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於哲苦笑着搖頭道:“徐少,這人和那林二長得完全南轅北轍,這一眼就能看出來的。”

    其實不僅是長相完全不一樣,那個林二給於哲的觀感,可是非常狡猾棘手的傢伙,根本不像孟覺光說的這樣喜歡吹牛炒作智商有問題,聽起來完全就是兩個人。

    只是礙於徐靈衝的面子,如此大費周章專門跑過來迎新閣一趟,於哲也不好就這麼離開,而且站在他的角度來說,就算這個林逸不是他要找的林二,但是其他新人卻還沒有排除這個可能性。

    “孟兄,我要找的這個新人,除了實力出衆之外,手頭靈玉應該也不少,至少幾百塊靈玉應該不在話下,不知道這個林逸或者其他新人有沒有符合這個條件的?”於哲轉而問道。

    當日的事情他並不打算細說,因爲畢竟牽涉到了星墨石和極品築基破障丹這種重寶,他如果當着徐靈衝這些人的面說出來,那麼之後就算能夠順利將林二揪出來,估計也沒他什麼事了。

    悶聲才能發大財,於哲雖然不介意替徐靈衝這樣的大少噹噹打手,但是涉及到這些重寶,那就沒什麼話好說了。

    事實上別說這位沒什麼交情的徐大少,於哲就連他自己的師父南天勇那邊,都從沒提過星墨石和極品築基破障丹的事情,只是含糊敷衍了事。利益當前,六親不認纔是修煉者本色。

    “幾百塊靈玉?那不可能,林逸這貨就是一個窮逼,別說幾百塊,能夠扣扣索索拿出一塊就已經燒高香了,至於其他新人雖然也沒有幾百塊這麼多,但比起林逸這種窮逼肯定要好得多。”孟覺光當即斷然否定道。

    直到此刻。他還以爲於哲過來找人是有什麼好事,故而還在一個勁貶低林逸。

    不過他這話倒也不假,至少在包括他在內的其他人看來,林逸這傢伙身上確實不可能有什麼靈玉。但凡稍微能夠弄到幾塊好玉。都立馬就被身邊這些青雲閣新人用廢玉給換走了。

    以周圍這些青雲閣新人如狼似虎的尿性,能夠給林逸留下一塊好玉。那都已經算大發慈悲了,至於幾百塊靈玉?這壓根就不可能的事情,連幾百塊廢玉都未必有。

    更何況廢玉這種東西,頂多也就糊弄糊弄林逸這種傻逼。拿出去外面用的話,根本就不可能矇混過關,一旦被發現,當場打死都是活該。

    聽孟覺光這麼一說,於哲頓時徹底排除了林逸的可能性,畢竟除了身形有點相像之外,其他無論相貌、行事作風還是靈玉家底。跟他所知道的那個林二完全就是兩個人,彼此之間毫無關聯。

    見於哲一副頗有些失望的表情,孟覺光忍不住打聽道:“於師兄,你費盡心思找這個新人具體是打算做什麼。小弟我其他不敢誇口,但是對青雲閣這些新人每一個那可都是瞭如指掌,不妨具體說一說,我也許可以幫你物色找一下?”

    他這麼說的意圖,無非就是想看看能否從中謀取什麼好處,如果可以的話,順便還可以把孟同給推出來。

    於哲本來還在失望,聽孟覺光這麼一說頓時眼睛一亮。

    在迎新閣這裡,孟覺光這傢伙可是不折不扣的地頭蛇,要論對迎新閣新人的瞭解,他遠在徐大少和閣主胡云風這些人物之上,他要想找個什麼人簡直輕而易舉,有他幫忙那自然再好不過了。

    “那就多謝孟兄好意了,我要找的這人名叫林二,當然這個多半是化名,至於條件麼也就是我剛跟你說的這些。不瞞孟兄你說,這人是我不共戴天的生死大敵,前一陣差點就死在他手下,這個仇非報不可,所以還請孟兄多多幫忙多多費心啊!”於哲一臉誠懇地拜託道。

    我靠!孟覺光聽完這話恨不得就想狠抽自己兩耳光,繞了半天根本就沒什麼所謂好處,敢情這傢伙要找的竟是他的生死仇敵!

    虧他一心還在貶低林逸,甚至還想讓孟同頂上來,現在回想起來,自己這些話豈不等於是反過來幫了林逸大忙,幫他撇清了嫌疑麼?

    早知道的話,就應該顛倒黑白拼命往林逸身上引纔對,管他林逸是不是這傢伙要找的那個林二,先挑撥離間一口咬死了林逸的嫌疑再說,到時候平白給林逸樹一大敵,豈不是大快人心?

    大好良機硬生生被自己給浪費掉,反而稀裡糊塗替林逸擋了一回災,這特麼簡直就是犯賤啊!

    不過,現在話都已經說出口了,孟覺光就算再怎麼後悔也不好再改口,只能含糊着點頭敷衍一句,就此作罷。

    “徐少,胡閣主,小弟還想去其他兩閣新人擂臺轉轉看看,可以麼?”於哲轉頭向徐靈衝請求道。

    在青雲閣這裡沒找到他要找的人,那麼轉頭去沖天閣和玄機閣轉一轉,這是再正常不過的邏輯,而且正常來說,這兩閣新人的實力必然比青雲閣這個廢材收容所要高,那個林二混在其中的可能性,也遠比青雲閣這邊更大。

    不過,這裡畢竟是迎新閣地盤,正常情況下是不允許他這樣的外人隨便逛的,當然只要有徐靈沖和胡云風點頭,那自然沒有問題。

    “你去吧。”徐靈衝有些不耐地擺了擺手,示意胡云風陪他走一趟。

    今天雖然沒達成借刀殺人的目的,但這傢伙怎麼說也是沖天閣內門弟子,對他徐大少的態度也是恭恭敬敬,勉強算是半個自己人,賣個順水人情也沒什麼大不了。

    看着於哲和胡云風兩人離去,遠處林逸見狀,嘴角不由彎起了一絲弧度,不出自己所料,這一招先入爲主果然奏效!

    雖然位置隔得稍微有些遠,於哲幾人具體說了些什麼話,林逸這邊聽得並不太清楚,但零零散散還是能夠聽到幾句,知道大概是個什麼情況。

    林逸心中不由暗笑不已,這一回孟覺光這位管事大師兄倒是難得做了一回好人,替自己擋了一回災!(五更以更,有讀者在威-信22中和魚人說,前幾天的章節裡面解說內容比較多,魚人已改進。)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