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雖然康照明跟林逸一樣,面貌跟他們要找的林二完全不一樣,但是單憑這一點並不能完全排除嫌疑,否則的話他們也不會再去試探林逸了。。。

    而拋開面貌不談,其實無論從哪方面看,康照明的嫌疑都要比林逸更大。

    首先他是沖天閣弟子,而且頭上有徐靈衝這樣的大少罩着,無論底蘊還是實力,理論上都應該凌駕於林逸之上,更接近林二這個形象。其次如果他不是林二,爲什麼要絞盡腦汁轉移二人的注意力,而往不相干的林逸身上潑污水?若單純只是爲了私仇陷害,那爲什麼不說他自己會丹火炸彈這一招?

    “想要知道康照明這小子會不會丹火炸彈,那也好辦,把你對付林逸的招數在他身上再用一遍,到時候自然水落石出!”南天門冷笑道。

    “啊?師伯這不好吧?”於哲頓時嚇了一跳,老實說他剛纔出手試探林逸,就已經擔了不小的風險,如果剛纔被蕭然和喬宏才兩人撞破的話,搞不好就得去執法堂自首了!

    而現在南天門竟然又要讓他去試探康照明,要知道康照明是新人執事,地位比起林逸這個普普通通的青雲閣草根新人可要高太多了,身後還有徐靈衝這位大少,一旦鬧出問題,那可不是他於哲區區一個沖天閣內門弟子能夠吃得消的!

    南天門不滿地皺了皺眉頭:“一切後果都有本座替你擔着,你怕個什麼?縮頭縮腳,成不了大器!”

    “這……”於哲不由陷入了左右爲難。

    南天門這話說得雖然霸氣,但對方畢竟是徐大少的手下,真要觸怒徐大少把事情鬧大,在於哲看來別說南天門,就算是南氏三雄老大南天霸都未必能夠擺平,而南天門這邊一旦頂不住。到時候第一個倒黴的必然是他於哲。

    可是,於哲現在又覬覦着南天門的小無相神功,而且還指望着南天門替他找出林二,所以他討好南天門還來不及,又怎麼敢違逆對方的意思?

    如果去試探康照明,那很有可能就要把自己搭進去,然而若是違逆了南天門的意思,卻又會在對方心中平添惡感,而以南天門這種心思敏感的聰明人,一旦留下什麼壞印象。之後就很難再糾正回來,到時候小無相神功什麼的,估計就沒法再指望了。

    這一下,於哲是真陷入了兩難境地。

    看着於哲畏畏縮縮,南天門正要開口訓斥,就在這時突然聽到不遠處迎新閣傳來一陣喧譁聲,聽這動靜,應該是新人挑戰賽開始了。

    於哲瞬間找到了救命稻草,連忙道:“師伯您看。他們新人挑戰賽開始了,就算弟子想要試探,那也得等到他們結束才行,總不能衆目睽睽之下對康照明出手吧。您說是不是?”

    如果真在新人挑戰賽這種備受關注的場合擅自對康照明出手,那麼別說於哲,就算出手的是南天門這位沖天閣管事大師兄,那也絕對頂不住。絕對是分分鐘被執法堂打落塵埃的節奏。

    這個理由無懈可擊,南天門只得點了點頭,道:“那好。待會他們挑戰賽打完之後,你再找機會出手試探他,其他可以暫時先不理會,但是康照明會不會丹火炸彈這件事,今天必須弄明白,你懂本座的意思嗎?”

    於哲連忙點頭:“弟子明白。”

    南天門這個意思已經非常清楚了,康照明如果會丹火炸彈,那從之前無事獻殷勤轉移兩人注意力的行爲來看,他是林二的可能性必然不小。

    而對於南天門來說,林二可以是迎新閣任何人,以南天門的權勢面對迎新閣任何一個人都完全可以輕鬆碾壓,但如果是康照明這個徐靈衝親口承認的手下,一旦真把背後的徐大少牽扯進來,這事情可就複雜了。

    在徐靈衝虎視眈眈想要奪取沖天閣管事大師兄這個大背景之下,任何可能牽扯到這位徐大少的事情,在南天門眼裡都已經不是小事,稍有不慎,也許就會成爲他同徐大少全面開戰的導火索。

    南天門對此倒不是心虛,而是到目前爲止,他還遠遠沒有做好應對的準備。

    不過站在於哲的角度,此刻聽了南天門吩咐之後雖然鬆了一口氣,但還是有些擔憂,新人挑戰賽這個藉口只能幫他拖延一點時間,等到挑戰賽結束,這個坑他就算再不想跳,南天門也一定會逼他跳下去。

    沒辦法,這就是作爲小弟的悲哀,總有些時候是要充當炮灰的。

    “走,去看看康照明這小子。”南天門邁步朝沖天閣新人的擂臺走去,就算眼下還不能讓於哲直接出手試探,但是藉着新人挑戰賽這個機會仔細觀察一下總歸是不錯的,說不定就會有什麼意外收穫。

    “是。”於哲心思複雜地跟在南天門身後,此刻心裡就在琢磨一個問題,待會新人挑戰賽結束,他該用什麼藉口繼續推託下去。

    明知是個風險極大的坑,像他這種聰明人,哪怕有南天門逼迫,那也是絕對不願輕易跳進去的。然而,於哲萬萬沒想到,這個他絞盡腦汁都不知道該怎麼解決的難題,康照明竟然主動幫他解決了。

    原因很簡單,康照明這傢伙,在接下來的新人挑戰賽之中,竟然被逼着用出了丹火炸彈!

    沖天閣這麼多新人,雖然受過徐大少的吩咐之後,紛紛都表示願意關照康照明,但是能夠進入沖天閣的這些新人,每一個家裡都有着不俗背景,就算不像徐靈衝這樣牛氣沖天,說起來至少也是不折不扣的二代,沒有一個會是真正溫馴的貨色。

    就連青雲閣新人之中,都會出現林逸這樣的異類,沖天閣新人底氣更足,不滿徐大少安排的刺頭新人,自然也不會少。

    當然,也不是隨便什麼背景的新人,都敢置徐大少的淫威於不顧,所以不說心底下怎麼樣,這兩個多月以來,大多數沖天閣新人表面上,對於徐大少的吩咐還是相當配合的。

    不過,當攀上了不遜色于徐大少的大粗腿之後,這些人心底的不滿,隨即就會毫不猶豫地發泄出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