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如此這個鏡像木偶的能力也就呼之欲出了,因爲背後那頭不知名強大靈獸的緣故,這個鏡像木偶應該能夠迅速模仿出任何招式,不過有一個前提,那就是自己必須在其面前當面使用過,之前的狂火拳現在的蝴蝶微步,都是如此。

    這也證明面前這個撐死也就是一個模仿木偶,而絕非什麼所謂的鏡像,否則真要是複製出來的鏡像,最強力的狂火八卦掌早就已經拿出來對付林逸自己了。

    砰!砰!砰!

    一陣密集沉悶的拳腳碰撞聲之後,伴隨着鏡像木偶的一記狂火拳二十三式,兩道身形一觸即分。

    “不錯不錯,能夠跟鏡像打成這種不相上下的程度,你算是頭一個,因爲我特意把鏡像強度比本體調高了一個層級的緣故,很多人都是一邊倒地被碾壓呢,真是越來越有看頭了。”鬼魅聲音稱讚道。

    由於鏡像木偶跟本尊用的都是同樣的武技和能力,彼此之間就沒有任何優劣之分,當對方強度提升一個層級之後,哪怕只有一點點,最終也會導致單方面碾壓的局面。

    這種同性剋制,甚至比起火克木這樣的天生剋制還要更加難纏無解,因爲你能做的事情,對方同樣能做,甚至還要做得更好。

    哪怕對方不是真正的鏡像,只是一個捏造出來的模仿木偶,然而每使用一門武技,對方立馬就能模仿出來,而且還要更強。

    這個模仿木偶在打鬥過程之中還會不斷成長變強,當本體用出全力之後,它就會成爲徹底凌駕於本體之上的存在,無懈可擊。

    林逸早早就看穿了這一點,所以纔沒有貿然用出狂火八卦掌這樣的壓箱底招數,一旦被鏡像木偶掌握最強底牌,那自己可就徹底落入下風了。

    鬼魅聲音看出了林逸的打算。桀桀怪笑道:“不準備使用更強的招數麼?這個想法都是不錯,來這裡的十個人之中,大概有三個能夠想到這一點,所以必須誇獎你一下,不過,就算是這些人,最終成功的也是寥寥無幾哦。”

    林逸微微一怔,未等他細想,鬼魅聲音卻是繼續道:“千年樹晶在我眼裡雖然不是什麼重要東西,但畢竟是難得的籌碼。如果就這麼輕易送出去,以後可就沒人陪我消磨寂寞了呢,那麼,你已經有這個覺悟了嗎,從我手裡獲得千年樹晶的覺悟!”

    “覺悟?”林逸挑了挑眉毛,隨即冷笑道:“真是一個喜歡故作高深的傢伙,你想說的覺悟,無非就是我有沒有信心正面打敗你吧?”

    “吼吼,連這一層都已經想到了嗎。你的領悟能力真是讓人吃驚!老實說,我已經開始越來越欣賞你了呢,希望接下來的表現,不會讓我失望。”鬼魅聲音怪笑道。

    話音落下。鏡像木偶突然施展蝴蝶微步,爆發出前所未有的速度直撲林逸而來。

    林逸面無表情的握緊了拳頭,在想通鏡像木偶能力的那一刻,他就已經意識到。今天這一場戰鬥,必將是前所未有的苦戰!

    這個鏡像木偶各方面都要比本體更勝一籌,贏它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尤其如果一身底牌全部用出來的話,那麼根本不會有任何獲勝的機會。

    鏡像木偶的模仿能力,註定了它在不斷進化,當本體用盡全力,而它也全面掌握本體的能力之後,面對一個全方面凌駕於自己之上的另外一個自己,沒有人會是它的對手。

    與之相反,如果刻意隱去某些壓箱底的極限能力不用,讓這個鏡像木偶從始至終都只是一個半成品的話,那麼,也許還會有一線生機。

    在林逸眼中,如果對方跟他一樣能夠使用狂火八卦掌,那麼因爲這是他極限實力的緣故,他無法掌握得爐火純青,自然也沒有把握用此來贏這個強出一截的鏡像木偶。

    但是,如果不使用狂火八卦掌,而是再平常不過的拳腳手段,林逸因爲能夠完全掌握的緣故,同這鏡像木偶反而倒是有着一戰之力。

    這還僅僅是林逸的猜想,也是他在這短短片刻工夫,能夠想出來的唯一應對策略。

    然而這個策略只是提供了一點可能性,在絕無死角的密室中找出了一絲縫隙,但如果想要逃生,卻還需要將這道縫隙砸碎的力量,這便是鬼魅聲音所說的覺悟!

    林逸和鏡像木偶,雙方如閃電般來回穿梭對撞,除了一開始使用過的狂火拳二十三式和蝴蝶微步之外,剩下就全是最基礎的拳腳功夫。

    從小到大的不斷磨礪,林逸對於自己所擅長拳腳功夫的火候把握,早已經登峰造極,而且因爲完全在他能力範圍之內的緣故,他可以將自己對拳腳的理解領悟,毫無顧忌地展現出來。

    反觀鏡像木偶,雖然同樣在模仿林逸的拳腳戰鬥風格,但因爲是臨時模仿,就算它一拳一腳的威力可以超出林逸這個本體一截,卻完全無法做到像林逸這般爐火垂青。

    這正是鏡像木偶唯一的破綻所在。

    這場拳腳大戰,持續了整整一個時辰,最後以林逸生生用拳腳打碎鏡像木偶告終,而他付出的代價,則是一條左腿,一條右臂,三根肋骨,還有周身上下數不勝數的多處骨裂。

    這是一場徹頭徹尾的慘勝,但對於林逸而言,卻又是一場不折不扣的大勝。

    這種跟自己交手的機會,在任何人的修煉生涯之中都是可遇不可求,不僅能夠在酣暢淋漓的戰鬥中磨礪身手,更關鍵是能夠藉機更加深刻地認清自己。

    只有敵人,纔是最瞭解自己的生物,而當自己成爲自己的敵人,這種認知必然來得更加直觀深刻,這是前所未有的視角,自然也會有前所未有的收穫。

    正如此刻的林逸,這一場鏡像戰鬥之後脫胎換骨的變化,就算是他自己這個當局者,都已經能夠清晰地感受到發生在自己身上的蛻變。

    林逸自覺現在的自己較之之前至少強大了三成以上,之前跟築基中期的於哲對陣,他用盡心機手段才笑到最後,但如果換成現在的他,完勝對手不在話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