不可能比得過於哲這個當事人。

    畢竟徐靈衝還只是想着借刀殺人省點力氣而已,但是於哲如今卻是深陷泥潭,不僅傷勢未愈不說,還因爲高利借貸的利息欠了一屁股靈玉,他不僅急着將林二挖出來報仇泄憤,更關鍵是還想搶回至關重要的星墨石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