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聽話聽音,從上官天華這句話之中,南天門已經能夠看出這位閣主大人的意思,似乎並不想插手執法堂的事情。

    事實上也確實如南天門想,上官天華並不想因爲南天勇這點事就對執法堂,或者說嚴格來說是對公羊傑施加什麼壓力。

    公羊傑可是當年上官天華一手提拔起來的愛將,而且一向被他看重,這些年坊間雖然頗有非議之聲,但公羊傑的能力和功績卻是有目共睹。

    每個人都有各自一套行事方法,上官天華既然看重公羊傑,就不會冒然去幹涉他的分內之事,否則插手過多伸手過長的話,不僅於事無益,而且容易令彼此關係出現裂痕,以上官天華的睿智自然不會犯這樣的低級錯誤。

    更何況南天勇之死在上官天華眼裡雖然也算是一件事,但終歸還是小事,當日南天勇在坊市當衆追殺林二最終卻被反殺的情形,私人情報系統早已彙報給他。

    以上官天華一貫的行事風格,就算身爲沖天閣閣主,卻也不會一味庇護自己人,修煉者之間相互殘殺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只要不是被人用不光明的陰謀手段殺死,那麼就算死的是沖天閣核心弟子,上官天華一般都不屑小題大做。

    江湖仇殺自然就會鬧出人命,既然是技不如人,那還有有什麼好說的,死了也是該死。

    不過這種話上官天華不可能跟下面弟子明說,只能通過冷處理的辦法,來表達自己的立場。

    南天門本來還以爲有機會爭取這位閣主替自己出頭,只要他隨便說句話,就能給執法堂施壓,那個林二自然也就無所遁形,然而卻沒想到,上官天華竟會是這樣一種冷淡的態度。

    在上官天華這位頂級大佬面前。南天門畢竟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既然大佬已經給出了態度,小人物就算再怎麼不滿,也不敢繼續在這個問題上糾纏下去,否則一旦惹得大佬不高興,下場可就很難說了。

    “閣主,弟子也知道執法堂有執法堂自己的行事規矩,不容外力干涉,弟子對此也毫無怨言,但弟子與南天勇乃是一母同胞的兄弟。如今兄弟被人殘殺,弟子不能坐視不理,哪怕只靠弟子一人之力,也一定要爲他報仇!”南天門眼含熱淚,義正言辭道。

    這番熱血義氣的表情,自然是裝出來的,不過南天門並不怕被上官天華看穿,因爲就算假情假義,這番話的內容卻是真的。

    無論是爲了南氏三雄的名聲。還是爲了給老大南天霸一個滿意的交代,以南天門如今的處境,都必須將林二揪出來,爲老三南天勇報仇。

    “你有這番志氣。是好事。”上官天華不鹹不淡地點點頭,卻沒有因此多說什麼。

    依着上官天華以往的脾性,無論高低貴賤,對於熱血義氣的男兒一向都是讚賞有加。如今卻是表現得如此冷淡,顯然是洞穿了南天門做作的小心思。

    南天門見狀不由尷尬地臉色紅了紅,所幸他城府頗深。還是能夠強作鎮定繼續道:“稟閣主,我沖天閣內門弟子於哲親眼見證,殺死弟子三弟南天勇之人,是一個自稱林二的散修,而知道這個散修身份底細之人,就只有洪氏商會的掌櫃洪鐘。”

    林二?在旁邊陪着小卷卷熊玩的上官嵐兒,聽到這個熟悉的字眼,頓時豎起了耳朵。

    林逸雖然從來沒跟她說過自己就是林二,上官嵐兒也一向天真嬌憨,但智商卻是一點都不低,通過上次林逸拜託她做的事情,很容易就能想到林逸跟林二的關係。

    即便對當初於哲當面認不出林逸感到有些疑惑,然而大體上是什麼情況,她還是猜得到的,只不過一直沒有點破而已。

    林二殺了南天勇?聽完南天門的話之後,上官嵐兒不由一陣愕然,由於這些日子一直被上官天華監督修煉的緣故,如今外界沸沸揚揚的傳言,並沒有傳到她的耳中,乍一聽到這個消息,不禁整個人都愣住了。

    上官嵐兒自己實力不強,但從小耳濡目染,對於一名沖天閣監察執事是什麼樣的實力,她可謂瞭如指掌,那可至少是築基後期巔峰的強大存在啊,自己那個小師弟竟然能夠殺掉他?

    上官嵐兒頓時來了好奇心,她纔不關心什麼南天勇的死活,相比之下,還是跟林逸這個小師弟關係更加親近一點,所以理所當然地,她的立場天然也就偏向林逸。

    之前南天勇和於哲就一直要找所謂的林二,這師徒倆既然處心積慮針對自己的林逸小師弟,那就肯定不是什麼好東西,必定是南天勇這老傢伙逼人太甚,小師弟這才迫不得已出手反殺,一定是這樣!

    上官嵐兒本來對她爺爺和南天門之間的談話並不感興趣,不過現在倒是來了精神,不爲別的,她就是想替自己那位林逸小師弟打聽一些情報,有點什麼事情都可以早做準備,免得林逸到時候手忙腳亂。

    “洪鐘?”上官天華聞言微微沉吟了片刻,而後若有深意地看着南天門道:“你去找他了?”

    見上官天華似乎難得來了興趣,南天門頓時精神一振道:“閣主英明,據弟子所知,這個洪掌櫃不僅跟林二關係匪淺,而且在林二與我三弟南天勇的過節之中,也是一直在背後推波助瀾,用心不可謂不險惡!弟子今日去找洪掌櫃打探林二的身份底細,不料這位洪掌櫃非但不配合,反而極其無禮地讓幾位客卿高手將弟子給轟了出來,根本沒把我們沖天閣放在眼裡,是可忍孰不可忍,請閣主爲弟子做主!”

    話說到最後,南天門已經是義憤填膺,這次可不是故意裝出來的,一想起當時被當街從二樓扔下來的情形,南天門臉上就不由一陣火辣辣臊得慌!

    對於他這位堂堂沖天閣管事大師兄來說,這已經是畢生難忘的奇恥大辱,此仇不報,誓不爲人!(新書《極品修真強少》急求月票,這是魚人寫書以來,月票成績最好的一本書,目前在都市榜第4,只差幾十票就追上前面了,月底求月票!校花2《極品修真強少》,全新的校花故事,雖然故事和校花不再有聯繫,但是校花和很純的人物會有客串哦~喜歡很純很**的讀者,不可錯過~)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