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看着慕容真的背影,蕭然和喬宏才兩人面面相覷,雖然昨天林逸在提醒他們跟慕容真保持距離的時候,他倆就已經料到這女人是敵非友,但是從沒想過這一天會來得這麼快。。。

    一個築基初期巔峰高手,而且還是有着不俗背景的美女,這種敵人可是非常棘手的。

    不過,林逸這時候想的卻不是這個,他忽然明白了慕容真這一次爲什麼會幫自己,道理很簡單,她需要自己來制衡孟覺光和孟同!

    如今在青雲閣新人之中,孟覺光和孟同這些人是一夥,林逸幾個是另一夥,而慕容真這個女人,看起來似乎並不想加入任何一夥,在嘗試收服林逸失敗之後,她並沒有轉而直接投入孟覺光一夥的意思,而是想成爲跟他們兩撥人分庭抗禮的第三極!

    也只有這樣,才能解釋這女人爲什麼會叫來蕭然二人替自己解圍,因爲如果自己出事,那麼接下來毫無疑問,青雲閣新人就是孟覺光一家獨大,就算以她慕容真的心機手腕,也很難跟孟覺光抗衡,畢竟她初來乍到毫無根基。

    搞定孟同這樣的傻子還有可能,但是孟覺光是管事大師兄,這個位置是她怎麼都取代不了的,投靠過去,就和臣服沒什麼區別,這並不是她想要看到的,這個女人想要掌控全局!

    如今她羽翼未豐,需要林逸來牽扯孟覺光的精力,這就是慕容真幫忙解圍的真正原因。

    如此倒也印證了林逸之前對這女人的觀感,慕容真這女人果然圖謀不小,否則的話,根本不會這麼處心積慮權衡局勢!

    畢竟按照正常女人的報復心理,跟林逸交惡之後,第一反應就算不是直接下毒手,那也絕對不會幫忙解圍。能夠袖手旁觀就已經算她心胸開闊了!

    三國制衡,這是隻有真正城府極深的傢伙纔會做出來的選擇,慕容真這個女人,心機果真非同小可!

    “接下來的日子,看來是不會這麼平靜下去了。”看着慕容真妖嬈的背影,林逸只得無奈地搖了搖頭。

    本來只需要應付孟覺光一夥,林逸還算遊刃有餘,尤其最近這陣子孟同偃旗息鼓之後,沒人想方設法找自己麻煩,林逸大可以專心修煉提升實力。但是現在多了慕容真這個攪風攪雨的心機女,以後再想這麼悠哉,可就不現實了。

    蕭然和喬宏才聞言相視一眼,深以爲然地點了點頭,他們雖然還沒參悟出慕容真的真實用意,但也確實預感到,接下來青雲閣新人這邊,必然要熱鬧起來了。

    “走吧,挑戰賽馬上開始了。先看看這女人會有什麼動作。”林逸淡笑着對兩人道。

    因爲慕容真的加入,如今局勢陡然變得複雜起來,雖然林逸依舊有着絕對自信能夠應付這些人,但是也不能太過麻痹大意。否則一個搞不好,還真有陰溝翻船的可能。

    話分兩頭,於哲這邊試探林逸失敗之後,隨即就回到了南天門身邊。將剛纔的情形一五一十全數跟南天門說了一遍。

    雖然南天門肯定也是從頭看到尾,但畢竟於哲纔是真正跟林二交過手的人,而南天門卻連林二長什麼樣子都不知道。所以這個林逸到底是不是他們要找的林二,於哲纔有最大的發言權。

    聽完於哲的詳細描述之後,南天門沉默了片刻,最後道:“你就告訴本座一句話,這個林逸,到底是不是咱們要找的林二!”

    “回稟師伯,乍看之下雖然有點神似,但其實完全是兩個人,剛纔交手的時候弟子好幾次都差點致他於死地,如果他真擁有那個林二的實力,面對死亡威脅不可能一直憋得住。”於哲沉聲回道。

    如果說這傢伙明明擁有強大的實力,卻爲了隱藏身份而把自己生生憋死,那未免也太愚蠢了,世上根本不可能有這樣的蠢貨,如果連命都沒有了,那還隱藏個屁啊!

    殊不知,其他人面對生死,估計會奮力反抗,林逸又有軒轅馭龍訣能快速療傷,就算被打得半死,也能恢復!再加上蕭然和喬宏才突然出現,及時替林逸解了這個圍而已。

    南天門聞言微微點頭,他的看法跟於哲差不多,雖然沒有跟林二真正接觸過,但他深知高手都有高手的傲氣,如果這個林逸真的是能夠一招秒殺南天勇的高手,在他南天門沒有現身的情況下,是絕對不會放任區區一個於哲這麼放肆的。

    “總體試探下來,這個林逸也不過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新人而已,無非實力強一點罷了,但也遠沒到林二那個地步,而且按照上次孟覺光的說法,這傢伙完全就是一個沒有靈玉的窮逼,試想一下,這種窮逼怎麼可能入得了洪鐘那種老油條的法眼?”於哲繼續說道。

    因爲上次已經仔細打探過的緣故,其實他從一開始,就不怎麼相信林逸跟林二是同一個人,只不過聽康照明提起丹火炸彈,感覺這一招搞不好真的跟上次林二那一記大殺器相似,所以才懷揣最後一點僥倖罷了。

    “這麼說的話,那確實可以排除這小子的嫌疑了,不過這一次倒也不是毫無收穫,這小子剛纔不是說,他跟康照明有仇,而且丹火炸彈一向是康照明那小子自己的拿手招式麼?”南天門臉色陰沉道。

    “不錯!康照明這傢伙明明他自己就會丹火炸彈,卻主動獻殷勤,硬要讓我們的注意力轉移到一個不相干的人身上,可真是居心叵測啊!”於哲同樣一臉不爽。

    無論是他於哲還是南天門,都自認爲是能夠將其他人玩弄於鼓掌之間的聰明人,如今竟然被康照明區區一個沖天閣新人當猴耍,這時候的心情怎麼可能好得了!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南天門陰冷的眼神之中寒光一閃,突而問道:“師侄你仔細想一下,康照明那小子會不會就是林二?”

    “這個……還真不太好說,如果真如林逸所說,這小子真會丹火炸彈的話,衝着他這轉移注意力的居心,可能性應該不小!”於哲若有所思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