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嘿嘿,這下有意思了,我還從來沒見過老大身上有這麼濃的戰意呢。”喬宏才一臉興奮道。

    蕭然也是贊同地點頭,他在世俗界見過林逸出手,但來到天階島之後就沉寂了,就算有,那也只是小打小鬧,還從未見過林逸認真起來。

    殊不知林逸來這天階島之後雖然刻意保持低調,但也不是一直沉寂,不僅將於哲打得半死,甚至還將南天勇這個築基後期巔峰高手炸得奄奄一息呢,只不過沒人知道他就是林二罷了。

    旁邊苦逼師兄卻是有點擔憂:“這慕容真可是築基初期巔峰啊,林師弟說不定會有危險,唉,小心爲上啊!”

    看着林逸從容走上擂臺,慕容真忽而輕笑一聲道:“林家哥哥,本美女早就想跟你打一場了,今天終於有這個機會,待會可要手下留情哦。”

    林逸點點頭:“放心,我會的。”

    我靠!臺下衆人忍不住齊齊爆了一句粗口,人家慕容美女可是堂堂築基初期巔峰高手,說這話純粹就是客氣一下而已,你特麼區區一個築基初期,裝什麼大尾巴狼啊!

    果然是裝逼頭子,什麼場合都不忘裝逼本色!

    不僅是臺下衆人紛紛鄙視,就連慕容真聽了也都一陣詫異,這神態這語氣,未免也太狂妄了點吧?

    愣了片刻,慕容真纔回過神來道:“那就好,林家哥哥可要說話算話哦!”

    話音落下,慕容真身形瞬間化爲虛無,下一刻再出現的時候,已經是在林逸身前不到三寸的距離,指尖帶着刺目的白光直指林逸咽喉,幻影指!

    上次對陣蕭然的時候,慕容真至少還周旋了一番,但這次一上來就是殺招。可見林逸在其眼中的地位。

    說實在的,就算沒有跟孟覺光做交易,慕容真本身也很想好好教訓林逸一頓,面對自己主動色誘示好,這傢伙竟然毫不領情,如此不長眼的傢伙怎麼能夠輕易放過?

    女人,可是一種非常記仇的生物。

    “這麼兇?女人果然不好惹!”林逸故作驚慌地撇了撇嘴,不過腳下卻是不慌不忙,踩着蝴蝶微步於千鈞一髮之際,險之又險地避過了慕容真這次突襲。

    “林家哥哥果然不簡單呢!”一擊落空。慕容真雖然早有預料,但多少還是有些失望。

    不過這也證實了她的推測,林逸的實力果然遠在蕭然和喬宏才之上,否則如果換做蕭然的話,這一擊就算能夠躲開,也絕對不可能這麼輕鬆從容。

    慕容真看得很清楚,林逸剛纔的應對看起來很險,但其實完全都在他掌握之中,面對自己幻影指能夠從容做到這地步。這個男人的實力何止是築基初期這麼簡單,簡直深不可測啊!

    林逸微微一笑,到現在爲止他還沒有動用真正實力,慕容真這個女人實力雖然不錯。在築基初期巔峰高手這個階層應該都不算弱者,但跟他相比卻還是差不少。

    就算不用真氣炸彈這種作弊招數,林逸僅靠着本身實力也能跟於哲這等築基中期高手打得難解難分,甚至還把對方打得半死。而慕容真比起於哲,明顯還是要差上一截的。

    哼!慕容真見狀不由冷哼一聲,心中暗惱的同時。原本那一點輕視也徹底被收了起來。

    眼下這種場面,分明是林逸這個築基初期,在小看她這個築基初期巔峰高手啊!

    “林家哥哥,你知道人家這一招爲什麼叫幻影指嗎?”慕容真突然嬌聲笑道。

    “幻影指?”林逸挑了挑眉毛,她這一招快倒是挺快,而且那一道刺眼白光也確實迷惑人的效果,但是跟幻影兩個字,似乎還沾不上邊。

    然而就在林逸和臺下衆人都在等待解釋的時候,慕容真突然動了,招式乍看之下跟剛纔一模一樣,然而這只是在擂臺下旁觀者看來,此刻站在林逸的角度,卻完全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感受。

    剛纔的幻影指,只不過是白光一閃,而如今林逸眼中,卻是數十道白光,同時從四面八方各個方向齊射而來,毫無閃避死角。

    視覺欺騙?林逸第一瞬間就已經反應過來,利用視覺欺騙製造所謂的幻影效果,從而讓人無從防禦麼?

    只是這未免有點兒戲了吧?這種招式在低層次的時候,確實相當高明而且防不勝防,但要知道築基期以上的修煉者,就算閉上眼睛不用視覺,單靠他們超人的感知也足可應付戰鬥。

    林逸的感知之敏銳毋庸置疑,然而當他閉上眼睛的時候,卻突然發現事情不對勁了,因爲當他閉上眼睛之後,那數十道白光竟然還在他的腦海之中!

    “以爲本美女的幻影指只是欺騙眼睛而已麼,林家哥哥你也太幼稚了吧!”慕容真見狀得意冷笑不已,如果只是這麼低等的武技,那又怎麼可能成爲她的招牌殺手鐗?

    幻影指,欺騙的可不是視覺這麼簡單,它所欺騙的,乃是神識!

    到達築基期這個層次,單憑視覺聽覺這些基礎感官已經很難駕馭戰鬥,修煉者最爲依賴的,正是神識感知。

    而慕容真所修煉的幻影指,最爲核心的要義就是欺騙神識,對於絕大數修煉者來說,一旦連神識都無法區分真假,那就已經抓瞎了。

    速度極快卻又真假難辨,幻影指又是典型將全部真氣凝聚於一點製造爆發傷害的強力武技,慕容真所選擇的部位往往又都是咽喉這樣的致命要害。

    這幾點單獨分開都不算太棘手,但如果綜合到一起,哪怕是對於一個同級的築基初期巔峰高手來說,那都是壓力山大了。

    “有意思,這女人終於肯動真格了麼,林逸這下只能等死了!”臺下孟覺光看得眼睛一亮。

    在其他人看來,慕容真這一招跟剛纔第一下試探似乎也沒什麼區別,真正被矇騙神識的只有臺上林逸一個人,但孟覺光卻是聽人說過幻影指這門武技。

    旁人看起來尋常無奇,但這一招真要動真格的話,那是非常可怕的,尤其在以強凌弱的時候,這一招尤其好使!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