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個似乎頗有幾分能力的林逸,顯然是個不錯的選擇,況且林逸和徐靈衝有仇,那天然就和她是一夥的了!

    至於怎麼才能將林逸拉攏過來,對於慕容真來說就再簡單不過了。

    像她這樣的美女,身體不正是最好的手段麼!入幕之賓,裙下之臣,慕容真可從來都不嫌多,如果必要的時候,她甚至都不介意給對方嚐點甜頭,正如眼下這種情形!

    在她看來,林逸這種喜歡裝逼的男人,白天時候當着那麼多人的面,對自己的主動示好表現得這麼冷淡,也不是不能理解,如果表現得太豬哥的話,很可能有損他之前塑造起來的形象。

    現在,夜深人靜,四下無人,而自己這個嬌豔欲滴的大美女主動送上門,這應該就沒什麼再好裝的了吧!

    結果完全出乎慕容真的意料,明明就只有兩人孤男寡女,自己也已經暗示得這麼明顯露骨了,林逸這傢伙竟然還在裝,竟然還不趕緊把自己搶進去!慕容真忍不住開始懷疑,林逸這人不會真的腦子有病吧?

    還是說這人那方面有病,對女人沒興趣,否則根本沒道理能夠擋住自己的誘惑啊!

    見林逸神色冷淡地看着自己,慕容真連忙穩了穩心神,然後還不死心,故作誘惑地舔了舔舌頭,嬌聲發嗲道:“沒水可以外面挑嘛,林家哥哥,你總不忍心看人家一個弱女子自己去挑水吧?人家身上現在黏糊糊的,不洗澡真的很難受呢!”

    換做青雲閣其他新人,像孟同這種腦子簡單的貨色,慕容真話說到這份上,估計早就迫不及待上下其手,上趕着要做她的裙下之臣了。

    只可惜,慕容真如今面對的不是別人,而是林逸。

    看着慕容真旁若無人地搔首弄姿。刻意擺出各種誘惑,讓男人忍不住要噴鼻血甚至獸性大發的撩人姿勢,林逸不由暗歎一口氣,這個女人還真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啊!

    “慕容小姐,天色不早,加之男女授受不親,你這要求着實有些不便,恕在下無能爲力,還是請回吧。”林逸淡然搖頭道。

    “你!”慕容真不有氣急,本就高聳的胸口隨之起伏不定。指着林逸半天說不出話來。

    這麼多年,俘虜的裙下之臣不下雙十之數,慕容真對於自己的姿色一向是極爲自信,而且男人這種生物,她是再瞭解不過了,但凡只要稍微給對方一點甜頭,妥妥就會上鉤。

    色誘這一招,無論之前在老家,還是來到三大閣的這段日子。慕容真從來都是屢試不爽,如果不是一時不長眼得罪了上官嵐兒的話,她如今估計已經是如魚得水,成爲三大閣萬衆矚目的一方名媛了。

    即便被髮配到迎新閣。從青雲閣衆新人的反應來看,這些人在慕容真眼裡,也無非都是些揮之即來呼之即去的貨色!

    可慕容真怎麼也想不到,自己這屢試不爽的色誘招數。到了這個世俗界的林逸面前,竟然一點效果都沒有,連主動倒貼都不要。這讓她這個大美女情何以堪?

    再怎麼放蕩,她慕容真說到底也還是一個女人,當連主動獻身色誘都吸引不了一個男人的時候,這對她的打擊和刺激,那絕對是非常致命,後果也是非常可怕的。

    慕容真氣急敗壞地指了林逸半天,隨即惱羞成怒道:“你這人是不是男人啊!懂不懂什麼叫憐香惜玉!不就是一個世俗界來的草根麼,牛氣什麼呀,本美女給你機會那是擡舉你,否則就你這種要實力沒實力,要背景沒背景的貨色,本美女根本看都懶得多看一眼!”

    “這麼說來,那還是在下的榮幸了?”林逸微微一笑,不置可否道。

    “難道不是?就你這種不解風情的蠢貨,本美女料定,這輩子都別想勾到任何一個女人,你就等着一輩子打光棍吧!”慕容真頓了頓,隨即又補充一句道:“就算有,那也頂多就是世俗界那些沒見過世面的庸脂俗粉,連本美女隨便一個腳趾頭都比不上的爛貨!”

    “那可真是不好意思了,在下那幾個女朋友,不敢說天香國色,但是跟慕容小姐你相比,那還是綽綽有餘。”林逸面色一肅冷笑道。

    他本來還準備跟這個慕容真虛與委蛇一下,就算不想走得太近,那也沒必要直接鬧到水火不容的敵對地步,不管怎麼說,對方實力不錯而且有背景,能夠不招惹,那還是不要招惹爲好。

    不過現在對方都已經開始罵自己那些女朋友是爛貨,這番話林逸可沒打算假裝沒聽到,要知道,女人從來都是林逸身上最不可觸犯的逆鱗!

    井水不犯河水,這是林逸原本的設想,現在對方已經觸犯到自己的逆鱗,那就沒什麼好再多說的了。

    就算是築基初期巔峰高手又怎麼樣,就算背後有沖天閣長老這種後臺又怎麼樣,真要敢觸犯我逆鱗,打不死你丫的!

    “跟本美女相比綽綽有餘?”慕容真似乎聽到了什麼驚天大笑話一般,突然哈哈狂笑起來,連連捶胸頓足,半天直不起腰來。

    而林逸,就這麼站在門口冷眼旁觀,他倒想看看這女人到底還想鬧什麼幺蛾子。

    肆無忌憚地笑了半晌,慕容真這才終於直起腰來,指着林逸連連好笑搖頭道:“林家哥哥,人家還以爲你是個不解風情的蠢男人,現在看來還真是誤會你了呢,你如果真的這麼蠢笨,又怎麼能一句話就把人家逗得這麼開心呢?說起來,人家已經好久沒聽過這麼好笑的笑話了呢!”

    說話的時候,慕容真還用她的纖纖玉指,親暱地點着林逸的胸膛,挑逗之意顯而易見。

    不過,林逸卻是毫不憐香惜玉地單手將其推開,面帶玩味地淡淡道:“笑話?不好意思,在下從來都只跟朋友開玩笑,而很可惜慕容小姐你還不是,所以你還是不要想太多了。”

    慕容真聞言不由一滯,本來妖媚的臉色陡然變得極爲難看,眼神之中透出的陰毒,令人不寒而慄。(四更!做個調查哦,大家想先讓天嬋出場還是靜靜出場呢?或者是……冰糖雪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