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如果只是總部普通人的信,那頂多也就讓洪鐘皺皺眉頭而已,他是一方掌櫃,在北島可以全權代管洪氏商會的所有事宜,就算是中島那些高層也不能指手畫腳。

    可問題在於,這封信署名的那個人,頭上卻是頂着一個洪氏商會洪影組四方監察使的要害身份,其權力足可監察洪氏商會各個分會,上至掌櫃下至小廝所有人的工作。

    一旦被其冠以瀆職的罪名進行嚴查,那麼就算是他洪鐘再廉潔再幹淨,也必然會被揭下一層皮,甚至於還會被撤掉分會掌櫃的職務,數十年辛苦經營的心血從此毀於一旦!

    看着洪鐘陰沉難看的臉色,南天門心裡不由一陣快慰,臉上甚至流露出了久違的得意之色。

    自從坐上衝天閣管事大師兄這個炙手可熱的位置開始,南天門就一直保持喜怒不形於色,尤其不會流露出某些膚淺會讓人看輕的表情,但是現在,他卻忍不住得意洋洋。

    從剛纔進門開始,他就一直在吃癟,但是現在把底牌一亮,形勢立馬就被翻轉過來,不僅洪鐘這個目中無人的老匹夫被震住,就連那四位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客卿高手,此刻都被嚇得默不作聲!

    洪影組四方監察使,這在洪氏商會那是屬於絕對人見人怕的狠角色,不僅是洪鐘這種正常編制的分會掌櫃怕他,就算是客卿高手這種自由度極高的人物,在其面前也都要退讓三分。

    洪氏商會鎮守客卿,其待遇之優厚在業內可謂首屈一指,就算這位四方監察使名義上並沒有監察客卿高手的權力,但如果真要被他記上一筆,並且上報高層的話,那他們日後能不能繼續坐穩鎮守客卿這個位置,可就很難說了。

    鎮守北島分會的這四位客卿高手。平時可以超然物外,不把北島的任何人放在眼裡,然而一旦真正涉及到切身利益,他們也不得不保持沉默,無論身處什麼樣的實力等級,修煉者永遠都是最現實的一羣人。

    “怎麼樣老匹夫,現在可以把那什麼狗屁林二的底細說出來了吧,本座可沒有那麼多耐心在你這裡浪費時間!”在周圍衆人的震驚之下,南天門旁若無人地在正中一條太師椅上坐下,悠然自得地翹起二郎腿。一切盡在其掌控之中。

    南天門看了看旁邊空空如也的茶壺,對着門口小廝冷哼道:“還不給本座上茶,這麼點眼力勁都沒有,洪氏商會怎麼會養你們這麼一羣廢物!”

    這種反客爲主的無禮舉動,如果換做之前,南天門估計早已被四位客卿高手給轟出去了,但是現在卻沒有任何一個人敢於吭聲。

    甚至於就連洪鐘這位掌櫃,這位洪氏商會在北島的全權代理人,也只不過看了他一眼。卻沒有說任何一句話。

    門口小廝見狀縮了縮脖子,只得輕手輕腳進來端走了茶壺,替南天門去準備好茶。

    一旁於哲看着這一幕,不由暗暗心驚。

    洪氏商會這是何等深不可測的地方。如今僅僅靠着一張單薄的信紙,就硬生生讓掌櫃洪鐘和四位客卿高手啞口無言,進而談笑自若地反客爲主,南天門這位師伯。果然不是自己那便宜師父可以相提並論的棘手人物!

    不過此刻能夠看到洪鐘這位對自己不假顏色的一方掌櫃吃癟的表情,於哲看了也不由一陣暗爽!

    雖說真正搶走星墨石的林二,但是當初將星墨石判給林二的洪鐘。也同樣在於哲的記恨名單之中,只不過因爲自身實力太弱,就算記恨也無法找對方麻煩罷了。

    現在,不用於哲自己動手,南天門這個師伯就已經替他代勞了,看着洪鐘這位所謂的洪氏商會大人物吃癟的模樣,明明恨得咬牙卻又不敢反抗的可憐表情,這種感覺簡直爽爆了!

    凡事皆有利弊,洪氏商會北島分會掌櫃,這個身份帶給洪鐘地位和權勢的同時,也給他套上了層層束縛,有這封信擺在這裡,洪鐘這時候如果說不,那就是要跟洪影組四方監察使作對。

    四方監察使,雖然沒有提攜別人的升遷大權,但若想毀掉某個人的前途,卻只是他一句話的事情,故而就算是洪鐘這種位高權重的一方掌櫃,也不敢有絲毫輕視,畢竟事關未來前途,誰敢掉以輕心?

    片刻之後,小廝端着茶來到門口,小心翼翼看了臉色陰沉的洪鐘一眼,見其沒有任何表示,只得硬着頭皮將茶放到了南天門身旁的桌子上,而後躬身退下。

    南天門自顧倒了一杯,送到嘴邊愜意地抿了一口,這纔對着洪鐘得意冷笑道:“該怎麼做,你也該考慮清楚了吧,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你都一把年紀的老傢伙了,這個道理想必用不着本座親自教你了吧!”

    對於洪鐘會不會配合,南天門心中從來沒有任何疑問,有洪影組四方監察使這封信在手,就相當於手持尚方寶劍,南天門根本不擔心對方會不配合。

    洪鐘也是明白人,如果連這點識時務的器量都沒有,那也混不到北島分會掌櫃的地位。

    之前依照南天門本來的想法,如果不是特別必要的話,他是不打算靠着這封信逼迫對方服軟的,他本來還想着讓洪鐘認識到自己的能量之後,主動來找自己合作做大買賣。

    借勢立威,雖然可以讓對方更加清楚自己的能量,方便在以後合作之中佔據強勢地位,但太過仗勢欺人的話,搞不好就會起到反效果,如果洪鐘這傢伙懷恨在心打死不跟自己合作的話,那可真就過猶不及了。

    只是洪鐘這老匹夫給臉不要臉,非要上趕着讓自己踩他臉,攔都攔不住,那也只能滿足他。

    愜意地喝着杯中熱茶,南天門並不像他自己說的那麼沒有耐心,絲毫沒有繼續催促洪鐘的意思,看他這表情,反倒似乎很享受眼下這種感覺。

    仗勢乒洪鐘這位洪氏商會一方掌櫃,這種機會可不是經常能夠遇到的,踩人踩臉就得找這種大人物纔有爽感,南天門這種城府極深的傢伙,也不能免俗。(四更~或許以後洪鐘上位後,發現了洪影組的不足~所以洪影組就被小洪燭掌控啦~請見《極品修真強少》。)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