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眼見蕭然二人越走越近,孟同頓時覺得自己被死亡陰影籠罩住了一樣,渾身上下開始止不住地戰慄,那種冰冷徹骨的無邊恐懼,讓他腦子一片空白。

    就在此時,頂上突然傳來李政明的聲音:“慕容小姐,這邊!”

    蕭然和喬宏才兩人同時一驚,北邊密林之中沙沙聲由遠及近,可以證明確實有人在快速接近,李政明並非是在虛張聲勢。

    “怎麼辦?”喬宏才扭頭看向蕭然,讓他來拿主意。

    此時孟同雖然已被他一掌重傷,但卻還沒到毫無抵抗之力的地步,而且人被逼到絕境之後,會爆發出什麼樣的實力,誰也不知道。

    他二人如果留下來,固然有絕對把握能夠殺了孟同,然而一旦多耗費哪怕一丁點時間,都有可能惹來殺身之禍,因爲慕容真這個女人的實力,早已證明遠在他們之上。

    “走!”蕭然當機決定道,他也想借這次大好機會除掉孟同,但如果因此將自己和喬宏才置於險境,卻明顯不值當。

    就算有孟同墊背,但無論折損掉他們兩人之中的任何一個,終究還是虧的。

    反正實力擺在這裡,日後只要有機會,想要除掉孟同並非難事,沒有必要爲此冒險。

    蕭然和喬宏才兩人迅速撤離,片刻之後,慕容真果然帶着一身濃郁殺氣,從密林之中現出身形。

    蕭然這個決定還是非常明智正確的,慕容真纔剛在林逸手下吃了大虧,甚至差點丟掉性命,如今可謂是怒火中燒。

    若是在這種時候被她撞到,蕭然和喬宏才兩個,必然是九死一生,因爲這個女人絕對會將所有怒氣發泄在他二人身上,不計代價。不計後果,將二人除之而後快!

    眼見兩人迅速撤走,頂上的李政明不無欣賞地感嘆了一句:“進退果決,這個蕭然當真不是尋常之輩。”

    他剛纔這一句提醒,乍聽起來似乎是在替慕容真指引方向,其實根本不用他出聲,以慕容真的感知也早已察覺到這邊的不對勁,他的真實意圖,乃是給蕭然二人通風報信。

    站在李政明的立場,他並不在意蕭然二人的死活。但是,他卻在意林逸對他的觀感。

    今天這事如果什麼都不做,而放任蕭然二人和慕容真遭遇,那麼不管結果如何,事後林逸必然會怪罪於他。

    但他如果已經提前出聲提醒,蕭然二人自己硬要留下來殺孟同的話,那就不是他的責任了。

    而後就算他袖手旁觀,看着二人在他眼皮底下被慕容真殺掉,林逸也不會說他什麼。因爲他已經做到他該做的了。

    此時樹底下,慕容真一臉厭惡地看着孟同,不屑道:“連區區兩個嘍囉都應付不了,你可真是不折不扣的廢物。真不知道孟覺光怎麼會看重你這種貨色!”

    “你說什麼!”孟同原本蒼白的臉色,硬是被她一句話憋得通紅。

    自從慕容真來到迎新閣之後,孟同可是一向對她垂涎三尺,即便從未在她身上佔到過實質性的便宜。因爲慕容真時常挑逗引誘的緣故,孟同對她可謂癡心一片。

    卻沒想到,如今竟然被自己心中的女神。如此毫不掩飾地當面嫌棄!

    換做平時,就算看不上孟同這副狼狽樣,慕容真也絕不會說這種話,只是半月湖的事情讓她恨得牙癢,如今心情極度不爽,也就沒心思再跟孟同這種廢物逢場作戲了。

    “我說你是廢物,怎麼了,你有意見?”慕容真眼神之中一陣冰冷徹骨的殺意。

    孟同頓時打了個寒顫,這才清醒過來,面前這位可不是那些唯唯諾諾的普通新人,如果惹得她不爽,到時候被殺掉都沒地說理去。

    “李政明,你特麼給我過來!”孟同不敢再跟慕容真對視,只得把氣撒到他眼中的軟柿子身上。

    李政明眼睛微微眯了眯,如果不是慕容真在場,他早已經出手宰掉孟同這個狂妄自大的蠢貨了。

    頓了片刻,李政明才緩緩走過去,不動聲色道:“什麼事?”

    “把你的靈寵符篆給我!”孟同雖然身受重傷,但還是大大咧咧,一派老子就是大爺的架勢道。

    “憑什麼?”李政明眼中殺機一閃而逝。

    雖然只是一張低級靈寵符篆,但對於任何一個青雲閣新人而言,這都是一次可遇不可求的機會,他李政明自然也不例外,怎麼可能拱手相讓給孟同這傢伙!

    “因爲我的靈寵符篆報廢了,因爲我是你老大,你有意見嗎?”孟同得意洋洋地橫眉冷笑道。

    蕭然剛纔只是揭掉了他貼在黑背棍猿額頭的靈寵符篆,此時此刻,被他們事先打成重傷的黑背棍猿,依然還在原處沒有逃走。

    以它如今的狀態,只要再來一張靈寵符篆,可以保證百分百能夠成功。

    李政明聞言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氣,看了旁邊的慕容真一眼,而慕容真對此似乎並不感興趣,只是抱着雙臂冷眼旁觀。

    可惡!如果不是這個女人在場,今天非殺了你不可!

    李政明深吸一口氣,強壓下心中怒氣,開口道:“靈寵符篆只有一張,如果給了你,那我怎麼辦?”

    “你?”孟同挑了挑眉毛,陰陽怪氣道:“你特麼有沒有腦子啊,靈寵符篆又不是隻有你一個人有,從其他人身上搶過來不就得了,反正這幫人也都是些怕死的慫貨,以你的實力應該沒問題吧!”

    “從其他新人身上搶?”李政明差點都被氣樂了,孟同這逼貨真是死性不改,無論什麼黑鍋都想讓自己來背。

    話是不錯,以他李政明的實力想要從其他新人身上搶奪靈寵符篆,並不是多麼難的事情,但如果他真敢這麼做,事後孟覺光百分百會找他算賬!

    因爲這些新人的忠誠度本就不高,他如果這麼做,幾乎就是明目張膽地將他們往林逸手下推,孟覺光會輕饒過他纔怪。

    “行了,少特麼唧唧歪歪在這廢話,趕緊把靈寵符篆給我,如果放跑了我的黑背棍猿,我就跟九表哥說你暗中勾結林逸一夥,回去就讓他廢了你!”孟同惡狠狠地威脅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