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麼說來是被康照明那小子給利用了?於哲隨即就反應過來,如果康照明和這個林逸有私仇的話,那這一次,他和南天門可能還真是被利用了。

    “有件事情閣下可能還不知道,康照明是煉丹師,而丹火炸彈一向是他的拿手招式。”林逸神色莫測道。

    “你說的都是真的?”於哲臉色陡然一冷,康照明跟這個林逸有私仇,他自己就會丹火炸彈,卻花言巧語將自己和南天門騙來試探林逸,這個居心已經顯而易見。

    “是不是真的,以閣下的能力難道判斷不出來?”林逸從容反問道。

    “希望你沒有說謊,否則是什麼下場,相信你比我更清楚。”於哲冷冷地看了林逸一眼,而後似乎是收到了什麼吩咐,轉身離去。

    臨走之前,於哲停下腳步轉頭對着林逸道:“知道我爲什麼要殺你嗎?因爲你跟我要找的那個人很像,至少某些方面很像,這就是你倒黴的地方。”

    說罷,於哲快速消失在林逸視野之中,而緊接着,林逸便發現蕭然和喬宏才兩人找了過來。

    林逸這才恍然,難怪於哲這傢伙剛纔突然停手,應該是南天門發現了蕭然和喬宏才,怕惹來更多新人把事情鬧大不好收場,這才用千里傳音通知於哲收手。

    “老大你怎麼樣?”蕭然和喬宏才二人看到林逸帶着一身的傷,頓時震驚了,急忙跑過來緊張道。

    “沒事,一點皮外傷而已,不用大驚小怪。”林逸笑着搖了搖頭,心中卻是一陣慶幸,還好自己這倆兄弟及時找過來給自己解了圍,否則的話。今天這一關可不好過。

    “是誰幹的?老大咱們要不要現在追上去?”喬宏才忍不住義憤填膺道,像他這種性格的傢伙,怎麼可能眼睜睜看着林逸這個老大被人打傷而置之不理,就算打不過,也要嘗試拼一把。

    何況這裡是迎新閣,對方多少總歸還是會有點顧忌,就算單對單實力不夠,但如果是幾個一起上的話,未必就沒有機會。

    “不用,相比起可能的回報。這一點小傷已經很值了。”林逸神色莫測地一笑,雖然剛纔那一幕很驚險,一不小心暴露身份那就是殺身之禍,但是最後跟於哲的幾句對話,就已經獲得了足夠的回報。

    如果沒有料錯的話,接下來南天門和於哲很可能會轉而盯上康照明,而最妙的一點是,這一次康照明用丹火炸彈爲由頭將兩人的目光聚焦到自己身上,殊不知到頭來。卻是把他自己給栽了進去。

    南天門和於哲兩個都是聰明人,而但凡聰明人都極爲多疑,本來於哲還不會將嫌疑定在康照明身上,畢竟嚴格來說。康照明跟林二的相似度並不高,但是現在這麼一搞,這兩個聰明人想不懷疑他都不行了,何況這傢伙還確實會丹火炸彈。

    林逸真心想送康照明兩個詞。一個叫做偷雞不成蝕把米,另一個叫做作繭自縛。

    “話說,你們是怎麼找過來的?”林逸一邊療傷。一邊扭頭問蕭然和喬宏才道。

    這個地方雖然離青雲閣新人洞府不遠,但正常情況下也不會有什麼人過來,而且看蕭然和喬宏才兩人這神色,明顯是出來找自己的。

    蕭然和喬宏才相視一眼,這才道:“這個,其實是那個女人告訴我們的,她說讓我們過來替你收屍……”

    “慕容真?”林逸頓時一愣,隨即纔想起來,剛纔於哲來找自己的時候,其他新人雖然在密閉洞府裡面察覺不到外面的情況,但是慕容真這個女人,可是住在外面的小木屋之中,稍微有點風吹草動,都不可能逃過她的眼睛。

    只是經過昨晚的事情,這女人明顯應該已經走到自己對立面了纔對,如果放任自己被南天門和於哲弄死,豈不是正合她心意?

    雖然話說得不怎麼好聽,但意圖明顯是讓蕭然二人跑出來替自己解圍,這又是打的什麼算盤,難道對自己還不死心?

    林逸不由一頭霧水,只得感嘆一句,女人這種生物真是難以理解,莫名其妙就結了仇,但是轉眼卻又莫名其妙幫忙解圍,實在讓人搞不懂狀況!不過,肯定是沒安好心就是了。

    “老大,你說那女人會不會是真的看上你了?”三人回去洞府的路上,喬宏才嘿嘿笑道,一臉的好奇八卦。

    如今在青雲閣新人眼中,最吸引人的焦點毫無疑問就是慕容真,她的一舉一動都牽動着衆新人的神經,就連喬宏才這樣的傢伙,也都不自覺會去關注她。

    而從昨天慕容真出現開始,雖然一顰一笑都很吸引人,但對待衆新人並沒有表現出太大的熱情,唯獨在面對林逸的時候與衆不同,顯得頗爲主動。

    如果讓他們知道,昨天晚上慕容美女還主動提出要去林逸洞府裡面洗澡的話,這些人估計都得瘋了!

    林逸白了他一眼,撇嘴道:“看上我什麼?實力還是背景?”

    “呃……”蕭然和喬宏才兩人頓時不知道該說什麼了,他們這位林逸老大,雖然絕對稱得上深不可測,但真要說實力和背景,至少在明面上看起來,都還不如那位慕容美女本身來得強大。

    就在這時,慕容真突然出現在三人眼前,對着林逸冷笑道:“本美女還以爲你是不識擡舉,不過現在看來,你還是很有自知之明的嘛!說的很對,無論實力還是背景,在本美女眼裡你都是渣滓一樣的存在,所以奉勸你最好更明智一點,趕緊做一個明智的選擇,本美女的耐性可是不怎麼好。”

    “選擇?”林逸挑了挑眉毛:“慕容小姐,在下已經把話說得很清楚了,井水不犯河水,這就是在下的選擇。”

    聽完這話,慕容真深深看了林逸一眼,留下一句話揚長而去:“像你這麼愚蠢的傢伙,能夠活到今天可真不容易,下次可就沒這麼好運,沒人會再幫你逃過一劫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