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林逸幾人卻在這份沉默感受到一種異樣的壓力,對方憋的時間越長,到時候反彈越猛烈。

    只是對方不動,礙於洞府名次的原因,林逸幾人也沒法主動找孟同麻煩,只能被動等待,不過話說回來,無論孟同怎麼突飛猛進,以林逸的實力都沒必要把他放在心上,以不變應萬變。

    就在林逸一心培育噬心玲瓏草種子的同時,不出意外的,在於哲將南天勇的屍體揹回去之後,整個沖天閣轟動了。

    南天勇畢竟不是普通人物,而是沖天閣的監察執事,如此要害位置的關鍵人物,卻在三大閣自己的地盤被人殺死,這簡直就是對衝天閣的挑釁,想要不轟動都不可能!

    在沖天閣高層對此做出應對之前,於哲卻是先一步卻找了南天勇兩位南氏三雄的兄長之一,二哥南天門。

    依着於哲的想法,他原本是想將南天勇的兩位兄長,也就是自己的這兩位師伯全部請來,只可惜不巧的是,南氏三雄的老大南天霸恰好去外島執行任務,如今留在天階島北島的,只有老二南天門。

    不過即便只有南天門一人,以他凌駕於南天勇之上的實力和地位想要將這件事情鬧大,那也已經妥妥足夠!要知道,南天門的實力比南天勇還要高超一些!

    只是大大出乎於哲預料的是,在見到南天勇的屍體之後,南天門這個一母同胞的二哥臉上,卻是沒有任何悲痛的神色,反而竟是一臉冷笑。

    “哼!老三這個傢伙,腦子又蠢脾氣又臭,而且實力還這麼差,當初老大推這個廢物坐上監察執事這種要害位置的時候,本座就已經料到必然會出事,果不其然!”南天門臉上俱是無情奚落之色。絲毫沒有半分兄弟情義。

    於哲瞬間就懵了,他本來還有些擔心對方追究太過,而在南天勇屍體上發現自己劍氣的痕跡,心口那道劍氣傷痕雖然跟周身其他真氣所造成的傷口十分相似,但如果真有人仔細比對的話,多少還是能夠發現其中的貓膩。

    但現在,於哲發現自己完全擔心錯方向了,以南天門這種態度,根本不可能去關心自己這個便宜師父南天勇到底是怎麼死的,對方現在想的估計是。這個廢物三弟怎麼到現在才死?

    反而於哲現在最需要擔心的一點是,南天門這個二哥,到底會不會替自己這個便宜師父出頭!

    若是南天門對於南天勇的死完全無動於衷的話,那於哲想要藉機把事情鬧大,可就有點不太好做了,南天門可是南天勇一母同胞的親哥哥,如果連他這種至親都不站出來說話,那麼就算沖天閣高層受迫於輿鹿力插手,對於此事只怕也不會多麼上心。

    如此一來於哲想要利用南天勇之死驚動三大閣和執法堂。進而最終逼出林逸的目的,可就有點不現實了。

    就在於哲絞盡腦汁,不知道該怎麼樣才能說動對方替自己這位便宜師父出頭的時候,南天門卻是主動發話了。

    “不過。本座雖然看不上老三這個廢物,但不管怎麼說也是我們南氏三雄的一員,就這麼被人殺死而放任不管的話,我們南氏三雄的臉面可就丟乾淨了。況且日後等老大回來本座也不好跟他交代。”南天門一臉不耐地搖了搖頭。

    沉吟片刻之後,南天門這才勉爲其難地從太師椅上站了起來:“罷了罷了,不管怎麼說也是兄弟一場。本座還是辛苦一點跟你走一趟吧!師侄,你剛纔說這廢物是被誰打死的?”

    於哲聞言一愣,隨即才忙不迭答道:“是被一個叫做林二的散修。”

    “散修?”南天門瞥了於哲一眼,不由狐疑道:“本座這個三弟,雖然廢物了一點,但怎麼說也是我們南氏三雄一員,而且實力也勉強達到了築基後期巔峰,怎麼可能被區區一介散修打死?”

    放眼整個天階五大島,草根散修雖然人數衆多,但因爲缺乏修煉資源的緣故,普遍都是在最底層的弱渣,高手少之又少,尤其是築基後期巔峰這種境界之上的高手,更是屈指可數。

    南天勇竟然在三大閣的地盤,被區區一介散修打死,發生這種事情的可能性,幾乎爲零。

    想要殺死一個築基後期巔峰高手,而且讓對方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這人的實力境界至少得是築基大圓滿,想要在散修之中找出一個這等高手,談何容易?

    於哲連忙點頭:“師伯,弟子我也確實對於那個林二能夠殺死師父覺得非常匪夷所思,不過,他確實是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一介散修,而且,這人表面上的實力只有築基初期巔峰……”

    “噗!築基初期巔峰?”南天門聞言直接一口茶水噴在於哲臉上,一對三角眼不懷好意地瞪着他道:“你特麼在騙本座?活膩味了是吧?”

    一般哪怕是同級別高手,因爲修煉資源的天然劣勢,草根散修也往往不是三大閣這種宗門修煉者的對手。也就是說,即便對方是同級的築基後期巔峰高手,想要幹過南天勇都非常勉強,何況還是築基初期巔峰?

    就算退一萬步,對方真是有這實力越級挑戰的強人,那也頂多能夠越個一級而已,一名築基後期高手逆襲殺死一名築基後期巔峰高手,這種事情雖然依舊非常罕見,卻也不是完全不能接受。

    如果說區區一個築基初期巔峰的散修,卻能夠殺死南天勇這個築基後期巔峰高手,這種屁話根本就沒人會信,連鬼都不會信!

    南天門出現這種反應,實屬再正常不過了,於哲對此早有預料,只得苦笑着一邊擦掉臉上的茶水,一邊連忙解釋道:“師伯您別激動,弟子也並不相信這個林二隻有築基初期巔峰的實力,只不過這人很可能隱藏了實力,以弟子的眼力看不出他深淺罷了。”

    南天門原本不善的眼神,這才溫和了許多,點頭道:“這話倒還差不多,如果是能夠殺死老三的高手,以你這點微末實力看不出他的僞裝,那倒也實屬正常。”(推薦魚人新書校花2《極品修真強少》,全新的校花故事,裡面有校花的人物客串哦!)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