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李政明,你收服的靈寵呢,趕緊帶出來給大夥瞧瞧啊?你不會想告訴我,你連頭無階靈獸都收服不了吧?你這也太給我們丟人了,換做是本大爺我,早已經一頭撞死了,哪還有這個臉出來見人啊!”孟同喋喋不休地上前嘲笑道。。

    李政明面無表情地看了他一眼,沒有搭理他,扭頭便往一邊走去。

    不過孟同卻沒打算這麼輕易放過他,緊追不捨地跟到身旁,逮住機會死命奚落道:“別急着躲啊,沒有收到靈寵確實很尷尬,但你更應該直面現實不是麼,這麼逃避豈不是成了沒卵子的慫貨?大家說對不對?”

    “沒錯!”衆新人紛紛附和道,典型的氣人有笑人無,孟同的黑背棍猿豔羨不來,所以只能從比他們更加倒黴的李政明身上找回平衡。

    畢竟不管怎麼說,李政明曾經也是位列五強,是凌駕於他們之上的風雲人物,能夠看到這一位吃癟,還是很讓他們心中暗爽的。

    面對衆人的冷嘲熱諷,李政明依舊置之不理,徑自往一旁走去,而孟同,卻依然沒有要放過他的意思。

    難得逮住一次機會,這一回非得把李政明踩到塵埃裡去不可,讓他從此成爲迎新閣人見人笑的笑柄。

    然而,沒等他繼續靠近,身側突然傳來一陣陰寒徹骨的冰冷氣息,孟同大吃一驚,急忙跳到一旁。

    “惱羞成怒想動手是不是?還想跟本大爺玩陰的,知不知道死字怎麼寫啊?”孟同以爲逮住了把柄,當即公然翻臉,他知道李政明是修煉天霜拳的高手,這股冰寒氣息就是動手的先兆。

    然而,李政明只是淡淡瞥了他一眼,不慌不忙道:“你別誤會,我沒興趣跟你動手。只不過你這個人太討厭了,惹到我的靈寵而已。”

    “靈寵?你哪來的靈寵?”孟同臉色一變,四處張望了一陣,卻壓根沒找到對方靈寵的影子,隨即反應過來道:“嘿嘿,沒靈寵就沒靈寵,不就是丟人嘛,用得着這麼虛張聲勢麼,在場都是明白人,打腫臉充胖子有意思?”

    其餘衆人。也是一臉莫名其妙,看着李政明都是一副看白癡的表情。

    李政明搖了搖頭,不無嘲諷地自語道:“看來沒見過世面的無知者還真是不少,沒辦法,現個身給他們開開眼界吧,鬼虎。”

    話音落下,一頭通體帶着詭異斑紋的猛虎,忽然在李政明旁邊現出身形。

    雖然體型不算太大,氣勢也不算太強。但是陡然看到這頭常人眼中的百獸之王,毫無徵兆地出現在自己眼皮底下,孟同一幹人還是結結實實嚇了一跳。

    “這是鬼虎?傳說中有隱身天賦的鬼虎?”衆新人之中終歸還是有識貨之人,一語道破了其中玄機。

    鬼虎。非常罕見的一種冰系靈獸,據傳其種族天賦便是隱身,除了極少數有着真視識破特性的武技之外,很少有人能夠察覺到隱身狀態的鬼虎。除非它發動攻擊,否則就算走在身旁,都未必能夠察覺到絲毫異樣。

    不過。凡事也有例外,如果是觀察力敏銳的冰系修煉者,由於屬性相同的原因,還是有一定機會能夠察覺到鬼虎蹤跡的,而李政明正好是此道高手。

    一時間,所有人看向李政明的眼神都變了,戲謔嘲諷紛紛轉換成了豔羨敬畏。

    鬼虎這種罕見靈獸,那可真是稱得上可遇不可求,換做在場其他人,就算與其遭遇都發覺不了,更別提將其收服了。

    “怎麼可能?你哪來的靈寵符篆?”孟同滿臉的不可置信,一時間看着鬼虎喃喃失神不已。

    “不好意思,無可奉告。”李政明撇嘴一笑,打了一個響指,鬼虎隨即便在衆人眼皮底下,再度憑空消失。

    肯定這幫廢物手中搶去的靈寵符篆!

    孟同惡狠狠地瞪了邊上四個新人一眼,這四個都是沒有收服靈寵的,李政明能夠僥倖收服鬼虎,靈寵符篆必然出自這四個蠢貨之手,一幫廢物!

    殊不知,李政明的靈寵符篆根本不是從這些人手上搶的,而是出自林逸之手。

    一個月的後山外圍之旅,林逸沒有碰到一心想要找他的蕭然和喬宏才兩人,反倒是遇到了李政明,而在得知李政明的遭遇之後,林逸二話不說就將自己的靈寵符篆拿了出來,着實讓李政明感動了一番。

    不僅如此,就連李政明能夠成功收服鬼虎,也都是得益於林逸的幫忙,否則單靠他自己的話,就算能夠察覺到鬼虎的存在,也沒有能力將其抓獲收服,不說一線機會都沒有,但至少非常困難。

    這其中,林逸和上官嵐兒兩個,可謂出力不少。

    “哼,有什麼好得意的,就算能夠隱身又怎麼樣,不過纔是天階初期而已,根本不是我黑背棍猿的對手!”孟同梗着脖子冷笑道。

    鬼虎的種族天賦雖然罕見,但其本身實力一般而言都不會太高,像李政明收服的這一頭,目前實力就只有天階初期,算是一種自保有餘進取不足的靈獸。

    “無所謂,打不過就打不過,我收它可不是爲了耍棍子玩。”李政明話裡帶刺道。

    像鬼虎這種靈獸,是天賦大於實力的典型代表,即便實力不夠強悍,但是單靠着其隱身天賦,作用就已經非常逆天了,毫不誇張地說,這是非常難得的戰略型靈寵。

    所以即便它眼下不是黑背棍猿的對手,但其價值,卻遠非區區一頭只會耍棍子的猴子可比。

    這一點,孟同自己也是心知肚明,所以他纔會這麼氣急敗壞地想要找回面子,不過李政明這一句話頂回來,愣是噎得他半天說不出話來。

    就在此時,遠處緩緩走來幾人,頓時吸引了衆新人的注意力,來的不是別人,正是林逸一夥。

    看着跟在這三人身後的靈寵,全場俱是一陣譁然,衆新人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三人頭頂,不高不低地飛着一頭掉類靈獸,有眼力之人很輕易就能認出來,這正是鬼眼金雕的幼崽!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