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大師伯面前,弟子怎敢有半句虛言,不過這東西跟星墨石一樣,都只在非常古老的古籍中出現過,一般人就算遇到也認不出來。”於哲信誓旦旦,意思顯而易見,這東西其他人都認不出來,但惟獨本大爺可以!

    南天霸終於心動,沉吟片刻道:“那好,你暫且先跟着老二,本座若是有空也會親自給你指點,日後替本座好好做事,若有半點異心,你知道什麼下場。”

    “弟子遵命!”於哲頓時大喜,他現在偷藏了南天勇的鉅額遺產,如果再能得到南天門的小無相神技,和南天霸的親自指點,就算沒有星墨石,日後一飛沖天也是指日可待!

    平淡之中,一個月時間轉眼即逝,新人挑戰賽第十六輪,正式開戰。

    “靠的,這個女人到底在想什麼,難道真想跟我作對?”孟覺光遠遠看着慕容真妖嬈的身姿,恨得咬牙切齒。

    這一個月時間,慕容真有條不紊,一路慢慢從末位洞府往上挑戰,意圖不言而喻。

    林逸能夠看出來的事情,他也能夠看得出來,但問題就在於明知慕容真在打什麼算盤卻只能憋着,這種感覺實在讓人鬱悶。

    如果慕容真一上來就直接倒向林逸,對於孟覺光來說雖然形勢更加惡劣,但反倒不會這麼難受。

    不過,好在這個懸念在今天這一輪挑戰賽就能解開了,如今新人挑戰賽已經過去十幾輪,開始進入收尾階段,洞府名次已經逐漸確定下來,不會再有太多的變數。

    第一林逸,第二喬宏才,第三蕭然,第四孟同。第五慕容真,這就是如今青雲閣新人洞府名次分佈前五強。

    而至於另一個強人李政明,在這十幾輪比賽之中,卻是一直沒有暴露築基初期的實力,原本洞府名次高居第二的他,非常明智地選擇了一個迂迴策略,趁着一次其他新人挑戰他的機會主動認輸,不僅將自己壓到了低名次洞府獲得挑戰空間,甚至還因此成功繞過來勢洶洶的慕容真,一舉兩得。

    按照如今的排名。今天這一輪新人挑戰賽,是最能看出慕容真這個女人真實意圖的一輪,原因很簡單,她頭上就是孟同。

    之前這些輪,慕容真挑戰的這些新人,雖然名義上也都是孟覺光手下,但畢竟不是嫡系核心,而孟同不一樣,這傢伙是孟覺光全力培養的嫡系。是孟覺光的底線所在。

    慕容真挑戰其他新人無所謂,但今天如果指名挑戰孟同,那就等同於正式跟孟覺光宣戰,從此在孟覺光眼裡。她慕容真就是跟林逸一樣的死對頭,再沒有轉圜餘地。

    不過,如果今天慕容真跳過孟同,而去挑戰更上一位蕭然的話。那就是向孟覺光示好,在孟覺光眼裡就是可以爭取利用的自己人。

    是敵是友,全看慕容真今天怎麼選擇。

    臨戰之前。孟同一臉緊張地向孟覺光問計道:“九表哥,今天如果慕容美女挑戰我的話,我該怎麼辦?”

    雖然子午碎心丹早就到位,但在孟覺光刻意安排下,孟同到現在都還沒服用,至今仍只是築基初期,而對方慕容真卻是築基初期巔峰,根本沒得打。

    “什麼怎麼辦,她如果敢挑戰你,那就說明是我們的敵人,玩命跟她打!”孟覺光冷哼一聲,隨即看着孟同一臉狐疑道:“我聽說這騷女人最近經常主動找人去她的木屋喝茶,你小子不會也有份吧?”

    “啊?沒有!絕對沒有!”孟同連忙矢口否認。

    這一個月時間,慕容真不僅成功讓孟覺光和林逸兩個舉棋不定,而且由於其地位逐漸穩固,底下那些青雲閣新人,已經有人開始當起了牆頭草,最明顯的表現,就是接受慕容真的邀請,去她的小木屋參加所謂的木舍茶會。

    當然,名義上是非常純潔的茶會,說白了就是去看慕容真這騷女人跳豔舞,就算嘗不到什麼實質性的甜頭,但是能夠看到這麼一位賞心悅目的妖嬈美女,穿着很簡單的衣服擺出各種撩人姿勢,還是讓人大咽口水的。

    而且,去參加慕容真的茶會,福利也並非僅僅是隻能夠大飽眼福,對於這些青雲閣底層新人來說,其實是有着實質性好處的。

    事實證明,之前應邀去參加了木舍茶會的新人,慕容真在這一個月的新人挑戰賽中都特意繞過去了,否則的話,僅僅一個月時間她也不可能一路從小木屋這個所謂的山下十六號洞府,一路打到如今的山下五號洞府。

    中間跳過去的那兩個新人,其實就是賺到了,既能在木舍茶會大飽眼福,又能在新人挑戰賽這種關鍵環節少丟一點挑戰積分,何樂而不爲?

    不過,這事對於他們來說也不是沒有壞處,至少當孟覺光看到慕容真特意放過他們兩個的時候,這兩人就已經被放進黑名單,就算他們明面上沒有叛變,但是等到時候,孟覺光絕對會秋後算賬!

    這也是爲什麼慕容真如此誘惑,一個月下來也只能誘惑到兩個新人的緣故,其他人雖然也是垂涎三尺,但在孟覺光淫威之下,有這賊心的人多,但是有這賊膽的倒是真心不多。

    “真的沒有?”孟覺光瞥眼看着孟同,這傢伙是他最看重的嫡系小弟,其他新人做牆頭草他頂多也就是惱火,但如果連孟同這邊都出問題的話,那他這個管事大師兄可就成光桿司令了。

    孟覺光並不懷疑孟同的忠心,但是對於這傢伙的智商,實在不敢恭維,慕容真隨便挑逗幾下,搞不好就要出問題,不得不防啊。

    “真沒有!我發毒誓還不行嘛,九表哥你可不能聽信別人讒言啊!”孟同連忙賭誓。

    不過他說這話還是有點心虛的,當初聽了慕容真的木舍茶會之後,他心思可是着實活動了一番,如果不是怕被其他新人看到傳到孟覺光的耳朵裡,估計早就偷偷摸摸上門赴會去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