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當初林逸用超級真氣炸彈對付南天勇的時候,由於非常突然,於哲又離得比較遠,所以很多細節根本沒法看清楚,只能模糊感受到其中的驚人威力。。。

    乍看之下,這個感覺還真跟康照明剛纔使用丹火炸彈的時候,頗有點相像。

    “你確定?”南天門頓時眉毛一擰。

    “弟子確定!”於哲說得斬釘截鐵,康照明這個丹火炸彈確實跟他之前見識過的那一招非常相像,就算稍有出入,他這時候也必然會一口咬定,以防南天門接下來又逼着他去試探其他人,這種事情做多了,風險可是很大的!

    見於哲說得如此肯定,南天門不疑有他,眼神之中頓時怒火洶涌:“這麼說來,康照明這小子很有可能就是那個林二了?竟然敢愚弄本座,難道吃了雄心豹子膽,以爲本座不會殺人麼!”

    “弟子不敢說有十足把握,但從這一招丹火炸彈,還有這小子之前故意轉移咱們注意的奸詐手段來看,八成就是!”於哲同樣憋了一肚子火,他怎麼說也是沖天閣內門弟子,卻被康照明區區一個新人這麼戲耍,臉上實在是掛不住。

    轟!於哲話音未落,南天門身旁一塊巨石瞬間化爲粉末,引來沖天閣衆新人一陣好奇圍觀,一個個指指點點,議論紛紛。

    這一塊巨石,是南天門一怒之下打碎的,他此刻都恨不得當衆將康照明這小子給撕成碎片,但他畢竟不是莽撞無腦的蠢貨,這時候就算怒火再盛,也知道絕對不能當衆對康照明出手,故而只能拿邊上的巨石泄憤。

    被南天門和於哲兩人陰沉的眼神盯住,饒是光天化日之下這麼多人在場,康照明仍然不自覺一陣後脊背發涼,心底納悶不已。

    這兩人特麼什麼毛病啊。不去趕緊搞死林逸,跑這來凶神惡煞盯着老子幹什麼?

    衆目睽睽之下,康照明只得硬着頭皮走過來,主動問道:“大師兄,您有什麼事嗎?”

    南天門是沖天閣管事大師兄,理論上任何一個沖天閣的弟子,包括新人在內都得叫他大師兄,康照明這麼叫雖然有擡高自己的嫌疑,但道理上卻是沒錯。

    南天門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面無表情道:“林逸那邊本座已經看過了。這一次還真得多謝康執事的指教了,你放心,本座會放在心上的,日後必要回報。”

    康照明還以爲這倆人已經把林逸幹掉了,頓時大喜:“哪裡哪裡,替大師兄服務是師弟的本分,哪還要什麼回報啊,大師兄您真是太客氣了!”

    他還以爲南天門說的回報會是什麼大好事,這時候心裡還滿心歡喜地期待着。畢竟南天門怎麼說也是沖天閣管事大師兄,出手肯定不會是小手筆,殊不知,人家南天門說的回報跟他想的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放心。本座不會客氣的。”南天門冷冷一笑,帶着於哲扭頭而去。

    看着這倆人離去的背影,康照明心中歡喜之餘,不由有些莫名其妙。這倆人剛纔看自己的眼神,怎麼總感覺有些陰冷呢?

    “師伯,咱們接下來怎麼辦?”於哲路上忍不住發問道。

    他們現在雖然把嫌疑鎖定在了康照明身上。照道理來說目標很明確,接下來該做什麼也很明瞭了,如果換做其他人,他們早就二話不說出手將其抓起來了,然而現在這個卻是徐靈衝的小弟,就算是南天門,也不敢冒然對其下手。

    南天門突然停下腳步,冷着臉上上下下打量了於哲一番,直到把於哲都看毛了,這才道:“師侄,你到底是怎麼跟林二生出過節的?”

    對於於哲和林二之間的事情,南天門並不清楚,他只知道南天勇是爲了替他這個徒弟出頭,這才被林二殺死,卻從來沒仔細問過根源是什麼。

    “呃……”於哲支吾了片刻,模糊回答道:“回稟師伯,弟子最初是因爲在洪氏商會競爭購買一件東西,這才和這個林二結的仇。”

    星墨石這個字眼,不到萬不得已的地步,於哲是絕不會讓南天門知道的,畢竟南天門如今是築基大圓滿高手,即將衝擊金丹期,所以星墨石對他的誘惑甚至比起對於哲還要更大。

    一旦被南天門知道星墨石的存在,那麼就算能夠從林二身上奪回來,也沒有於哲的份了。這種爲他人做嫁衣的蠢事,於哲當然不會幹。

    “什麼東西?”南天門也不是易於之輩,於哲想要唬弄住他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瞬間就被察覺到了關鍵。

    於哲頓時心中一緊,但還是強作鎮定道:“一件輔助修煉用的普通寶物,價值也不是很高,就是不怎麼常見。”

    “普通寶物?”南天門皺了皺眉,隨即面帶狐疑道:“真的只是一件普通寶物?那如果康照明就是這個林二的話,他身爲徐靈衝小弟,而且隱藏了這麼強的實力,會跟你競爭區區一件普通寶物?”

    “呃……”於哲這下說不出話了,剛纔情急之下隨口編了一個謊言,卻是忘了面前這位同樣是精明至極的主,一下子就被抓到了漏洞。

    見於哲支支吾吾說不出話,南天門臉色頓時變得更加陰冷起來,沉聲道:“本座剛纔仔細想了想,這個康照明,是徐靈衝讓我們過來找他幫忙的,而他又是徐靈衝的小弟,他如果就是林二的話,本座懷疑這背後也許有徐靈衝的吩咐!”

    南天門頓了頓,看了神色有些慌張的於哲一眼,語氣變得前所未有的嚴厲:“如今徐靈衝對本座管事大師兄的位置虎視眈眈,本座絕不會放過任何一點可能的隱患,如果必要的話,就算是對師侄你,本座也不介意用一些陰毒手段。師侄你之前應該聽你師父說過,本座擅長小無相功,那些歪門邪道的武技也融合一些,所以會一門搜魂術,可以直接讀取其他人的神識記憶吧?”

    於哲聞言,背後瞬間嚇出一身冷汗,如果不是此刻被南天門強大氣勢給罩住,這時候只怕都要被嚇得轉身就跑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