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按照正常人的邏輯,林逸帶着一頭鬼眼金雕幼崽在後山行動,不僅會被大大拖累速度,容易被其他人和靈獸盯上,而且很有可能被天上的鬼眼金雕發現,後果不堪設想。

    只是讓蕭然和喬宏才兩人倍感無奈的是,後山外圍茫茫如海,關鍵他們事先也沒來得及跟林逸做好約定,以他們二人之力想要找到林逸,簡直就如大海撈針,談何容易。

    不過好在他二人也沒有傻到一心只找林逸,除了收集路上遇到的天材地寶之外,蕭然還要留意遭遇的各種靈獸,喬宏才的靈寵雖然有着落了,但他的靈寵符篆可還捏在手裡呢。

    有喬宏才的鬼眼金雕幼崽明珠在前,蕭然的眼光自然也不可能低到哪裡去,不僅要有實力,而且還要有潛力,故而尋常靈獸已經很難入他的法眼。

    後山靈獸雖然多如牛毛,但要同時符合這兩個條件,而且還要在低級靈寵符篆作用範圍內的,其實並不好找。

    除非蕭然也跟喬宏才一樣,專門盯着某些強大靈獸的幼崽下手,那樣倒是能夠滿足這些要求,只不過這其中的風險,以他蕭然眼下這點實力,根本承受不起。所幸蕭然一向心態平和,不會太過急功近利,就算暫時沒有找到合適中意的,也依然是不急不躁,命裡有時終須有,命裡無時莫強求。

    蕭然和喬宏才兩人就這麼在後山外圍遊蕩。然而出人意料的是,他們沒有遇到林逸,卻反而率先撞上了死對頭,孟同一夥。

    此時此刻。以孟同爲首的一夥新人正在高度戒備,尤其是孟同,這時候更是緊張得冷汗淋漓,大氣都不敢多喘一口。

    原因無他,孟同正在嘗試收服一頭靈獸。這是他強迫一夥人耗費了整整十天時間,才終於替他找到的絕佳目標。

    黑背棍猿,靈獸之中極少數天生就會使用兵器的異類,成年體實力可達築基初期以上,而眼下被孟同盯上的這一頭,屬於剛剛脫離父母庇護的準成年體。實力爲天階後期巔峰。

    對於孟同來說,這頭黑背棍猿簡直就是天上掉下的餡餅,只怕天底下都找不到比這更適合他的靈寵了,眼下問題就只有一個,他手上的低級靈寵符篆到底能否收服這頭黑背棍猿!李政明站在旁邊樹冠之上冷眼旁觀。在孟同帶領之下,這頭黑背棍猿已經被他們一夥人團團圍住,根本無處可逃,而且被打得多處重傷,絲毫不復一開始的兇戾銳氣。

    單憑一張低級靈寵符篆,想要收服天階後期巔峰的靈獸,成功可能性雖然不高,但如果這頭黑背棍猿已經失去反抗意志的話。還是極有可能被孟同得手的。

    孟同已經開始着手收服,正常不出意外的話,一炷香工夫之內。就會出結果。

    將這一切看在眼裡,李政明不由暗暗心急,黑背棍猿的實力毋庸置疑,如果給它配備一件上好棍類兵器的話,在尋常靈獸這個層次,打遍同級無敵手幾乎不在話下。

    孟同這一次如果能夠收服成功。單是靠着這頭天階後期巔峰的黑背棍猿,就足可鎖定本次靈寵考覈環節的第一名。毫無懸念。

    李政明當然不想讓他這麼輕易得逞,然而眼下人多眼雜。他如果想方設法暗中破壞的話,很容易露出破綻,身爲林逸安插在孟覺光麾下的關鍵臥底,如果只是爲了這點小事而提前曝光,實在有些得不償失。

    可若繼續這麼下去,一旦被孟同收服成功,到時候靈寵對戰的時候,只怕就連林逸都未必有辦法對付他,畢竟上場對戰的是靈寵,林逸實力再強也沒用。

    就在李政明兩難之時,蕭然和喬宏才兩人,剛好從旁邊不遠處經過。

    事實上,按照本來的行進路線,他二人並不會遭遇孟同一夥,正常情況下只會擦肩而過,不過現在樹冠頂上站了一個李政明,情形可就大不一樣了。

    居高臨下,一個隨處可見的樹果突然砸向兩人,着實將蕭然和喬宏才嚇了一跳,注意力立馬就被吸引了過來。

    而李政明這個始作俑者,則是假裝沒有發現二人,繼續若無其事地站在樹冠之上,執行孟同強加給他的望風任務。

    蕭然和喬宏才兩個,怎麼說也是築基初期高手,尋常情況下未必能夠發現孟同一夥,但如今有了李政明的提示,發現孟同這些人不過是一瞬間的事情。

    “真是冤家路窄,孟大新人,這麼巧在收服靈寵啊,要不要我給你幫幫忙?”喬宏才嘿嘿冷笑,擼着袖子就衝了過來。

    對面是孟同爲首的整整十來個人,但他毫無顧忌地發起了衝鋒,絲毫沒把對方放在眼裡。

    蕭然緊隨其後,不過卻是若有深意地看了李政明一眼,剛纔這個樹果出自誰人之手,喬宏才未必能夠判斷得出來,但卻瞞不過蕭然的眼睛。

    刻意用樹果把自己兩人引誘過來,這李政明到底是何居心?

    蕭然不由納悶不已,如果慕容真這個女人在場,他這麼做倒還可以理解成是引蛇入甕,畢竟以慕容真加上孟同一夥的實力,對付自己和喬宏才綽綽有餘,但現在根本見不到慕容真的影子,這麼把自己二人引過來,豈不是在給孟同壞事?

    蕭然猶疑之時,喬宏才已經縱身衝到了孟同一夥人跟前,孟同頓時大急,連忙朝衆青雲閣新人喊道:“快給我攔住他,事後必有重賞!”

    眼下正是他收服黑背棍猿的關鍵時候,眼看着將要大功告成,如果被喬宏纔打斷的話,那可就功虧一簣,連帶着他用掉的這張靈寵符篆都要白費。

    只是喬宏才的實力早在新人挑戰賽之時,就已經是有目共睹的強橫,連孟同這個築基初期高手自己,都被對方打得半死不活,在場這些青雲閣新人才是天階大圓滿而已,哪敢輕易跟這種愣頭青一樣的硬茬死磕。

    所以哪怕孟同用重賞激勵士氣,衆青雲閣新人也沒有一個願意出全力的,爲了這點所謂的重賞,付出重傷乃至性命的代價,明顯划不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