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直到這時候,南天勇才一頭冷汗地反應過來,確實,如果自己在這裡殺了這個來路不明的林二,三大閣那邊確實不會有什麼麻煩,但是在那之前,卻還得要內街這些大商家點頭才行。

    殺人雖然常見,但如果就這麼當街鬧出人命,那可是會影響他們生意的,商人利字當先,所以不管三大閣執法堂怎麼樣,但是在這內街,他們必須管,而且他們說了算。

    當頭一盆冷水澆下,面對十幾個實力再自己之上的強大高手,饒是南天勇心中都不由抖得慌,更別提他身邊實力只有築基中期的於哲。

    這一瞬間被如此之多強大氣勢罩住,給他的感覺,也許下一刻自己就會成爲一具屍體,再也別想活着走出內街一步。

    “看來徒兒你說的不錯,這小子果然狡猾!”南天勇這才反應過來,林逸這傢伙面對自己師徒倆爲什麼敢這麼明目張膽,非但不逃甚至還敢主動湊上來,原來根本就是有恃無恐啊!

    如此局面,就算恨得再咬牙切齒,南天勇一時之間也不敢再冒然對林逸動手了,否則就算成功殺掉林逸,他自己只怕也要付出慘重代價,爲了對付區區一個築基初期巔峰的螻蟻,這對他來說顯然不划算。

    “師父,就讓他囂張這一會也沒什麼大不了,等他走出內街,師父你再一巴掌拍死他,照樣是死路一條!”於哲在一旁出言安慰道。

    他深知自己這便宜師父脾氣火爆,如果一怒之下憤而出手,到時候自己被殃及池魚可就不妙了。

    南天勇這人腦子雖然愣,但不管怎麼說,上次在洪氏商會也是吃了一次大虧,這要還不長記性。那他也不可能混到今天這地步了。

    果然跟上來了!林逸瞥了跟在身後不遠處的二人一眼,嘴角不由彎起一道玩味的弧度。

    剛纔之所以主動湊過來,最大的倚仗確實如南天勇和於哲師徒倆想的那樣,就是因爲周圍有這麼多商家的客卿高手坐鎮。在洪鐘有心提點之下。林逸在這裡確實是有恃無恐。

    不過,林逸可還沒無聊到爲了挑釁而挑釁。他刻意這麼近距離去挑釁這師徒倆,尤其是南天勇,可是有其特殊意圖的。

    他跟於哲本來就是不死不休的死敵,而且這個於哲極有心機。想要給迷惑對方或者下套根本不現實,但是林逸如今要做的,卻並非是在於哲身上做文章,他的目標是南天勇。

    於哲雖然是築基中期高手,對林逸的威脅同樣不小,但是跟南天勇這個築基後期巔峰高手放在一起,卻是完全無法相提並論。

    對於林逸來說。想要解決這次突如其來的致命危機,如果不能解決掉南天勇這個築基後期巔峰,那麼哪怕能夠找機會殺了於哲都沒用,擺脫不了南天勇。到頭來自己還是要死。

    單純一味逃跑肯定不現實,畢竟林逸速度就算再快,那也只是相比同級高手而言,面對對方這種築基後期巔峰的大高手,想要單純靠速度擺脫對手,根本是癡人說夢。

    而想要越級對付南天勇這種等級差距如此懸殊的仇家,正常情況下根本不可能,而且就算僥倖能夠得到出手的機會,那麼頂多也只有一次,再沒有第二次可能。

    所以,在沒有機會的情況下,林逸爲了自己這一線生機,哪怕在旁人看起來簡直是找死,他也不得不硬着頭皮去作死。人家都是不作死就不會死,但是到了林逸這裡,卻是不作死,那就反而會死。

    而林逸作死的方式,簡單直接,就是激怒南天勇。

    跟心機深沉的於哲不一樣,南天勇這人雖然實力強大,而且身處沖天閣監察執事這種要害位置,但是在性格上,這人反而遠比他徒弟於哲要好對付得多,林逸想要激怒他,輕而易舉。

    事實上事情也確實在朝着林逸預想的方向發展,被他這麼個隨時會被碾死的卑微螻蟻,衆目睽睽之下有恃無恐地當面走近,哪怕並沒有說什麼刺激對方的話,但是在南天勇看來這個舉動本身就已經是挑釁,不可饒恕的挑釁!

    “本大爺要宰了那小子,絕對!”南天勇看着前方不遠處林逸悠哉悠哉的背影,忍不住面露猙獰地咬牙切齒。

    前方不遠處就是后街出口,他已經打定主意,只要那小子敢踏出去一步,就立即出手殺了對方,爲了出這一口惡氣,怎麼血腥怎麼來!

    然而一旁的於哲,看着這一幕卻是微微有些不對勁的感覺,不過卻說不上哪裡不對。畢竟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有南天勇這個築基後期巔峰出手,對方林二哪怕再怎麼智計百出,也絕對沒有幸存的可能。

    莫非是想激怒自己這個便宜師父?於哲腦海之中驀然閃過這個念頭,如果真是這個意圖的話,那目的倒確實是達成了,但是這又能有什麼用,無非死得更快而已!

    確實,人在暴怒之下更加容易暴露出以往不會有的破綻,但這種破綻只有對同級高手來說纔是機會,但如果換做南天勇和這個林二,那麼哪怕南天勇暴露出再多的破綻都沒用,而林二區區築基初期巔峰的實力,機會再多也不可能打倒對手,始終都是白搭。

    這就好比,一方是巨龍,一方是螻蟻,那麼巨龍就算露出再多再致命的破綻又怎麼樣,螻蟻難道還能借機殺死巨龍不成?

    站在洪氏商會二樓,目睹着樓下這一幕的洪鐘,見狀不由玩味地搖了搖頭:“真是讓人看不懂啊,這個自稱林二的年輕人,不過看起來,這一回那個叫南天勇的蠢貨,似乎又要吃苦頭了。”

    剛纔這一個時辰,林逸滯留在洪氏商會做了些什麼,他這個主人自是看得一清二楚。

    說實話,當他看到林逸的動作,尤其這個動作持續了整整一個時辰之後,饒是他這個老江湖都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氣,就算不知道林逸醞釀的是什麼詭異招式,但其中隱藏的威力,即便他洪鐘這種凌駕於南天勇之上深不可測的高手,也不敢輕視。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