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華嵐居,位處沖天閣核心區域,並非是專門用來修煉的洞府,而是人工建造的閣樓居所,正是上官天華日常生活起居的場所。。

    之所以名爲華嵐居,是因爲這裡只住了兩個主人,而兩人名字之中各取一個字,便組成了這個居所的名字。

    華字取自上官天華,而嵐字,自然是取自大小姐上官嵐兒。

    雖然守衛極度森嚴,但南天門仗着沖天閣管事大師兄的便利身份,最終還是成功出現在了華嵐居,而這時候,上官天華正在親自教導上官嵐兒修煉。

    能夠得到上官天華這位頂級大佬的親自教導,這在任何一位修煉者眼裡,那可都是幾輩子修不來的福氣,只可惜人比人氣死人,這種其他人做夢都求不來的待遇,在上官大小姐眼裡,卻是實在沒什麼吸引力。

    正如眼下,當南天門在守衛引領下戰戰兢兢走進來的時候,上官大小姐正在跟小卷卷熊沒心沒肺地嬉鬧,而上官天華這位高高在上威嚴隆重的閣主大人,此刻正抱着雙臂坐在一旁苦笑,一臉傷腦筋的頭痛表情。

    隔輩親,再加上子女皆不在身邊,上官嵐兒這個獨孫女,在上官天華這裡絕對是掌上明珠,即便不算溺愛,也是寵愛有加。

    除非是發生大事,否則正常情況下,每到天黑之後上官天華都會待在華嵐居,享受天倫之樂的同時,也方便督導上官嵐兒修煉。

    不過讓這位閣主大人頗爲頭痛的一點是,上官嵐兒雖然天賦根骨絕佳,但是對修煉從來不感興趣,就算有他這個爺爺在旁邊親自盯着都沒用,照樣三心二意,變着各種花樣開小差。

    否則這位上官大小姐真要上進的話,以她的絕佳天賦。再加上上官天華的親自教導,如今只怕早已成爲沖天閣新一輩翹楚人物了。

    看到南天門進來,上官嵐兒立馬雀躍道:“爺爺,有人來找你了,正事要緊,今天的修煉就到此爲止吧。”

    上官天華聞言頓時哭笑不得:“到此爲止?小嵐兒你今天都還沒正式開始修煉吧,真虧你能說出這句話!”

    “嘻嘻!”上官嵐兒可愛地吐了吐舌頭,連帶着旁邊小卷卷熊也一起扮鬼臉,上官天華只得無奈作罷。

    南天門好賴也是沖天閣的管事大師兄,上官天華不可能置之不理。被上官嵐兒藉機溜過這一課,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見上官天華注意到自己,南天門連忙跪伏在地,恭敬道:“弟子南天門,拜見閣主!”

    在上官嵐兒這個獨孫女面前,上官天華不過是個和藹老者,然而在外人面前,他可是站在整個北島巔峰的頂級人物,不折不扣的超級實權大佬。就算他刻意斂住氣勢,也是依然讓人覺得威勢滔天霸氣側漏,戰戰兢兢如履薄冰。

    上官天華擺了擺手,示意南天門起來說話。開口道:“你有何事?”

    只是平平淡淡一句問話,卻因爲上官天華恢復威嚴的緣故,硬是讓南天門這位築基大圓滿高手,發自肺腑地一陣心驚膽戰。感覺似乎稍有鬆懈,立即就會淹沒在對方不經意間流露出來的威壓之中。

    屏住全身上下每一點氣勢,輕手輕腳從地上站起。南天門這才小心翼翼地答道:“回稟閣主,弟子此來是爲了我三弟的事。”

    “南天勇?”上官天華微微揚了揚眉。

    南天勇在他眼裡雖然是不折不扣的小人物,平時根本不會去關注,不過身爲沖天閣閣主,沖天閣但凡有任何一點風吹草動,都不可能逃過他的眼睛。

    南天勇身爲沖天閣監察執事,在三大閣自己的地盤被人殺死,就算沒有人刻意推波助瀾,這幾天鬧出的風波已經不小,上官天華自然不可能不知道。

    “閣主英明,三弟身爲我沖天閣監察執事,卻在坊市被一外來散修殺死,若是不能儘快抓住真兇讓其伏法的話,弟子以爲,只怕會對我沖天閣聲譽造成不利影響。”南天門謹慎措辭道。

    饒是他這種城府極深的精明人,在上官天華這位頂級大佬面前,也不敢耍弄任何心眼,只能通過小心措辭來表達自己的意願,其他任何動作都是多餘,都是自作聰明,都是取死之道。

    上官天華微微點頭,南天門這話並沒有任何不妥的地方,這事如果一直拖延下去,雖然不至於鬧出什麼風波,但對於沖天閣的名聲確實會有些損傷。

    “不錯,但是這事,不是已經交給執法堂去辦了麼?南天勇既然是監察執事,那也就是執法堂的自己人,他們不會置之不理的。”上官天華淡淡的說道,南天勇是沖天閣的監察執事不錯,但是歸根結底,還是執法堂的人!

    南天門聞言心中頓時一沉,南天勇確實是執法堂自己人沒錯,照理來說自己人被殺,執法堂應該非常重視纔對,然而事實卻是,南天勇之死雖然已被立案,但執法堂從上到下都只是在走形式而已,並沒有做出任何大動作。

    否則以執法堂的恐怖能量,這幾天過去只怕都已將那個散修林二給挖出來了,哪還會像現在這樣一點動靜都沒有。

    說到底,執法堂會不會把南天勇之死當回事,全看公羊傑的態度。

    公羊傑如果發話,那麼就算將整個北島掘地三尺,執法堂也有辦法將那個林二給挖出來。

    但現在的問題是,南天勇之死根本入不了公羊傑的法眼,爲了區區這麼一個小人物而大動干戈耗費精力,在公羊傑看來根本就是可笑至極的蠢事。

    既然頂頭上司都已經是這個態度,手下人對此虛與委蛇走走過場,那也就情有可原,再正常不過了。

    公羊傑可以對此置之不理,然而上官天華這個沖天閣閣主,卻不可能完全不顧沖天閣的聲譽。

    因爲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南天勇這種關鍵要害位置的弟子被人在自己地盤殺死,這不僅是對衝天閣的挑釁,更是對他這個沖天閣閣主的挑釁。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