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說他本身的隱藏實力根本不是孟同這種貨色能夠匹敵的,單是安插了李政明和鍾品亮這兩個內應,就足可讓他在很多事情上佔盡先機,所謂的陰謀詭計,自然也無須擔心太多。

    第五輪新人挑戰賽,因爲徐靈衝一行的到來使得每一場對決都火藥味十足,但並沒有生出太多波折,最終以李政明再一次擊敗挑戰者收場。而至於林逸這個公認的頭號新人,則是又打了整整一輪的醬油。

    挑戰賽結束,新人們各自散去,不過剛剛勝了一場拿了不少積分的李政明,臉色並沒有因此好看多少,也沒有跟其他新人那樣回去自己的洞府,而是直接找上了孟覺光這位管事大師兄,他名義上的真正靠山。

    “孟師兄,關於林逸一夥的事情,我有一點想法,不知道能不能跟師兄你彙報一下?”李政明刻意擠出一絲笑容,走到孟覺光身旁說道。

    “哦?政明你有什麼想法,說來我聽聽。”一聽是跟林逸有關,孟覺光頓時來了興趣。

    不過,跟在他身旁的孟同卻是不屑地撇了撇嘴:“他區區一個天階大圓滿能有什麼想法,說破天也就是紙上談兵而已,浪費時間。”

    孟同如今雖然重傷未愈,但因爲剛纔的事情,精氣神跟之前已經完全不一樣,徹底沉浸在了即將成爲築基初期巔峰高手的喜悅之中,像李政明這種區區天階大圓滿,已經根本如不了他的眼界了。

    李政明聞言忍不住就想罵娘了,麻痹的孟同,你丫如果不是從徐靈衝那裡蹭了築基液配合築基丹一起服用,就你這種貨色難道能夠築基成功?

    而且話說回來,當初後山試煉的時候。如果不是老子犧牲自己的靈藥處處忍讓配合,你丫就連這枚築基丹估計都混不到手,現如今竟然還有臉還嘲諷老子實力低,這人做的也太無恥了吧!

    不過。李政明還是強行忍住了怒氣。沒有搭理孟同的風涼話,對着孟覺光道:“孟師兄你也看到了。林逸一夥現在已經是三個築基初期,而咱們這邊卻只有孟同老大一個,這樣下去肯定不對頭,整體差距只會越來越大!所以我覺得眼下當務之急。需要找個人出來替孟同老大分擔壓力,這樣才能擋住林逸一夥的攻勢,以後纔有機會重新奪回主動權。”

    孟覺光聞言頓時沉默了,大家都是聰明人,李政明這話雖然沒有直說,但意思卻已經挑得很明白,他想跟孟同一樣。站出來對付林逸一夥!

    如果只是單純這個熱血上頭的想法,孟覺光也沒什麼好爲難的,關鍵李政明可不是孟同這種沒腦子的貨色,以他現如今天階大圓滿的實力。想要站出來挑戰林逸一夥三個築基初期,這根本是癡人說夢,而且他也絕對不會這麼幹。

    李政明這話的關鍵就在於,他想成爲能夠替孟同分擔壓力的那個人,而前提自然是,他得有那個實力,至少,他也得是築基初期高手才行!

    而如果要讓他短期之內衝擊築基,那麼就必須要有丹藥的配合,且不說跟孟同這樣築基丹配合築基液,至少,一枚築基丹總是最基本的吧!

    這纔是孟覺光覺得爲難的地方,論實力論忠心,在他看來其實李政明都已經夠這個資格,正常來說給他一枚築基丹也沒什麼大不了,但問題是,他手裡沒有築基丹啊!

    對於徐靈衝這樣的大少來說,區區築基丹根本不被他放在眼裡,就算是坊市上買不到的築基液,隨便打個招呼都能弄到手,但是對於孟覺光來說,這事可就沒那麼好辦了。

    他雖然是青雲閣新人管事大師兄,掌管着各種新人福利的分配,看似權力不小,但是,他手裡的這些資源可從來都不包括築基丹這樣的上等資源。

    要知道,早些年因爲資源匱乏的緣故,迎新閣根本都不給新人提供築基丹,新人想要衝擊築基,最大的倚仗就是分配給他們的修煉洞府和一點點的靈玉。

    而築基丹,則是最近幾年纔出現的福利,而且數量極其有限,一般都會留到最後關頭給寥寥幾個表現最優異的新人。

    直至今年,因爲遠在中島的丹神醫聖章力鉅特殊關照的緣故,三大閣分配給迎新閣的築基丹成倍增長,這纔會出現第一個月的後山試煉就獎勵築基丹的現象,這在往年根本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然而即便如此,以孟覺光的地位還是無法插手這些築基丹的分配,原因很簡單,他只是一個管事師兄,尚還遠遠不夠資格。

    放眼整個迎新閣,對這些築基丹分配有發言權的,總共也才只有兩人,一個是閣主胡云風,另一個是副閣主馮鬆。本來照規矩來說三閣主也有一定的發言權,但是盧邊仁早就成了徹頭徹尾的邊緣人物,而且馬上就要被踢走,自然不在考慮之列。

    如果說,孟覺光現在已經取代盧邊仁坐上三閣主之位,看在他背後徐大少的面子上,對築基丹分配這件事倒是能夠插得上手,只可惜他現在還不是啊。

    築基丹分配,從頭到尾都跟他沒有關係,而他身爲一個即將衝擊築基中期的高手,手上根本不會儲備築基丹這種自己用不上的丹藥,這讓他怎麼辦?

    可是,如果讓孟覺光就這麼回絕掉李政明的請求,說他自己無能爲力,卻又有點說不過去,這倒不是他良心發現,而是有着種種深層次顧慮的。

    且不說在小弟面前這麼做很丟面子,關鍵是這話如果傳出去,對他這位管事大師兄的威信打擊很大啊!

    畢竟李政明可是他手下除了孟同之外,第一個主動投靠他的新人,相比於其他新人實力明顯要強出一截,而且也算得上是任勞任怨,就算沒有什麼大功勞,那至少也有血汗苦勞。

    孟覺光身爲管事師兄,身爲衆青雲閣新人眼中當之無愧的一派大佬,如果連李政明這麼點請求都滿足不了,那他還有什麼臉面去駕馭其他新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