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上官天華既然沒有意向對執法堂施壓,南天門如果想找出林二,就只能重新把主意打到洪鐘身上,如果能夠說動上官天華出面向洪鐘施壓,那麼不僅能夠得到林二的身份底細,更能替自己出上一口惡氣,一舉兩得!

    今日在洪氏商會的情形雖然完全出乎他意料,洪鐘這老匹夫竟然絲毫不把洪影組四方監察使的親筆信放在眼裡,但在南天門看來,洪鐘再怎麼牛逼硬氣,只要上官天華肯出面說一句話,洪鐘就必然只有乖乖跪舔的份。

    強龍尚且不壓地頭蛇,何況在上官天華這位北島頂級大佬面前,洪鐘就算是洪氏商會的一方掌櫃,也還遠遠夠不上強龍這個稱號,甚至連蛇都算不上,頂多也就是一條蟲。

    “你說這件事,洪鐘在背後推波助瀾?你可有真憑實據?”上官天華微微皺了皺眉問道。

    真要說起來,他跟洪鐘兩人,一個是北島本土首屈一指的頂級大佬,一個是洪氏商會進駐北島的代言人,不僅在官方有些諸多合作,而且兩人之間的私交,也是相當不錯。

    但在上官天華的認知中,洪鐘待人一向和氣厚道,有口皆碑,怎麼可能在這種事情上推波助瀾?

    “回稟閣主,弟子三弟出事之前,曾爲了林二的事情,被他洪鐘差人當街從洪氏商會二樓扔下來,而且三弟跟林二交手當天,也是刻意讓林二在他洪氏商會藏了一個時辰之久,區區一個築基初期巔峰,從洪氏商會出來之後卻能一招秒殺弟子這個築基後期巔峰的三弟,這要是沒有洪氏商會從中做手腳,誰會相信?這些事目擊者甚衆,弟子絕不敢有半分虛報隱瞞,請閣主明察!”南天門再度下跪,以頭磕地。

    林逸秒殺南天勇跟洪鐘半點關係也沒有。但站在其他人的角度來看,把這盆污水潑到洪鐘頭上卻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否則區區一個築基初期巔峰卻能一招秒殺一個築基後期巔峰,這種荒謬滑稽的事情誰會相信?

    能夠做到這一點的,恐怕也只有網羅了無數重寶的洪氏商會,說不定他們就有某種一次性消耗類的重寶,威力可以秒殺一名築基後期巔峰高手呢?

    何況在此之前,林逸確實刻意在洪氏商會待了足足一個時辰,這麼長的時間足可做任何手腳了,想不讓人生疑都難!

    上官天華深深看了跪伏在地上的南天門一眼。神色隨即凝重了幾分,這種一問便知的事情,南天門必然不敢瞞他,而照這麼說來,南天勇之死,洪氏商會尤其是洪鐘確實逃不了干係。

    沉吟片刻之後,上官天華終於開口道:“好,這件事,老夫會找洪鐘過問一下。”

    雖然跟洪鐘私交不錯。但上官天華一向公私分明,既然洪鐘確實有推波助瀾的嫌疑,那麼他身爲沖天閣閣主,就必須出面過問。

    南天門聞言。心中頓時一喜,只要上官天華肯出面過問,那他今天的目的就算達成了!

    只要有上官天華出面,洪鐘絕不敢對林二的身份底細再有任何隱瞞。除非他不想在北島混了。

    就在南天門竊喜的時候,旁邊上官嵐兒卻突然開口說話了:“爺爺,你這麼做不妥。”

    不妥個屁啊!沖天閣閣主爲手下弟子出面過問一下。這是理所應當的事情,不妥你妹啊!

    南天門差點就想罵娘了,不過待看清是上官嵐兒開的口之後,卻又只得硬生生把到嘴邊的粗口給憋回去,非但不能有任何不滿,還得訕訕賠笑。

    “哦?有什麼不妥的地方?小嵐兒你來說說看。”上官天華饒有興致地問道。

    在自己這個孫女面前,他完全是一個普普通通的慈祥長輩,而且上官嵐兒雖然不喜修煉,但是從小聰慧,對於很多事情往往有着清晰獨到的看法,反而不似自己這些位高權重之人,有時候會被一些利益關係矇蔽雙眼。

    上官嵐兒一本正經道:“爺爺,您曾經教過我一句話,叫做君子無能怨自修,南天勇自己打不過那個林二送掉性命,卻硬要把賬賴在明明是局外人的洪爺爺頭上,甚至還要勞煩爺爺您親自替他出頭,這不是很可笑麼?如果開了這個先例,那是不是以後任何一個沖天閣弟子在外面打輸了,爺爺您都得替他出頭啊?”

    “呃,大小姐,洪鐘其實也不能算局外人,他可是有推波助瀾的嫌疑的……”南天門連忙梗着脖子辯解道。

    “推波助瀾?你有證據麼?”上官嵐兒白了他一眼,道:“你剛纔說的這些話,從頭到尾沒有一句能夠證明洪爺爺確實插手了吧?還是說,你能夠以性命擔保,林二殺死南天勇的那記大殺招是洪爺爺特意無償提供給他的?”

    “這……”南天門頓時無言以對。

    這種事情他怎麼可能有證據?無非是通過常人的邏輯思維,把髒水往洪鐘身上潑而已,真要讓他以性命做保,他可沒這個膽量和魄力!

    而且就算真能證明林二的這個大殺器是洪鐘給的,那又怎麼可能進而證明是洪鐘特意無償提供給他的,說到底這都是洪鐘自己一句話的事情,根本就是一個無解難題!

    無奈之下,南天門只能轉頭看向上官天華,上官嵐兒這番話他無從辯駁,就算是真能辯駁,他也不敢啊,萬一因此被這位上官大小姐記恨上呢?

    這位大小姐隨便在她爺爺面前說幾句壞話,那他南天門可就算前途無亮了,沖天閣管事大師兄又怎麼樣,人家上官天華隨便一個念頭,就能輕易讓他跌落塵埃!

    不過好在,讓南天門比較慶幸的一點是,這還只是上官大小姐自己的說法,上官天華身爲沖天閣閣主,考慮任何事情的出發點必然是利益,想必不會像這位大小姐一樣天真。

    然而,上官天華接下來的話,卻是讓南天門大跌眼鏡。

    “君子無能怨自修,小嵐兒說的不錯,老夫可不能爲了這點捕風捉影的事情,就去勞煩洪鐘這位老友啊。”上官天華微微一笑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