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即便林逸磕的是築基金丹這種毫無副作用的丹藥,但平時不勤於修煉的話,那也必然會導致實力不穩,要知道同級高手也是有很大差別的,林逸之所以能遙遙領先,和他的勤奮努力也是分不開的!

    而就在林逸置身玉佩空間勤於修煉,爲接下來的突破積累底蘊的時候,他所不知道的是,他如今所面對的兩夥最棘手的敵人,碰頭了。

    在華嵐居碰了一鼻子灰之後,正如上官天華所推測的,南天門並沒有就此放棄,能夠替他出頭給洪鐘施壓的大人物雖然不多,但是在沖天閣也並非只有上官天華一個人。

    比如說,三大閣長老會成員之一,沖天閣三長老徐元正,就同樣有這個能力。

    這次,南天門並不像之前拜訪上官天華那樣,直接隻身一人去上門拜訪徐元正,畢竟徐元正跟上官天華不一樣,他雖然也是沖天閣屈指可數的大佬,但也只是三長老,而不是閣主。

    上官天華是沖天閣毋庸置疑的一把手,南天門去拜訪他,沒有任何人能夠挑出任何問題,但如果他隻身一人上門拜訪徐元正,那就很容易被有心人理解爲站隊。但這並不妨礙他向徐元正這位沖天閣三長老求助,因爲徐元正手下可還有一個衆所周知的代言人,他的嫡孫徐靈衝。通過徐靈衝這位大少傳話,南天門同樣可以達成他的意圖,而不用冒任何不必要的風險。

    南天門和徐靈衝約定會面的地方。就定在沖天閣第一酒樓,華陽居。

    “徐少,花這麼大價錢宴請南天門那傢伙,會不會太看得起他了?”坐在徐靈衝身旁的大少一臉納悶地開口道。

    此人名爲樓天佑,跟徐靈衝一樣。是沖天閣一位實力派長老的嫡孫。不過他爺爺排名在徐元正之下,按照二代圈子的規矩,地位就要比徐靈衝稍遜一籌。

    他和徐靈衝的關係極近。兩人交情也極爲深厚,是圈子之中,徐靈衝最可靠也是最爲倚仗的手下兄弟。

    基本上有徐靈衝在的地方,他就是名符其實的二當家,至於像康照明和孟覺光這些徐靈衝新收的小弟。地位都遠在他之下,無法相提並論。“天佑,你以爲本少宴請南天門這一頓的意圖是什麼?”徐靈衝一臉高深的問道。

    “不就是這傢伙給你傳信,說要請你幫忙給三長老帶話?”樓天佑雖然是徐靈衝的鐵桿,實力和家世也都不錯。但是這位大少,一向不怎麼喜歡動腦子。

    徐靈衝聞言不由笑了:“他讓本少幫忙帶話,那也得他來請吃飯纔對,本少憑什麼還要反過來花這麼大價錢來款待他,本少又不是腦子有病!”

    “那……這是爲什麼?”樓天佑不明所以地撓了撓頭。

    “原因很簡單,他是沖天閣管事大師兄,而本少,如今卻是沖天閣管事二師兄,排名在他之下。”徐靈衝高深一笑道。

    “那又怎麼樣?排名在他之下就要這麼款待他?以徐少你的背景,想要將這種貨色踩在腳底不就是分分鐘事情麼,之前徐少你實力略遜一籌,讓他當這個管事大師兄也沒什麼好說,但如今徐少也同樣是築基大圓滿境界,那還有什麼好怕的?”樓天佑頓時更加納悶了。

    兩個月之前,作爲沖天閣迎新特使去迎接新人的時候,徐大少還只是築基後期巔峰,但是如今兩個月過去,在各種丹藥的輔助下,他已經是築基大圓滿,跟南天門這位沖天閣管事大師兄一樣,距離金丹期只剩一步之遙。

    聽了樓天佑的疑惑,徐靈衝不由笑了:“天佑你這不是看得挺清楚的麼,跟你直說了吧,本少今天重金宴請南天門的目的,就是要告訴他,本少如今已經是築基大圓滿高手,他那個沖天閣管事大師兄的位置,是時候該讓出來了。”

    “原來如此!我就說嘛,咱徐少哪會是這種白白讓人佔便宜的大頭鬼,敢情是有這種深意啊!”樓天佑哈哈大笑,隨即卻又皺眉道:“只是,那個南天門多少也算有點背景,徐少你這麼說一聲,他就真的會主動讓出來?”

    “哼,那就要看他識相不識相了,先禮後兵嘛,今天這一頓只是打個招呼,後面手段多着呢。”徐靈衝冷哼一聲道。

    就算是他徐大少,對於南氏三雄的背景,多少也還是有點忌憚,除非迫不得已,否則他也不願輕易跟南氏三雄交惡,不過修煉者利益第一,如果對方真這麼不長眼一定要擋自己的路,那麼徐靈衝也不介意花點代價將對方踩下去。

    “你們這些人,一天到晚就是各種陰謀詭計,我聽着都煩,反正到時候徐少你怎麼吩咐我就怎麼做吧。”樓天佑一臉頭痛地撓了撓頭,隨即面色一變興奮道:“不說這些傷腦筋的事情,徐少我給你說個好玩的吧。”

    “什麼好玩的?”徐靈衝詫異地挑了挑眉頭,他們這些大少聚在一起很少有什麼正事,基本上就是變着花樣各種玩,而樓天佑這傢伙,是玩心最大的一個。

    “慕容真那不長眼的騷女人,被我一杆子踩到迎新閣去了,而且還讓人把她摁成了青雲閣新人,以後就算從迎新閣出來,也只能去青雲閣那種廢材收容所窩着,徐少你說好不好玩?”樓天佑一臉邀功的嘿嘿笑着,得意的說道。

    不料,徐靈衝卻是一頭霧水道:“慕容真?那是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