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偏心、沒用、刻薄、寡恩,這閒話一旦傳播出去,那他手下這些新人的人心可就散了,人心一散就很難再聚起來,而如果連底下這些新人都不再把他的話當回事,那他孟覺光這個所謂的管事大師兄,跟苦逼這種透明邊緣人又有什麼區別?

    孟覺光很清楚,就算自己已經傍上了徐靈衝這棵大樹,但日後想要獲得重視,那還是要有足夠強大的實力才行,這實力指的不僅是他本身,更是指他手下這些新人小弟,這些人才是他未來能夠飛黃騰達的根基所在!

    所以於情於理,孟覺光都不好就這麼拒絕李政明,就算手上沒有築基丹,也至少也給出一個說得過去的答覆。

    猶豫了半晌,孟覺光這纔不無遲疑地沉吟道:“政明你有這份心,師兄我很欣慰,不過可惜的是師兄我現在手頭沒有築基丹,要不然哪還用得着你開口,我早就給你了對不對?”

    聞言,李政明心中頓時一沉,雖然暗地裡早已成爲林逸的內應,但他跟孟覺光說的這個想要衝擊築基的想法,卻是一點不假。

    身爲青雲閣新人五強,如今其他四人都已經是築基初期高手,唯獨他李政明卻還在天階大圓滿掙扎,而且遲遲看不到希望,這種感覺對他來說實在是一種煎熬。

    雖然揹負血海深仇,一心保持低調,但這低調也是有個限度的,如果眼睜睜看着身邊天資底蘊都不如自己的人築基成功,而他李政明卻一直憋在天階大圓滿不動,那就不是低調,而是傻逼了。

    所以,李政明眼下真的是迫切想要衝擊築基。而且他要求的也真不多,就是一枚築基丹而已。

    雖然照理來說,李政明如今身爲林逸的內應,這種事情完全向林逸提出來。但是他畢竟投靠林逸的時間還不算長。而且除了送過幾封情報之外,自覺沒有替林逸做過什麼事情。也沒有什麼拿得出手的功勞。

    嚴格說起來的話,他當初投靠林逸乃是偷襲失敗之後迫不得已爲了保命,並不是自覺自願的,林逸能夠饒他一條小命就已經是莫大的恩德。所以如今實在沒臉向林逸開這個口。

    相比之下,眼下形勢正好是林逸一夥處於絕對強勢,而孟覺光也正好需要有人站出來替他分擔壓力,李政明便想着借這個機會向孟覺光開口,看在他以往功勞的份上,再加上如今形勢嚴峻,孟覺光於情於理都應該設法給他弄一枚築基丹。

    卻沒想到。孟覺光壓根就沒這個意思!

    雖然他所說的手裡沒有築基丹,這句話很有可能是實情,但是手裡沒有,難道就不能想想辦法?

    要知道在同樣是這位管事大師兄麾下小弟的孟同身上。可是先後消耗了大量的珍稀丹藥啊,且不說築基丹、築基液,甚至還有被譽爲救命神丹的四品大還丹,而且還是兩枚!

    在孟同這個扶不上牆的爛泥身上,都可以投下如此之厚的血本,對於自己這個同樣忠心耿耿,至少之前都是忠心耿耿的小弟,卻連一枚築基丹都捨不得,厚此薄彼成這副德行,未免也太讓人心寒了吧!

    得虧當初明智,暗中投靠給林逸老大做內應,否則真要一心跟着孟覺光這種破逼靠山做牛做馬的話,那他李政明也真是瞎了狗眼,一條道走到黑了!

    見李政明一臉失望透頂的神情,孟覺光也知道自己這麼做實在有些說不過去,想了想,於是又補充道:“不過師兄我手上雖然沒有築基丹,但倒是專門給政明你準備了三份煉製築基丹的靈藥材料,待會回去就可以給你,只要你自己去找個煉丹師幫忙,別說一枚築基丹,就算是三枚都是妥妥的,保證夠你衝擊築基的了!”

    李政明一愣,一開始還以爲是孟覺光難得良心發現了,結果聽到最後,竟特麼是給他材料讓他自己去找煉丹師煉製,你丫坑爹呢這是!

    築基丹雖然對於像他這種天階大圓滿高手來說,是非常難得的丹藥,但是嚴格說起來,卻根本算不上多麼稀有罕見,煉製築基丹所需要的靈藥材料,基本上也都是一些大路貨色。

    一份築基丹材料,就算以坊市的出售價來衡量,頂多也就是三四塊靈玉而已,三份築基丹材料加在一起,撐死也就值個十塊靈玉的價格。

    也就是說,孟覺光頂多也就願意在他李政明身上花費十塊靈玉,想要讓他投入比這更多,那是門兒都沒有!

    甚至於孟覺光連十塊靈玉都不願意掏出來,他這話雖然說得很好聽,說是專門替李政明準備的,但是築基丹材料這種大路貨色根本就不需要特意準備,但凡是稍微有點底蘊的修煉者,經過以往無意識的積累,他的個人倉庫裡面只怕都能隨便翻出好幾份這種靈藥材料!

    說到底,這些靈藥材料對於孟覺光來說根本就是可有可無的貨色,被丟在角落裡,平時甚至看都懶得看一眼的垃圾,這會兒卻是被他順水推舟,說成是專門替李政明準備的靈藥材料了!

    如果不是揹負血海深仇這麼多年,練就了一身過人的隱忍能力,李政明這會差點就直接就要罵出聲來了,你丫孟覺光對付自己人要不要這麼坑啊!

    如果直接搖頭拒絕,就算刻薄寡恩,那也至少說得上是光明磊落,結果孟覺光這貨既不想給築基丹,卻又要顧忌名聲,硬是用這些連他自己都看不上眼的材料來唬弄自己,還搞得好像很大度很替手下人着想一樣!

    什麼叫做既要當婊子又要立牌坊?這就是!

    李政明還沒說話,旁邊孟同卻是一驚一乍地跳了起來:“我靠三份築基丹材料!這就是三枚築基丹啊!九表哥你也太偏心了,都從來沒有給過我這麼多!”

    頓了頓,孟同隨即又故作大度地拍了拍李政明肩膀道:“不過算了,反正我已經是築基初期高手,而且馬上還要更進一步,就算再多的築基丹對於我來說也是毫無意義,就不跟你這種天階大圓滿的小嘍囉爭了,你就得着便宜偷着樂去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