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雖然這些事嚴格來說也不能怪他沒用,誰也料不到蕭然和喬宏才這兩個邊緣小嘍囉,竟然能夠廢材逆襲被他倆同時築基成功,但是說到底,還是隻能怪他辦事不力。

    身爲堂堂管事大師兄,卻連林逸手底下兩個小嘍囉都收拾不了,這是再怎麼找理由都無法掩飾的事實,孟覺光自覺臉上都臊得慌,更不敢在徐大少找什麼藉口推脫。

    以孟覺光多年的老道經驗來看,這時候最好的應對方式,就是裝出一副誠懇慚愧的模樣準備挨訓,其他任何話都不用多說,因爲任何話都是多餘。

    眼前這個徐大少可是實實在在的聰明人,在他面前任何推卸責任的舉動都是自作聰明的傻逼行爲,越說越錯,還不如擺一個好態度,多少還能留下一個務實的好印象。

    果然,徐靈衝沉默片刻之後,便開口道:“行了,事情本少也大概瞭解了,這事不怪老孟你,畢竟對方兩個小嘍囉突然築基成功,這種事情誰也想不到,而且只靠一個孟同頂不住也是正常,你不用太過自責。”

    徐靈衝畢竟不是普通的紈絝大少,他的城府器量遠非常人可比,像孟覺光這種人物一旦入了他的法眼,那麼只要在忠誠度這種關鍵原則問題上不犯錯誤,普通這種小錯誤他完全可以容忍。

    因爲只有這樣才能塑造出虛懷若谷的形象,以後也纔會有更多的人才投靠到他帳下,心甘情願替他賣命。

    而且,孟覺光這次也確實算得上是情有可原,他徐靈衝如果揪住不放,那就顯得太沒器量了,不僅於事無補不說,還容易壞掉名聲,得不償失。

    “謝徐少體諒。老孟我虛僞的奉承話也不多說了,請徐少看我日後表現,竭忠盡智,絕不敢再讓徐少失望。”孟覺光一臉的感激涕零道。

    徐靈衝對此顯然非常受用,難得放下身段,伸手拍了拍孟覺光肩膀道:“好了,老孟你的忠心本少都看在眼裡,以後好好幹,本少絕對不會虧待你的。”

    看着這主僕倆一副士爲知己者死的作秀表現,旁邊上官嵐兒不由暗暗撇了撇嘴。饒是她涉世未深,也能感受這裡面的做作,果然是物以類聚人以羣分,這些人真是虛僞透頂,跟本小姐那林逸小師弟根本沒法比!

    殊不知,這是徐靈衝有意拉着孟覺光在作秀,他的眼界可不僅僅侷限在區區迎新閣林逸身上,他這麼做,完全是爲了將自己塑造成英明少主的形象。將口碑通過在場這些人的口傳播出去,爲未來登堂入室接掌徐家鋪路!

    一主一僕演了半天,眼看全場衆人都已經議論紛紛,看着效果差不多了。這才心滿意足地停了下來。

    “話說回來,現在這個局面,老孟你覺得應該怎麼做,總不能放任林逸幾個嘍囉手下這麼囂張放肆下去吧?否則這樣下去。本少的臉面往哪裡擺?”徐靈衝開口詢問道。

    他自己雖然是聰明人,但關注點從來都在上層,而不會浪費太多精力在林逸這種底層小人物身上。如果什麼事情都親力親爲,那還要孟覺光這種手下幹什麼?

    徐大少自覺作爲主人,要做的事情就是做好孟覺光的後盾,幫他解決一些他解決不了的事情,然後放手讓孟覺光去幹,對付林逸這種底層小人物,一個孟覺光就已經完全足夠了。

    徐靈衝這話,孟覺光早就等候多時了,聞言當即答道:“徐少,眼下這局面雖然林逸幾個有點尾大不掉之勢,但依老孟我看來,想要對付他們辦法其實也很簡單,只要在實力這一項奪回優勢主動權,其他一切問題自然也都迎刃而解。”

    “哦?老孟你想怎麼奪回優勢主動權?”徐靈衝微微皺了皺眉道。

    他當然知道孟覺光這裡所說的實力,指的是手下這些新人的實力,畢竟如果不想鋌而走險,想要對付林逸一夥就只能通過這一夥新人,而林逸幾個現在都已經是築基初期,反觀孟覺光手下這些新人,卻纔只有孟同一個,對比之下就顯得太過單薄不像話了。

    可是,如果想讓孟覺光手下除了孟同之外的其他新人,也都儘快衝擊築基的話,且不說這樣需要耗費大量的丹藥資源,關鍵是這麼多資源投資下去,未必就能看到成效。

    因爲,就算是孟覺光這個管事大師兄也無法保證這麼多新人的忠心,而且這些新人能夠有幾個衝擊成功也都是未知數,到時候對上林逸一夥,也未必就能夠取得優勢,成效不大。

    孟覺光對此早有考慮,當即道:“徐少,再多的資源分攤到多個人身上,那也未必能夠起到立竿見影的效果,但是如果都集中在孟同身上,讓他的實力再往上提一級變成築基初期巔峰,您覺得怎麼樣?”

    徐靈衝聞言,眼睛頓時一亮:“不錯不錯,只要讓孟同這一點重新取得壓倒性的實力優勢,那麼林逸一夥就算折騰出來再多的築基初期都沒有用,遇上一個殺一個,老孟你這個想法不錯!”

    然而頓了頓,徐靈衝隨即便又搖頭道:“可是,話雖然是這麼說不錯,但本少沒記錯的話,孟同是上個月纔剛衝擊築基成功吧,而且還是服用了築基丹和築基液的,你想讓他短時間內達到築基初期巔峰的高度,談何容易!”

    一旁孟同本來可是喜出望外,以爲自己這回能夠撈到一票大好處的,然而現在聽了徐靈衝這話,一顆心頓時又沉入谷底。

    現在連徐大少都這麼說,那自己短期之內想要晉級築基初期巔峰去找林逸幾個報仇的宏願,豈不是隻能變成白日夢了?

    不過,孟覺光卻是沒有放棄,繼續替他爭取道:“徐少,老孟我也知道您已經在我們身上投入了太多的資源,我們這些手下人也都覺得無以回報,只能替您做牛做馬。但是,我們實在不能眼睜睜看着林逸這種不長眼的小人囂張下去啊,要不然影響到徐少您的威信,那我們可真就寢食難安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