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只要不讓人看清南天勇是死是活,那麼接下來跑到四下無人的僻靜處,就算他真把自己這個便宜師父給殺了,也都完全可以推到林逸的頭上,不留下任何破綻!

    剛纔這一切的發展也確實如於哲所料,那些圍觀路人並沒有這個膽子追上來,而以他們那麼遠的距離,根本沒辦法確認南天勇是死是活。

    他們只會以爲於哲怕被人趁火打劫,出於謹慎考慮,這才把南天勇給揹走了!

    一切,盡在於哲掌控之中。

    “那麼,現在不會再有人來打擾我們了,準備好上路了嗎,我的師父?”於哲此刻臉上的獰笑,着實讓人不寒而慄。

    原本奄奄一息,根本察覺不到外界什麼情況的南天勇,此刻卻似乎意識到了什麼一樣,竟是突然睜開了雙眼!

    而後,南天勇毫無徵兆地一把抓住了於哲的腳踝,氣若游絲道:“上……上路?上什麼路?”

    被南天勇如此抓住,於哲瞬間嚇出一身冷汗,掉了一地的雞皮疙瘩,饒是他這種心機深沉的傢伙,此刻腦中也是禁不住一片空白。

    南天勇可是實實在在的築基後期巔峰高手,就算眼下已經奄奄一息,但是萬一來個迴光返照,最後爆一個殺招,那於哲這個築基中期高手根本吃不消。

    然而,戰戰兢兢地等了片刻之後,卻發現南天勇根本沒有任何後續動作,仔細看了看他慘白的臉色之後,於哲懸着的一顆心這才落了地。

    雖然心中還是有些犯嘀咕,但此刻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畢竟剛纔話已經說出口,再想回頭都已經不行了。

    即便以南天勇此刻重傷瀕死的狀態。未必能夠聽得清於哲剛纔說了什麼,就算現在聽到了,事後也未必能夠想起來,但是於哲根本不敢冒這個險。

    南天勇腦子簡單是不錯。但身爲一名築基後期巔峰高手。難道真會是什麼不可救藥的蠢貨不成?萬一這傢伙已經完全明白了自己的打算,現在只不過爲了迷惑自己。而是在故意演戲,準備秋後算賬呢?

    這個可能性哪怕不大,但是一旦真的變成現實,那可是真會生不如死的!

    “不管了。是飛黃騰達還是功虧一簣,老子必須拼這一把!”想通這一點之後,於哲眼中殺機一凝,再也不去顧忌南天勇是不是會迴光返照,指尖一道劍氣直接刺向對方胸口。

    “你!”南天勇只來得及說半個字,眼中明顯露出不可置信之色,拼盡最後一點力氣想要反抗。只可惜就算是他這樣的築基後期巔峰高手,在被林逸的超級真氣炸彈甩到臉上之後,也不可能再有任何行動的能力。

    畢竟,能夠吊住最後一口氣不死。這本身就已經是一個難得的奇蹟了。

    噗嗤!伴隨着一聲皮肉割裂的悶響,於哲指尖的劍氣直接捅進了南天勇的心窩,而後三百六十度,狠狠一絞。

    南天勇身軀隨之猛然一顫,抓着於哲腳踝的那隻手死命握緊,似乎已經用盡了他此刻全身最後的力氣,只可惜,堂堂一位築基後期巔峰的大高手,到了這時候卻根本沒有任何還手之力。

    別說迴光返照將於哲這個逆徒反殺,就連重傷對方都不現實,頂多也就在對方腳踝上留下一道青痕,根本無濟於事。

    “你……不得……好死……有人……會給我報……”話未說完,南天勇脖子一歪,竟已是氣絕身亡。

    “切!有人會給你報仇?”於哲費了很大的勁,纔將南天勇拽住自己腳踝的那隻手掰開,冷笑道:“確實有人會給你報仇,南氏三雄的名頭可不是蓋的,不過殺你的人叫林二,不是麼?”

    四下無人,沒有任何人看到是他於哲下的手,而且他劍氣造成的傷痕,跟林逸真氣炸彈所造成的傷痕並沒有什麼明顯的區別,完全可以推到林逸身上,別人很難看出什麼任何破綻。

    頓了頓,於哲看着南天勇雖然已經氣絕身亡,但一雙眼睛卻依然緊盯着自己不放,不由暗暗啐了一口晦氣。

    “哼!死不瞑目?”於哲譏諷地撇了撇嘴:“我的便宜師父,你不用死不瞑目,徒兒我過會就親自去請你那兩位哥哥,爲你報仇雪恨!不過在那之前,你身上的這些重寶,徒兒就勉爲其難替你接管了!”

    說罷,於哲眼中突現貪婪之色,而後俯下身將南天勇上上下下搜了一個遍,一遍不夠,甚至兩遍三遍,直至將其身上所有東西都搜得乾乾淨淨,這才終於罷手。

    “人無橫財不富,馬無夜草不肥,這話果然一點不假啊!”看着眼前從南天勇身上搜羅出來的種種重寶,饒是以於哲的城府,也忍不住狂咽口水。

    堂堂一個築基後期巔峰高手,這身上的底蘊是何等深厚,對於於哲區區一個築基中期高手來說,這何止是抵得上五十年苦修,就算是一百年都未必能夠掙得出來!

    心花怒放,將眼前這些重寶一件件貼身收好,於哲這才重新將南天勇屍體背在身上,故意裝出一副哀痛的模樣,折身返回沖天閣。

    揹着南天勇屍體招搖過市地回去,先讓事情儘量鬧大,然後再去將南天勇那兩位兄長請來替他報仇,到時候,這事情不愁不驚動三大閣和執法堂,那個林二也別想再逍遙在外!

    於哲的這個算盤打得不可謂不精明,只是,打死他也不會想到,就在他揹着南天勇屍體離開之後,邊上樹叢之中卻是走出來一個熟悉的身影。

    這個身影不是別人,正是之前甩出超級真氣炸彈之後,就全力逃跑的林逸。

    “呵呵,連自己師父都敢殺,還想把罪名推到我頭上來,沖天閣真是養出了一個怪物啊!”林逸失笑一聲搖了搖頭,饒是他從世俗界一路殺上來,結下仇家不計其數,卻也從來沒見過如此陰毒之人!

    就算是康照明,也不會動手殺玄塵老祖,這於哲還真是個奇葩,爲了目的,不擇手段!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