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樂意之至。”康照明連忙殷勤道。

    雖然背後有徐靈衝這樣的大粗腿,但他日後是想進丹堂的,而這位靈花管事怎麼也算是丹堂一位中層,而且據說背景深厚,如果能夠跟他提前搞好關係,那是求之不得的好事。

    他今天特意去把這位請過來,除了跟孟覺光商量好對付林逸之外,另外一個目的就是想獻獻殷勤,如今首要目的已經破產,剩下這個更要好好把握,免得顆粒無收。

    不料,康照明剛諂媚着想要表現一把,靈花管事就已經努嘴指了指林逸拿出來的那四個培養槽:“那就麻煩康師弟幫我搬回靈藥圃去吧,記住一個人來哦,我還有點急事,就先走一步了。”

    說罷,靈花管事便扭着腰肢揚長而去,扔下康照明一個人盯着四個偌大的培養槽,愣神發呆,反應過來之後頓時欲哭無淚,只得求助地看向跟他一起來的鐘品亮。

    “靈花管事說了,只有你一個人能去,兄弟我也愛莫能助啊。”鍾品亮聳了聳肩膀,暗自幸災樂禍。

    林逸幾人見狀紛紛失笑,這靈花管事雖是個娘炮,不過倒也算是一個妙人,爲了以示清白跟康照明撇開關係,就拿這種事情噁心康照明,也真虧他想得出來。

    培養槽雖然不重,但是架不住體積大,而且不能磕磕碰碰傷到裡面的靈藥幼苗,真要讓人一下子拿四個,一路拿到二十里之外靈藥圃,就算是康照明這種築基初期高手,也是挺狼狽的。

    活該!這種賤人就該被這麼對付!

    靈花管事走了,康照明則是一身狼狽地扛着四個培養槽踉蹌而去,而孟覺光這個主角,則是愣生生碰了一鼻子灰,甚至還要忐忑不安地等待被人秋後算賬。

    一場好戲。就這麼被林逸輕描淡寫地化解掉了,着實是讓看熱鬧的衆人深刻體會了一把,什麼叫做頭號新人。

    這事還不算完,在苦逼師兄幫助下,林逸一紙訴狀分成三份,同時送到了三個地方的高層手裡,迎新閣,執法堂,還有青雲閣。

    這一下,終於輪到孟覺光坐立不安了。誣陷手下新人並且冒然動手,這罪名可真不是鬧着玩的!

    如果林逸這訴狀只是送到胡云風手裡,那倒關係不大,因爲胡云風是他的自己人,肯定會出手保他,可是執法堂和青雲閣的高層,那以他孟覺光的層次可就勾搭不上了。

    再加上靈花管事那邊也站出來替林逸作證,真要公事公辦的話,孟覺光這一次。就算不死也要被揭掉一層皮。

    三日之後,迎新閣全體新人在後山殿集合,新人考覈第五環節,就要在此展開。

    閣主胡云風正式宣佈開始之前。衆新人三三兩兩,各自聚在一起閒談。

    “林師弟,我讓盧師兄找人幫忙打聽了一下,這次狀告孟覺光的事情。只怕要黃了,唉……”苦逼師兄對着林逸幾人愁眉不展道。

    他雖然是千載難逢的老實人,但被孟覺光壓迫得太久。要說對孟覺光的怨氣,絕對是幾人之中最深的一個。

    這次好不容易終於能夠抓住對方的把柄,苦逼師兄可是真心希望讓孟覺光好好喝一壺,甚至於直接一腳將他踩在腳底的,然而這兩天上面傳來的消息,卻是讓他心中一沉。

    三紙訴狀,胡云風這邊本來就不抱希望,不過是走個形式而已,但是執法堂和青雲閣這兩處地方,如今卻也同樣擺出留中不發的**架勢,讓人大跌眼鏡。

    “其實也沒什麼好失望的,這點事早在預料之中。”林逸無所謂地搖了搖頭。

    跟苦逼師兄不一樣,他本來就沒指望孟覺光真的會被上面嚴懲,畢竟他背後有徐靈衝罩着,看在徐元正這位沖天閣三長老的面子上,只要不是大事,多少會給點面子。

    沒辦法,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這就是天階島的江湖。

    所以這一次讓苦逼師兄發出三份訴狀,林逸真正的目的,不過是敲山震虎,給孟覺光和他手下這些人長個記性,讓他們不敢再這麼肆無忌憚罷了。

    畢竟,人情總有不頂用的時候,徐靈衝能夠保他這一次,難道還會保他兩次三次?

    不說到時候人家會不會賣他這個面子,孟覺光真要蠢到這地步,這位徐大少估計早就一腳把他這個廢物踹開了,還救個屁。

    “老大你看,孟覺光現在看你這眼神,都已經綠油油的了,簡直恨不得把你生吞活剝啊!”喬宏才嘿嘿笑道。

    林逸哈哈一笑:“讓他氣去唄,不過這人不是蠢貨,吃一塹長一智,被我打擊了這麼一回之後,估計不敢再這麼明目張膽來找茬了,頂多像以前那樣下陰手。”

    “下陰手?孟覺光在咱老大面前活脫脫就是一悲劇,啥時候佔到過便宜啊?手來了手斷,腳來了腳斷,腦殼來了砸他一個稀巴爛!”喬宏才撇嘴嗤笑道。

    苦逼師兄和蕭然聽得失笑不已,話糙理不糙,喬宏才這幾句俏皮話,放在孟覺光身上還真就是這麼一回事,果然是悲劇。

    “不過,接下來這個考覈環節在後山外圍,跟上次新人試煉一樣,三位師弟還是要謹慎小心爲妙,否則容易被人抓到可趁之機。”苦逼師兄忍不住提醒道。

    “來找麻煩更好,上次的仇還沒報呢,這次非得好好找回場子不可!”喬宏才捏着拳頭冷哼道。

    上次新人試煉,幾人之中他是最慘的一個,如果不是最後時刻林逸及時出現,他跟蕭然能不能活下來都是未知數。

    蕭然至少還有迷蹤步可以掙扎一下保命,但他喬宏才,肯定是必死無疑了。

    而現在,新人試煉換成了新人考覈,地點同樣是在後山外圍,不過敵我實力強弱卻已經完全顛倒過來。

    他和蕭然兩個築基初期,再加上深不可測的林逸本人,就算其他所有青雲閣新人加在一起都未必是他們對手,出來混遲早要還的,報仇的時候總算到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