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任何一個商家看來,拉攏南天門這位沖天閣實權人物,都足可給自己帶來巨大利益,甚至於洪鐘初時也都產生過同樣的想法,但是在讓人暗中考察過南天門的爲人之後,隨即就打消了這個念頭。本文由 。。 首發

    理由很簡單,南天門這個人稟性貪婪,甚至可以說貪得無度。

    也許拉攏他之後,可以通過他手中權力賺取數萬靈玉的鉅額利潤,但代價卻是至少要分給他其中六成,甚至比這還要更多!雖然商家依然可以從中賺取四成利潤,然而洪鐘身爲洪氏商會的一方掌櫃,選擇合作伙伴的時候從來都是看人,而不是看眼前這點利益。

    只有選對了合作伙伴,纔有長遠利益可言,否則就算暫時撈到了一點眼前利益,日後也必然會十倍百倍地吐回來,這是洪鐘坐鎮洪氏商會北島分會幾十年的經驗心得。所以就算明知南天門這人炙手可熱,非常受其他商家掌櫃追捧,洪鐘也從來沒想過要去結交,反倒敬而遠之,不聞不問。

    見洪鐘如此有恃無恐,南天門頓時愣了,照理來說像洪鐘這種外派出來的一方掌櫃,最怕的就是中島高層,因爲那些人掌控着他們的前途,對於他們的未來發展可以一言而決。

    但是眼前這個洪鐘,似乎底氣十足,對此根本絲毫不懼,還是說,這傢伙根本不相信自己能夠跟洪氏商會的中島高層人物搭上話?

    腦子微微一轉,南天門很快就得出了結論,洪鐘能夠如此有恃無恐,原因九成九應該是後者。

    畢竟在正常人看來,他南天門雖然身爲沖天閣管事大師兄,在絕大數人面前已經稱得上位高權重,但是卻還不夠資格跟洪氏商會的中島高層人物搭上話,洪鐘不把他的威脅放在眼裡。那也是人之常情。

    “不相信本座有這個能力麼?哼,那也無所謂,待會你就會跪下來求本座了。”南天門面帶嘲諷地搖了搖頭,隨即便開門見山道:“本座此番親自過來,是打算向洪掌櫃你打聽一個人的底細,聽說,你跟那個殺了本座三弟的散修林二關係不錯?”

    南天門本以爲自己說完這句話之後,對方必然會激烈反駁,說一些保護客人資料是洪氏商會生命線之類的蠢話,然而出乎意料的是。洪鐘的反應跟他預想中截然不同。

    щшш◆ ttκΛ n◆ C〇

    沒有任何過激反應,甚至都沒有說任何一句話,洪鐘只是將茶杯端了起來,僅此而已。

    端茶送客,這個意思已經再明顯不過,對於這個問題,洪鐘這位一向待人和和氣氣的掌櫃根本連說一句話的興趣都沒有,直接就是端茶送客。

    這一下,饒是南天門的臉色都瞬間氣得通紅。連話都不肯說一句,這種無言的應對,卻是比惡言惡語的冷嘲熱諷都要更加讓人火大啊!

    “洪掌櫃,本座最後再叫你一聲洪掌櫃。奉勸你最好還是識相一點,主動配合本座的問話,否則給臉不要臉的話,可別怪本座不給你機會!”南天門強行壓抑住怒火道。

    他此行雖然有着萬全的倚仗。但如果沒有特別必要的話,他並不想跟洪鐘徹底鬧翻,畢竟洪氏商會是屈指可數的頂級商會。如果能夠讓對方乖乖跟他合作,不僅可以從中謀取更大的利益,而且更加天衣無縫。

    所以,他今天此行的目的,只是藉着南天勇之死的契機向洪鐘示威,並不是真的就想找茬,更不想跟對方徹底鬧翻。

    “給臉不要臉?”洪鐘聞言詫異地看了他一眼,隨即似笑非笑道:“這句話應該老夫來說纔對吧,閣下一個不請自來的惡客,老夫都已經端茶送客了,卻還腆着臉賴在這裡不走,到底是誰給臉不要臉啊?”

    頓了頓,洪鐘正色說道:“既然閣下臉皮這麼厚,那麼老夫就明說了吧,閣下的要求恕老夫無能爲力,慢走不送。”

    “老匹夫,本座看在你是洪氏商會一方掌櫃的份上,這才敬你幾分,不過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罰酒,那也就別怪本座不客氣了!”南天門說話之間,一身氣勢陡然攀升到極致,就如風雨欲來一般,周圍桌椅板凳開始不住顫動。

    “築基大圓滿麼?實力比起之前那個南天勇倒是強上一截,只是就這點實力就敢來這裡叫囂,未免太看不起我洪氏商會了吧。”洪鐘臉色一肅道。

    根本不用洪鐘吩咐,在南天門釋放出氣勢的那一刻,就已經有四道絲毫不遜色於他,甚至還在他之上的強大氣勢就已經隔空將其牢牢鎖定。

    如果南天門繼續這麼不識好歹下去的話,毫無疑問,必然就會重蹈當初南天勇的覆轍,就算他實力比南天勇強,但是下場卻絕對好不到哪去。

    若是他這個沖天閣的管事大師兄,跟他弟弟南天勇一樣被人從窗戶扔下去的話,那這臉面可就丟乾淨了,到時候就算坐在這個炙手可熱的位置上,只怕都難以服衆,甚至還會成爲所有人的笑柄!

    一旦真要動起手來,南天門自認根本沒有擋下洪氏商會這麼多客卿高手的實力,所以見狀不妙,只得急忙祭出了這三天來精心準備的底牌。

    “且慢!想要對本座動手,奉勸你們幾個還是先看過這封信再說!”南天門猛然從懷中取出一張信紙,扔在了跟前地板之上。

    四位客情高手雖然都沒有現身,但是以他們的實力,想要讀取這張信紙上的內容並不難,而就在南天門扔出信紙短短一息工夫之後,這四道強大的氣勢便同時散去,就似從來沒出現過一樣。

    而洪鐘的臉色,在看完這張信紙上的內容之後,也破天荒多了幾分陰沉之色。

    這張信紙上,說的正是關於林二身份的問題,按照信上的說法,眼前這個南天門是被整個洪氏商會認可的重點客戶,而那個林二卻不過是洪鐘個人結交的客戶,孰輕孰重一目瞭然。

    信上的最後一句話,便是讓洪鐘無條件配合南天門的要求,否則如果一意孤行,而讓洪氏商會遭受損失的話,將以瀆職罪名嚴查嚴懲。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