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好。”南天門沉聲點頭。

    他很清楚,徐靈衝今天只不過是打個招呼,自己識相主動讓出來的話,那麼也許還能得到點甜頭,但如果不識相的話,那接下來等待自己的,估計就不是什麼好事了。

    將不快壓在心底,南天門神色如常地把事情跟徐靈衝說了一遍,說辭跟之前面對上官天華的時候,並沒有什麼區別,只不過換了一個語氣而已。

    “向洪氏商會的洪鐘施壓麼?好,這話本少會一字不動帶給爺爺,不過他老人家會不會答應幫這個忙,那就不是你我能說了算的,大師兄你也明白的吧?”徐靈衝面帶玩味地撇嘴道。

    “這個自然,這件事全憑三長老做主。”南天門面無表情地點點頭,爲了沖天閣管事大師兄的位置,這位徐大少已經開始藉機向自己施壓了。

    他現在已經徹底醒悟過來,宴無好宴,徐大少今天可是給他準備了一場鴻門宴啊!

    “那麼,除了這件事,大師兄可還有別的事情需要幫忙的,本少樂意之極。”徐靈衝故作殷勤道。

    只要南天門求他的事情越多,就意味着落在他手裡的把柄越多,接下來逼迫對方低頭的成功率,也就越大。

    南天門給於哲使了一個眼色,於哲當即點頭道:“徐少,還有件事情想請你幫忙,還是上次那件事,我們想知道那個林二是不是藏匿在迎新閣之中。”

    “林二?上次不是帶你過去看過了麼?”徐靈衝皺了皺眉,他上次還以爲這傢伙找的林二就是林逸,還想着能夠借刀殺人少點麻煩的,結果完全就不是,白費勁一場。

    “徐少,您上次帶我去看的那個青雲閣新人林逸,確實不是林二,但是這並不能排除其他人的嫌疑。尤其是沖天閣和玄機閣的那些新人。”於哲答道。

    上次在鑑定林逸的時候,他也順勢將青雲閣其他新人都觀察了一番,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夠跟林二對上號,而他本來打算順便將沖天閣和玄機閣的那些新人也都仔細觀察一下,卻沒想到胡云風將他領走之後,很快就翻臉將他趕了出來。

    如今回想起來,大概是因爲白跑一趟讓徐大少不爽的緣故,胡云風這傢伙察言觀色,爲了討好徐大少,自然也就不會給自己好臉色看。

    排除掉青雲閣新人的嫌疑之後。沖天閣和玄機閣那些新人的嫌疑也隨之增大了許多,那些老頭子雖然看似不太可能,不過也不排除有例外。

    “你的意思是,你想再去迎新閣調查一次?”徐靈衝臉上有些不耐,既然林逸不是這傢伙嘴裡的那個林二,那麼這種事情對他來說就是毫無好處,也就沒這個耐性繼續陪於哲這種小人物浪費時間了。

    “不錯,這件事對於我們來說至關重要,還請徐少成全!”於哲神情懇切。大聲請求道。

    “這樣啊……”徐靈衝看了不動聲色的南天門一眼,這才道:“既然大師兄都出面了,這點小忙本少當然非幫不可,本少這就寫一封信給胡云風。你們過去之後,讓他儘量配合你們行事,另外你們也可以找康照明幫忙,他對新人應該比較瞭解。”

    “多謝徐少!”於哲連忙感激道。

    而南天門則是長身而起。對着徐靈衝拱了拱手道:“既然事情都已經談完了,如果徐少沒別的事情,那麼本座就先告辭了。”

    “大師兄慢走。不送。”徐靈衝神情淡然地點點頭。

    眼看着南天門和於哲二人離去,旁邊樓天佑這纔開口道:“怎麼感覺南天門這傢伙油米不進,不打算買徐少你的賬啊?”

    徐靈衝冷哼一聲,對此早有預料:“不管怎麼說,這位也是堂堂的南氏三雄,在中島那邊也還有點背景,管事大師兄這種要害位置,不會那麼容易吐出來的,今天只是打個招呼,接下來再好好敲打就是,本少相信這位是聰明人。”

    “那如果這傢伙一直都不識相呢?”樓天佑好奇道。

    徐靈衝在北島雖是當仁不讓的大少,但這南天門畢竟也不是弱茬,本身實力夠強,頭上還有一個更加強大的南氏三雄老大,甚至在中島還有背景,雙方如果真要掐起來的話,那可真算得上火星撞地球了。

    “一直不識相?那就打到他識相,管事大師兄這個位置對於未來發展至關重要,就算爲此付出大代價,本少也在所不惜!”徐靈衝對此志在必得。

    “哈哈,那我還真希望南天門這傢伙硬氣一點了,咱們沖天閣已經很久沒有好好熱鬧過了。”樓天佑沒心沒肺地大笑道。

    看着這傢伙唯恐天下不亂的樣子,徐靈衝無奈苦笑着搖了搖頭,如果樓天佑不是他在沖天閣唯一的鐵桿兄弟,早就翻臉弄死了。

    不過這傢伙也就是有口無心,他徐大少如果真要跟南氏三雄死磕起來,樓天佑絕對不會袖手旁觀,不管怎麼說也是一方大少,這傢伙真要認真起來,絕對不是省油的燈。

    從華陽居出來,南天門臉色無比陰沉,今天本來是找徐靈衝幫忙傳話,然而從頭到尾卻是被對方牽着鼻子走,肩上憑空壓了一座大山。

    雖然在徐靈衝面前,南天門並沒有任何明顯示弱的表現,但是在沖天閣,這位徐大少的影響力毋庸置疑,如今盯上了他管事大師兄的位置,要說壓力不大,那絕對是騙人的。

    “師伯,咱們什麼時候去迎新閣?”一旁於哲請示道。

    “本座已經沒什麼時間好拖延了,現在就去。”南天門當機立斷。

    南天門和於哲二人,當即打道迎新閣,他們趕到的時候已經快到中午,而這一天,恰巧有新人挑戰賽。

    接過徐靈衝的親筆信看了一眼,胡云風這一次並沒有爲難於哲,直接就點頭示意他可以便宜行事,畢竟就算撇開徐大少的親筆信不談,於哲身旁還站着一個南天門呢。

    沖天閣管事大師兄,論起實際權力,比他這個迎新閣閣主只高不低,除非彼此敵對,否則胡云風輕易不會怠慢。(四更爆發!)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