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慕容真來到三大閣之後,就一直想方設法吸引衆多衝天閣大少的注意力,尤其是徐靈衝這種份量極重的大少,然而可悲的是,徐靈衝雖然當面對她表現出了些許興趣,卻從來沒真正放在心上,甚至連名字都沒記清楚。

    “就是上次在這裡罵上官大小姐的那個**啊?徐少你忘了?”樓天佑頓時一驚一乍道,他之所以特意花力氣整治慕容真,就是爲了討好徐靈衝,如果徐靈衝對這女人毫無印象,那就太沒趣了。

    “哦,是她啊。”徐靈衝反應過來點了點頭,仍舊沒有任何興趣,以他的地位和背景,一個小小的慕容真還是看不上的,不過想到當初她罵了上官嵐兒,於是不鹹不淡的應了一局:“挺好,那就讓她呆着吧,眼不見心不煩。”

    至於繼續出手對付慕容真,徐靈衝是完全沒心思的,尤其是這人還和慕容長老沾親帶故,差不多就行了。

    “呃……好吧,我還以爲你至少會高興一點,既然徐少你不感興趣,那就算了。”樓天佑失望地聳了聳肩。

    他跟慕容真往日無冤近日無仇,純粹就是爲了好玩迎合徐靈衝,這纔出手整治對方,如今徐大少壓根就沒有半點興趣,那就沒什麼意思了。

    以慕容真跟慕容長老這點拐彎抹角的親戚關係,有上官大小姐和徐大少這樣的大人物頂在前面,就算再怎麼把慕容真往死裡踩,那位慕容長老都不大可能出面庇護。

    不過怎麼說也是一位沖天閣長老,樓天佑還沒傻到平白去死命招惹對方的份上。

    本來他還準備了不少招數的,但現在,這個女人不知不覺之中躲過了一劫。

    就在徐靈沖和樓天佑兩人閒聊的時候,雅間門突然被推開,伴隨着一個低沉的聲音:“看來是本座遲到了,徐少。”

    “呵呵,是我們早到了,多日不見,大師兄別來無恙。”徐靈衝微微一笑,伸手示意南天門入席。

    南天門和跟在身後的於哲相視一眼,對着一旁樓天佑點頭示意之後,隨即就在徐靈衝兩人對面坐下。

    這次不是拜見上官天華那種頂級大佬,沒必要太過緊張拘束,南天門之所以帶上於哲,則是準備在讓徐靈衝幫忙帶話給洪鐘施壓之外,嘗試從別的途徑找出那個林二。

    根據於哲推斷,這個林二很可能跟迎新閣有關,迎新閣主胡云風乃是徐元正的嫡系手下,他們想要私下在迎新閣做點什麼事,沒有徐大少點頭是不可能的。

    看了看桌上靈氣四溢的豪華大餐,南天門入座之後,不由挑了挑眉頭:“這次是本座請徐少幫忙,反而受徐少這麼厚待,真是受寵若驚啊!”

    這種動輒上千靈玉的超豪華大餐,哪怕南天門坐在沖天閣管事大師兄這個油水豐厚的位置上,也很難吃得消。

    “應該的,你是大師兄,我們這些做師弟的自然應該多孝敬你,這樣到了關鍵時候,纔好意思開口讓大師兄你多多提攜不是麼?”徐靈衝笑道。

    “徐少,你這好像話裡有話啊?”南天門微微皺了皺眉。

    “怎麼會,大師兄你多心了,本少可是衷心盼着大師兄高升呢。”徐靈衝看似隨意道。

    聽完這話,南天門眼神不由閃了閃,他是聰明人,徐靈衝把話點到這裡,大概什麼意思他已經是心如明鏡。

    早聽說徐靈衝最近實力有所突破,成爲跟自己並肩的築基大圓滿高手,如今看來這是按捺不住寂寞,準備取自己而代之了。

    …雖然南天門一向對自己的實力很有自信,但在北島這邊的背景卻不算深厚,如果徐靈衝真是勢在必得手段齊出的話,到時候能不能保住現如今這個沖天閣管事大師兄的位置,那還真不好說。

    “徐少說笑了,高升什麼的不敢奢想,本座還打算在現在這個位置多做幾年,爲以後打好基礎呢。”南天門不動聲色地迴應道。

    在三大閣,就算背景後臺再怎麼深厚強大,個人實力始終是不可或缺的,實力不夠,就無法坐上相應的位置。

    以南天門如今築基大圓滿境界的實力,雖然明面上還有一絲上升的餘地,但沖天閣管事大師兄一職絕對是這個階段最炙手可熱的關鍵位置。

    就算能夠調到某些看起來更加顯赫的位置,那也是明升暗貶,所以除非是迫不得已或者能衝擊嫡傳弟子管事師兄這種更高層次的位置,否則南天門絕不會主動退縮。真要拼起來的話,他們南氏三雄,也不是那麼好招惹的。

    所謂嫡傳管事師兄,就是那些已經正式拜師的金丹期弟子的管事師兄,但是那個位置,別說是他這個還沒有衝擊金丹期的傢伙,就是金丹大圓滿想要爭一爭,也要拼下背景!

    再說他要是金丹期,早就去內門拜師了,成爲某位長老的掛名弟子,那也是天階北島上跺一跺腳震三震的人物了!

    長老的嫡傳弟子,和他這個管事大師兄可是天壤之別!修煉界中,嫡傳弟子和親兒子孫子都差不多,他要是能成功拜師,那他可以說也屬於修煉二代、三代的存在了!

    即使比不上徐靈衝那麼顯赫,那也是有能耐出入各式上流酒會的人了!而要是能拜入上官天華的麾下,那真是和上官嵐兒都差不多了,想踩徐靈衝甚至都沒問題!

    只是,上官天華很少收弟子,公羊傑算是其掛名弟子之一,當然也是掛名不是嫡傳!

    然而,金丹期是那麼好衝擊的麼?沒到金丹期之前,他這個位置還是很有用的!

    至於築基期這些所謂的拜師,比如於哲和之前的南天勇,其實都屬於掛名關係,只是類似世俗界彼此認的乾親什麼,實際上,在三大閣官方是不承認的,但是也不會制止。

    修煉者拉幫結夥也是正常的事情。

    “是麼,大師兄你這麼重要的人才,就算你自己想要偷懶,高層那些大人物也不會這麼便宜放過你的哦!”徐靈衝嘿嘿一笑,隨即也不在這個問題上過多糾纏,轉移話題道:“大師兄,還是說說你要本少幫忙的事情吧。”rs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