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說罷,於哲不給林逸任何反應的機會,手中劍氣瞬間凝聚,出手就是奪命連環劍二十一式!

    對於一個普通築基初期高手來說,他這一招已經足夠致命。

    林逸心中頓時一驚,他剛纔雖然察覺到了南天門的存在,但是南天門剛剛給於哲說了什麼話,他是無從知曉的,鬼知道於哲這傢伙突然發瘋一樣對自己出手,而且似乎真的要致自己於死地!

    明知遠處有南天門這種大高手虎視眈眈的前提下,這時候到底應該怎麼應對,對於林逸來說可就是一個難題了。

    如果單純只是面對於哲,那林逸沒什麼好爲難的,單打獨鬥他還是有着很大的贏面,就算暴露身份也無所謂,畢竟即便不能滅口,對方可還有致命把柄落在自己手裡,遊刃有餘。

    但是現在這麼一來,林逸可就不敢輕易暴露身份了,一旦確認林逸就是他們要找的林二之後,鬼知道隱藏在暗處的南天門會不會直接跳出來一掌將他拍死!

    林逸這次可沒有機會凝聚超級真氣炸彈,根本沒辦法應付南天門這位築基大圓滿高手!

    真要落到那一步的話,林逸估計也只能將於哲弒師的致命把柄給提前扔出來了,不過這麼一來,於哲這個大逆不道的逆徒必然是死定了,但之後林逸自己能不能活下來,那就得看南天門的臉色了。

    也許南天門會放他一馬,也許南天門會連帶着他一起收拾,是生是死全在對方一念之間。

    況且南天門也會懷疑,他這視頻哪兒來的?他爲什麼會在現場?

    林逸的反應不可謂不快,在於哲出招的一瞬之間,就做出了決斷,繼續裝下去!

    既然於哲出招,那他閃避就是。除非真到萬不得已的地步,否則對於林逸來說,這時候冒然動用真正實力而暴露身份的話,事情可就真的麻煩了!

    靠着直覺反應,林逸險之又險地避過於哲手中的凌厲劍氣,身形顯得頗爲勉強,而於哲一招落空之後並不死心,緊接着擡手就又是一招奪命連環劍二十一式,這下着實把林逸逼得狼狽不堪。

    雖然再次成功避過,但是右臂卻被擦身而過的劍氣刮傷。映出一道鮮紅的血跡。這還是他躲得夠快,這一下只不過被稍微刮到一點而已,否則搞不好整條右臂都得被切下來。

    這就是林逸此刻面臨的尷尬處境,做出繼續裝下去的決定並不難,但是真正做起來,卻是難上加難!

    想要不在於哲面前暴露身份,就不能動用之前在他面前使用過的任何一門武技,狂火八卦掌、狂火拳、蝴蝶微步這些林逸最熟悉倚仗的武技,一門都不能用。否則立馬就會被於哲看破,這纔是最難的地方!

    面對於哲這個築基中期高手,林逸不僅暴露出築基初期巔峰的真正實力,甚至連這些拿手武技全數都不能用。落入如此狼狽的處境,那也是可想而知。

    不過好在於哲身上雖然有殺意,但並沒有動用真正實力,像現在只是奪命連環劍二十一式的話。林逸雖然應付得非常辛苦,但也還不至於到完全堅持不下去的地步。

    兩三個照面之後,見林逸雖然竭力在閃轉騰挪。但仍被自己的奪命連環劍二十一式在身上留下了數道傷口,於哲刻意釋放出來的殺意頓時弱了許多,至少從這幾次交手的表現來看,這個林逸跟自己要找的林二,完全就是兩個人。

    說話可以騙人,甚至長相也可以騙人,但是一旦真動起手來,尤其是在面對死亡威脅的時候,戰鬥風格卻是不會騙人的,就算想要刻意掩藏武技,然而在面對危險的時候,身體下意識就會做出反應,這是無法控制的本能。

    而越是強大的修煉者,這個自保本能就越強烈,這也是爲什麼越是高手就越難被偷襲殺死的原因所在,因爲就算麻痹住他的意志,也很難騙過他的自保本能。

    這本來是好事,但是對於此刻的林逸,卻不見得是什麼好事,因爲再這麼下去他很快就要堅持不住了。

    事實上也確實如此,僅僅才堅持了這幾個照面,林逸就已經有些按捺不住體內蠢蠢欲動的真氣,如果於哲再這麼堅持一會,也許他就控制不住要動真格了。

    然而就在這時候,於哲卻突然停手了。

    “我跟閣下無冤無仇,爲什麼殺我?閣下難道不知道,襲殺迎新閣新人是什麼罪名嗎?”林逸一臉狼狽地喘着粗氣,這裡面有假裝的成分,但剛纔他也確實僞裝得很辛苦,而且身上多處地方掛彩,這都不是假的。

    “少特麼廢話,如果想要活命的話,就用你那招丹火炸彈試試看吧,我給你這個機會!”於哲冷着一張臉沉聲道。

    “丹火炸彈?”林逸頓時愕然,心中納悶這個於哲爲何突然改變策略的同時,面上卻是驚訝反問道:“你怎麼知道丹火炸彈的事情?”

    “哼,原來你真會這一招,那還真是來對了!”於哲眼睛不由一亮,經過之前的試探,林逸在他心中已經基本排除掉了嫌疑,但是還需要最後確認一下。

    他現在就想知道,這個所謂的丹火炸彈跟當天林二扔在南天勇臉上的那個大殺器,到底是不是同一個招式!

    “丹火炸彈的事情,是不是康照明跟你說的?”林逸腦海之中靈光一閃,突然發問道。

    他並不知道丹火炸彈這一招在天階島上到底有沒有,但是在這迎新閣,能夠跟丹火炸彈聯繫在一起最明顯的人,非康照明莫屬。

    於哲不由愕然,康照明告訴他這個林逸是煉丹師,而且會用丹火炸彈,這事本身並不奇怪,但是這個林逸直接一下子就猜出了康照明,這就有些蹊蹺了。

    “什麼意思?”於哲沉聲問道。

    林逸冷笑道:“丹火炸彈的事情,整個迎新閣除了那傢伙,還有誰會莫名其妙推到我頭上來?那傢伙跟我是死對頭,但凡有任何一個嫁禍給我的機會,他都絕對不會平白放過。”(恢復三更,本來說好爆發到19號,魚人一直堅持到了29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