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李政明心中一驚,還以爲被這傢伙發現什麼破綻了,當即沉聲道:“話可不能亂說,你有什麼證據!”

    孟同哈哈大笑,得意道:“這種事需要個屁證據,我只要把話跟九表哥一說,你說他是相信我呢,還是相信你呢?”

    李政明不由噎住,孟同這傢伙雖然沒什麼腦,但這種冒壞水的能力簡直是與生俱來,就算是以他過人的隱忍功夫,都有忍不住想要抽死對方的衝動。

    “怎麼?你小難道還敢反抗本大爺不成?”看着李政明陰沉着一張臉,額頭青筋不住暴跳,孟同非但不怕,反而有恃無恐地挑釁叫囂道。

    青雲閣衆新人之中,除了孟同自己之外,李政明是最早投靠孟覺光的一個,而且一向表現得忠誠能幹,照理來說應該倍受重用纔對,然而事實上,他卻是受到孟同排擠壓迫最多最慘的一個。

    毫無緣由的,孟同就是討厭他,看到這人就是發自內心的不爽,就是想去踩他欺負他,甚至毀掉他。

    這種滿滿的惡意,李政明很早就已經察覺到了,如果不是林逸需要他繼續做內應,估計早就已經找個機會和孟同翻臉了,以防夜長夢多。

    沉默了許久之後,李政明從懷中取出靈寵符篆,扔在了孟同身前,而後一言不發地轉身離去,心中默默賭誓,忍耐最後一次,等到下一次,我必殺你!

    就算暴露,被孟覺光報復,也在所不惜!

    “哼!還算這小識相!”孟同看着李政明的背影,得意地冷笑一聲,二話不說撿起靈寵符篆,咬牙強撐着走向不遠處的黑背棍猿。

    黑背棍猿畢竟不是隨處可見的大靈獸,慕容真這女人乍看之下沒有興趣,但萬一突然改變想法了呢,如果她要動了搶黑背棍猿的念頭。孟同可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慕容真看出了孟同的緊張提防,不屑嗤笑道:“放心吧,這麼醜陋沒有美感的靈獸,根本不配做本美女的靈寵。也就你這種廢物纔會把它當成稀罕貨!”

    這話雖然難聽刺耳,孟同卻是聽得心頭一鬆,只要現在不來搶就行,也只有女人這種生物纔會愚蠢地去追求所謂的美感,在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只有實力纔是王道。

    等黑背棍猿把你靈寵打趴下,到時候,你這個賤女人就等着給本大爺跪舔吧!

    時間轉瞬即逝,距離迎新閣衆新人進入後山,如今已經過去整整一個月時間。絕大數新人早在半個月之前就已經回來,而實力強橫一些的,則是一直在後山待到最後這幾天,才終於陸續迴歸。

    靈獸考覈,終於進入到最後的環節。一對一,靈寵淘汰戰。

    衆新人帶着各自的靈寵,依着之前新人挑戰賽時的分佈,在各自閣內的擂臺周圍聚集,而放眼青雲閣新人這一片,此時此刻衆人的視線卻是毫無疑問地集中在了一頭猿類靈寵身上,正是孟同收服的黑背棍猿。

    本身實力就已達到天階後期巔峰。而孟同回來之後,又找孟覺光幫忙,特意給它配備了一條銳氣十足的玄鐵棍。

    迎新閣雖然明規定,新人之間相互比試,絕對不能動用任何兵器,但卻從來沒有說過。連他們手下的靈寵也不能配備兵器。

    這一次,被孟同鑽了一個規則空,而且讓人無話可說。

    一手拄着玄鐵棍,這頭黑背棍猿單是站在那裡,其身上隱隱散發出來的霸道氣勢。就已經讓在場衆新人不寒而慄。

    如果一對一面對這頭黑背棍猿,別說是他們收服的那些靈寵,就算是他們本人親自上陣,在場絕大數人只怕都未必是黑背棍猿的對手。

    戰鬥天賦強橫的靈獸,實力本就在同級的人類修煉者之上,如今又有着兵器優勢,越級挑戰他們這些天階大圓滿高手,幾乎沒什麼難。

    而相比於威風霸氣的黑背棍猿,在場其他青雲閣新人的收穫,可就相形見絀了,放眼望去沒有一個能夠達到天階以上,對黑背棍猿根本形不成絲毫威脅。

    甚至在場十來個新人之中,有四個連靈寵都沒能收服,畢竟發給他們的這些低級靈寵符篆,一旦遇上稍微有點實力的靈獸,收服成功率實在算不上高。

    “其他人怎麼還不出現,難道是因爲靈寵次,所以沒臉帶出來見人了?真是一羣見不得世面的慫貨!”孟同一手搭在黑背棍猿的肩上,肆無忌憚地哈哈大笑道。

    此時,青雲閣新人之中的重要人物,除了他孟同之外,其餘都還尚未到場,不僅是林逸一夥沒有現身,就連慕容真和李政明,也都遲遲沒有出現。

    不過就算這些人還沒有到場,以黑背棍猿的戰力,在天階這個層次幾乎都算得上是無敵的存在,孟同已經迫不急單想要看它大發神威的場面了。

    等待片刻之後,這些人終於陸續現身,第一個出現在衆人視線之中的,是李政明。

    “嘿嘿,這小估計是沒有靈寵,覺得沒臉出來見人,所以纔來得這麼晚吧!”孟同看着獨自一人的李政明,幸災樂禍地冷笑不已。

    因爲早早收服了黑背棍猿的緣故,孟同早在半個月之前就已經回來,在衆新人之中算是最早的一批。

    不過,被他坑了一臉血的李政明可就悲劇了,聽人說似乎一直到昨天才姍姍歸來,而且也沒見他帶回來任何靈寵。

    這個結果,早在當初搶了對方靈寵符篆的時候,孟同就已經預料到了,或者說,他從一開始就在期待着這個場面,期待着看李政明在衆目睽睽之下出醜。

    不說李政明有沒有這個膽去搶其他新人的靈寵符篆,就算他有,其他新人早已經作鳥獸散,茫茫後山外圍也很難被他撞到,而且即便運氣不錯被他逮到一個,也未必有着氣運能夠收服強力靈寵。

    而從現在看來,李政明獨身一人,確實沒有收服任何靈寵,所以這一次靈獸考覈已經註定零分,不折不扣的弱逼一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