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孟覺光這番話說得相當動情,可謂聲淚俱下,饒是徐靈衝這種人精,一時之間都有些被迷惑住了。

    主辱臣死,孟覺光這話的意思已經再明白不過,想要對付林逸,就只有這一個出路,必須往孟同身上砸資源,讓他儘快到達築基初期巔峰重新奪回實力等級上的優勢。

    否則,就只能眼睜睜看着林逸一夥繼續囂張下去,到時候丟臉的不僅是他們這些手下人,更重要的還是徐靈衝這位大少的臉面,如果連林逸這麼區區一個世俗界新人都擺不平,那日後還談個屁的宏圖大業!

    可想要將孟同這一個築基初期高手,快速提升到築基初期巔峰又談何容易?

    如果這傢伙實力底蘊深厚,已經摸到了築基初期和築基初期巔峰之間的壁障,那也罷了,畢竟這也不過就是一枚築基破障丹的事情,徐大少也沒什麼好猶豫的。

    問題是,這傢伙纔剛築基不到一個月啊,甚至就連築基都不是靠着他本身的實力底蘊,而是靠着築基丹和築基液雙管齊下,這才強行築基成功的。

    可以說孟同這貨的底蘊,甚至比起其他一般的築基初期高手都還要更差,否則,也不至於被纔剛築基沒幾天的喬宏才,給接連兩次拼成兩敗俱傷!

    他所修煉的武技千腿對上喬宏才的鐵寒掌,理論上在同級高手之間是能夠佔據不少優勢的,卻依然兩次都只能跟喬宏才拼個平手,這本身就已經很能說明問題了。

    想要將這麼一個底蘊差勁的築基初期高手,給強行提升成築基初期巔峰,雖然說以徐大少的背景不至於一點辦法都沒有,但是,這之中消耗的資源,根本就不是區區一枚築基破障丹能夠媲美的!

    如果把這裡需要的丹藥資源折算成靈藥。那可絕不是幾百靈玉這麼簡單,而至少將是上千靈玉的規模!

    如此巨大的代價,就算徐靈衝這種背景深厚得一塌糊塗的大少,一旦花出去,那也絕對要心疼到吐血。

    而且,如果他手裡真有這麼牛逼的丹藥能夠將人強行提升一個等級,那爲什麼不留着他自己用,而要給孟同這一個連親信都算不上的底下嘍囉?

    但是看着孟覺光幾人這眼巴巴的神情,徐靈衝畢竟是一方大少,如果就這麼直接拒絕的話。多少還是覺得有些抹不開面子。

    畢竟孟覺光說的這些也都是實情,如果不想個辦法趕緊將孟同的實力提升上去,那至少在正規途徑上,已經很難有什麼辦法去制裁林逸這一夥不知天高地厚的蠢貨了。

    在絕對的實力面前,孟覺光就算再怎麼機巧百出,說到底終歸還是不可能代替孟同直接上場,計謀想得再好再巧妙,到最後別說林逸本人,只怕就連他手下兩個小弟都擺不平。這還怎麼搞?

    而如果不到萬不得已,徐靈衝又不想走找人暗殺林逸這種偏門途徑,這種辦法就算簡單直接一了百了,但說到底終歸是會留下把柄的。如果被執法堂那幫人嗅出點什麼蛛絲馬跡來,那他徐大少這輩子也就算玩完了!

    在沒有涉及到核心利益之前,爲了對付區區一個林逸而冒這樣的風險,對於徐大少來說顯然不值得。最現實最靠譜的辦法,還是隻能讓孟覺光來收拾他!

    沉吟猶豫了許久,徐靈衝瞥了旁邊可憐巴巴的孟同一眼。這才轉而對着孟覺光道:“以孟同現在的條件想要將他強行提升一個等級,普通丹藥肯定是不行了,如果真要這麼搞的話,本少覺得只能用一些偏門冷方試一下,老孟你怎麼看?”

    “偏門冷方?”孟覺光愣了愣,隨即連連點頭道:“徐少英明,老孟我其實也是這麼想的,普通丹藥的話,根本不可能達到我們需要的效果。”

    孟同在一旁聽着倆人這對話一頭霧水,他壓根就不知道所謂的偏門冷方到底是一個什麼情況,只知道徐大少似乎已經答應下來,心中還正竊喜着呢。

    殊不知但凡是被稱爲偏門冷方的東西,那就意味不走尋常路,而衆所周知修煉這種事情那是再怎麼小心都不爲過的,一步錯就意味着步步錯,這裡面的風險可不是說着玩的!

    其實無論是徐靈衝還是孟覺光,對此都是心知肚明,以徐大少的背景底蘊,真要有心不計代價替孟同提升等級,完全有更加穩妥可靠的辦法。

    比如像林逸這樣,築基金丹外加築基破障丹,這樣的丹藥組合不僅能夠在短時間內快速提升實力,而且沒有任何副作用,就算失敗也是毫無危險。

    雖然說徐大少未必能夠弄到築基金丹,但是他同樣有辦法弄到其他的丹藥代替,只不過這些丹藥每一枚都是無比珍貴,就算花出去上千靈玉都未必能夠買到手,徐大少就算手頭有,也根本不可能拿出來給孟同用。

    而且,就算徐大少真的義薄雲天,慷慨大方到連這種級別的丹藥都肯拿出來,那也絕對不可能落到孟同頭上,中間孟覺光早就伸手搶過去了,哪還會留給孟同這種傻不愣登的貨色?

    天上從來沒有白掉的餡餅,孟同這貨竟然還傻乎乎地相信徐大少和孟覺光,相信這倆人真會給他這麼大的好處,只能說,真是瞎了他的狗眼!

    見孟覺光沒有意見,徐大少直接就無視了孟同的反應,當即道:“那就這麼辦吧,本少那裡剛好收藏了一枚子午碎心丹,是前些年一位高級煉丹師順手送來的,只要用好了,足可提升一個等級,哪怕底蘊再差都沒關係。”

    “原來是子午碎心丹啊!”孟覺光聞言眼皮不由跳了跳,這丹藥他也曾機緣巧合聽人說起過,是一種效果極其逆天,同時卻也讓人不寒而慄的丹藥!

    正如徐大少所說,這種丹藥確實有着將築基期實力強行提升一個等級的逆天奇效,然而同時,卻也有着一項讓人頭皮發麻的副作用,那就是服用這種丹藥之後,從此每天的子時和午時,都會飽受半個時辰的碎心之痛!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