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難怪當初連超級真氣炸彈都拿它沒辦法,對方如果是如此恐怖的靈獸,能夠無視那種程度的超級真氣炸彈,倒是在情理之中。

    “不錯,你腳下所見,俱是它的本體!”鬼東西感嘆道:“單就天賦而言,這傢伙算得上是得天獨厚天賦異稟,就算放眼整個靈獸界,能夠凌駕於它之上的存在都是屈指可數,不過,它這個本體註定了它強大的同時,卻也限制了它的行動,否則以這傢伙的實力,足可在後山核心處佔得一席之地。”

    按照鬼東西的評價,後山核心處的那幾頭強大靈獸,乃是一個眼神就能殺死自己的存在,一想到自己竟然跟這樣的存在間接交手,林逸忍不住就一陣毛骨悚然。

    一開始的鏡像木偶也就罷了,但是後面出現的這個無臉木偶,可是附加了部分元神的存在,說是對方的半個分身也不爲過,如果不是鬼東西及時出手,林逸這時候早已經是屍體一具了。

    “那……這傢伙跟前輩您相比怎麼樣?”林逸忍不住好奇問道。

    “跟我比?它還差得遠呢,不過到了它這個層次,單靠我的威壓已經是無法將它徹底鎮服了,而且我現在畢竟只是元神,真要打起來未必能夠護住你小子,一旦被它察覺到這一點就大事不妙了,所以此地不宜久留,還是早走爲妙。”鬼東西嚴肅道。

    “明白了。”林逸當即也不囉嗦,調整狀態準備走人。

    正如鬼東西所說,他如今雖然看起來已經逃出生天,但現實卻是,他依然站在對方本體之上,如果對方反應過來,隨時都能置他於死地。

    好在剛纔鬼東西直接用神識將對方的無臉木偶給震成了粉末,這一手足可震懾一時。對方短時間內不敢輕舉妄動,但是這個時間,未必會有多久。

    林逸小心觀察了一番半月湖中那團巨大黑影,雖然已經大概知道,之前攻擊自己的那一道腥紅觸手應該是腳底這個半月湖怪物的藤編,但是他也不能不顧忌那一團巨大黑影的存在。

    腳底下這個半月湖怪物就已經夠恐怖了,而那個不知名的巨大黑影,如果那傢伙不是半月湖怪物身體的一部分,而是另外一頭**靈獸的話,能夠與半月湖靈獸毗鄰共生。其實力也絕對弱不到哪裡去。

    如果被這兩者同時攻擊,就算有鬼東西護體,林逸全身而退的機會也是微乎其微,所以必須謀定後動。

    然而,就在林逸觀察的同時,半月湖對面突然一道黑影出現,看其樣子似乎有些按捺不住,趁着湖底巨大黑影遠離到另一端的機會,迅速朝林逸所在的巨型杉樹掠來。

    上官嵐兒?林逸頓時大吃一驚。下意識就以爲是上官嵐兒,畢竟他在樹洞內待的時間也不算短,算起來已經足有一個半時辰,上官嵐兒以爲出現什麼意外而冒然行動。這不是沒有可能的事情。

    不過,此刻湖底那個巨大黑影雖然已經游到最遠處的另一端,但是如果以爲這就是過湖的絕佳機會,簡直就是自尋死路。

    按照林逸之前的觀察。這個巨大黑影的活動規律,在遊動到半月湖最遠的那一端之後,十次之中有六次會迅速折返回來。而且它遊動的速度,快到恐怖!

    這種時候看起來是機會,其實卻是致命的陷阱,真要冒然行動而中招的話,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根本不堪設想。

    果不其然,這人才橫躍到一半,湖底巨大黑影就已經摺返回來,猛然上浮!

    “危險!”一道少女聲音隨之在半月湖畔響起,這是上官嵐兒的聲音。

    這人不是上官嵐兒?林逸一驚,隨即便發現空中這道人影有點眼熟,而且,這還是一個女人。

    在上官嵐兒出聲提示的同時,這個女人也終於察覺到了下方的危機,而林逸,也終於第一次目睹了這頭湖底靈獸的真容。

    一條渾身長滿荊棘利齒的巨型章魚,與其說是醜陋,倒不如說是醜陋到恐怖,僅僅因爲看了一眼其長相,就能夠讓林逸這樣的修煉者都不由心驚肉跳的存在,這還是第一次遇見。

    “巨醜章魚?這傢伙倒是養了一條不錯的看門狗!”鬼東西在林逸腦海中嘖嘖稱歎道。

    在他驚歎的同時,林逸面前這個冒然行動的眼熟女人,已經落入了巨大的危機陷阱之中,橫空出擊的巨醜章魚,且不說龐大無比的體型,單是速度也至少在其十倍以上,彼此之間完全無法相提並論。

    然而,因爲上官嵐兒的事先提醒,人影已經提前有所準備,這個時間微乎其微,但已足可成爲最後一絲救命稻草。

    人影在半空之中身形陡然一閃,而後化作數道殘影,直接折向半月湖畔的上官嵐兒!

    “幻影指?該死的女人!”林逸直到此刻才終於確認這個女人的身份,赫然竟是近段時間和孟覺光如膠似漆的,慕容真。

    幻影指,不僅是一門用來攻擊殺人的武技,更是一門變相的身法武技,其幻影特性用來欺騙敵人神識的同時,還可以保證在一瞬之間出現在目標身邊,雖然有效距離很短,但是這一瞬的速度,無與倫比。

    而慕容真,正是利用了這一點,才搶在落入巨醜章魚血盆大口的最後時刻,於千鈞一髮之際,成功死裡逃生。

    如果沒有上官嵐兒的提醒,如果沒有瞬間鎖定上官嵐兒作爲目標,慕容真沒有任何逃生的可能。

    但是現在,她不僅成功撿回了一條小命,而且成功將對方捲入了危機之中,這一點,在她看清楚上官嵐兒的面貌之後,着實讓她喜出望外。

    從沖天閣備受矚目的修煉二代,到毫無前途希望的青雲閣新人,上官嵐兒雖然不是將慕容真打落塵埃的罪魁禍首,但有一點毫無疑問,事情因她而起。

    同樣都是女人,除了家世背景之外,論身材論樣貌論資質,無論哪一點慕容真都自認遠在上官嵐兒之上,然而卻僅僅因爲說了對方一句話,就落到今天這步狼狽田地,若說慕容真心中對誰怨氣最深,非上官嵐兒莫屬!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