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僅僅一個照面,喬宏才便輕而易舉地突破了衆青雲閣新人的防線,直接來到了孟同身前。。。

    “一羣廢物!”孟同氣得咬牙切齒,無奈之下只得親自上陣,所幸靈寵符篆已經貼到了黑背棍猿的額頭,接下來只要想辦法攔住喬宏才,不讓他影響到黑背棍猿即可。

    千腿和鐵寒掌正面轟殺在一處,一時間難分高下,雖然上次新人挑戰賽收官戰輸給了喬宏才,但嚴格而言,孟同的實力並不輸給喬宏纔多少,如果只是要纏住喬宏才片刻,對他而言可謂輕輕鬆鬆。

    “你這個廢材雜碎,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偏要闖進來,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孟同一臉猙獰道。

    不過,喬宏才卻是邪笑着撇了撇嘴:“孟大新人,你確定這樣真的好嗎,不用看着你那頭靈寵?好心提醒你一句,我這次可不是一個人哦!”

    孟同頓時一驚,他被喬宏才挑釁式的衝鋒急紅了眼,差點都忘了對方還有一個蕭然,急忙大聲喊道:“快給我攔住蕭然,誰若是敢敷衍了事,就是背叛投敵,回去之後交由九表哥親自處置!”

    背叛投敵,這個威脅可比剛纔的重賞利誘有效多了,衆新人未必相信孟同嘴裡的重賞,但這種威脅卻是實實在在的。

    如果被孟同污衊成背叛投敵,孟覺光那邊勢必饒不了他們,如今孟覺光將要升任三閣主的事情已經板上釘釘,風聲早已經放出來,正是如日中天的時候,他們可不敢在這種時候得罪孟覺光。

    畢竟都是天階大圓滿高手,而且人多勢衆,衆新人一旦認真起來,聯手實力還是不容小覷的,換做喬宏才這種只擅長正面硬碰硬的傢伙。還真未必是他們的對手。

    只可惜他們此刻面對的不是喬宏才,而是蕭然。

    迷蹤步,若論方寸之內的閃轉騰挪,天底下無人能出其右,以蕭然的戰鬥風格,只要本身實力不弱於對手,哪怕對方人多勢衆,他也都是不會吃虧的,更何況他如今的實力還在衆人之上。

    迷蹤步飄忽若神,不到短短一息的時間。蕭然便已成功穿透衆新人的圍攻,閒庭信步,身上不着半點塵埃。

    等到衆人回過神來的時候,蕭然已經站在了黑背棍猿的身旁,輕鬆愉快得一塌糊塗。

    聽着衆人此起彼伏的驚呼聲,孟同立馬察覺到了這一點,頓時目眥欲裂地怒吼道:“蕭然你敢動它一根汗毛,我必將你碎屍萬段!”

    “碎屍萬段?那就來殺我試試看吧!”蕭然輕笑着挑了挑眉毛,而後伸手一拂。便撕掉了貼在黑背棍猿額頭的靈寵符篆。

    如此一來,黑背棍猿很快就從恍惚的神識催眠中清醒過來,孟同之前費盡心機所做的一切,俱都前功盡棄。

    眼睜睜看着這一幕。孟同差點噴出一口老血。

    眼前這頭黑背棍猿,可是他藉着孟覺光的名義,強迫了這麼多人耗費了這麼多天工夫才終於找到的,如今眼看着就要大功告成。沒想到卻被蕭然輕而易舉就給破壞了。

    何止是殺人,孟同這時候簡直連咬人的心都有了!

    “我殺了你!”孟同雙眼一片血紅,當即發瘋一樣就要去追殺蕭然。然而他卻忘了身後還站着一個強大的對手。

    砰!一記鐵寒掌正中孟同後背,將其打飛十丈之外,留下了一道血腥的弧線,同時還伴隨着喬宏才一聲冷笑:“竟然無視我的存在,把後背亮給我,真不知道你哪裡來這麼大的勇氣和魄力!”

    這一記鐵寒掌,喬宏纔沒有任何留手,孟同猝不及防之下幾乎沒有任何防禦,照吃了全部傷害,何止是被打到吐血,這時候一身實力估計頂多也就剩下兩三成了。

    幹得漂亮!混跡在衆新人之中的李政明,將這一切看在眼裡,心中不由暗贊。

    就算是以他的挑剔眼光,也不得不承認蕭然和喬宏才兩人,都各有獨到之處,遠非孟同這樣的草包之流可比。

    兩人逐漸展現出來的潛質,甚至絲毫不在他李政明之下,林逸一來天階島就能夠招攬到這樣兩個不簡單的手下,說一句福澤深厚真是一點都不爲過。

    如此孟同不僅功虧一簣,如果蕭然和喬宏才兩個能夠心狠手辣一點的話,甚至連他的小命都要交代在這裡,對於李政明來說這可是求之不得的好事!

    事實也確實不出李政明所料,蕭然和喬宏纔在重傷孟同之後,並沒有就此罷手的意思,反而聯手一步一步走向孟同。

    感受着兩人身上若隱若現的殺氣,在場其他新人頓時作鳥獸散,說到底他們只是依附在孟覺光麾下而已,孟同是死是活跟他們半塊靈玉的關係都沒有。

    反而孟同這個孟覺光眼裡的大紅人如果死了,對於他們倒是好事一件。

    何況孟同平日裡沒少欺壓他們,所以這種時候,根本沒有人會傻到爲了孟同而站出來對抗蕭然和喬宏才。

    對於他們來說,趕緊逃遠一點以防被殃及池魚,這纔是最要緊的事情。

    眼睜睜看着衆新人絲毫不講義氣地四散而逃,本就傷勢頗重的孟同,頓時氣得再度吐出一大口鮮血,滿臉不甘地捏緊了拳頭:“可惡!這幫該死的混蛋!”

    蕭然和喬宏才兩人對視一眼,眼中俱是凌冽的殺機,他倆雖然都不是弒殺之人,但在這種時候,卻都不會手軟。

    孟同跟他們之間,經過之前種種矛盾累積,早已經是不死不休的死敵,就跟新人挑戰賽剛開始的時候,孟同想方設法想要藉機剷除掉他們兩個一樣,他們二人自然也揣着同樣的心思。

    除掉孟同,就如斷掉孟覺光一臂,這對於扼制即將晉升三閣主之位的孟覺光,有着極爲重要的影響。

    何況這裡是生死不論的後山外圍,就算他們殺了孟同,三大閣高層也不會因此追究他們的責任,孟同死在他們手上,只能怪他自己實力不濟,除此怪不得任何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