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兩人說話之間,幾個小廝已經將林逸帶來的東西清點完畢,列出一張清單之後,陳黑胡很快就給了林逸一個公道的價格,八百靈玉。

    林逸對此並沒有什麼異議,當即點頭認可,然而令他頗爲詫異的一點是,陳黑胡這裡竟然還可以刷靈玉卡,放眼坊市外街和中街,簡直就是獨此一家別無分號。

    靈玉卡這種東西本來就是少見的高檔貨,連南天勇這樣的築基後期巔峰高手都弄不到,其難得程度可見一斑。

    而至於商家,能夠擁有刷靈玉卡資格的,更是少之又少,在北島上除非是像洪氏商會這種商盟巨頭,否則正常商家都是沒有這個資格的。

    由此也可見,陳黑胡這人遠非表面看起來這麼簡單,路子夠野後臺也必然夠硬,如果以爲他只是外街的一個普普通通小商家,而對他有所輕視的話,說不定就要吃大虧了。

    林逸心中一動,臨時改變主意道:“陳黑胡兄弟,除了靈獸生意之外,靈藥這方面你是不是也有涉獵?”

    陳黑胡微微一愣,隨即答道:“那當然,靈獸靈藥不分家的嘛,只不過我重心一直都在靈獸這一塊,靈藥這邊關注得不多,林兄弟你爲何問這個?”

    “我最近在蒐羅一些靈藥,不過比較罕見,尋常很難買到,而我本人又很少來坊市這邊,所以想看看你能不能幫這個忙。”林逸說道。

    蒐羅噬心玲瓏草這件事情,他本來是打算拜託洪鐘,但如今見到陳黑胡的能量之後,不由得改變了主意,以這傢伙的門路,說不定就能夠弄到噬心玲瓏草。

    “這樣啊……”陳黑胡習慣性地捋了捋鬍子,點頭答應道:“行,林兄弟你把需要的靈藥寫下來,我替你在這邊留意着,如果有碰到就替你先收下來,這樣可好?”

    “感激不盡,價格什麼的都好說,到時候絕不會讓你吃虧。”林逸心中一喜,隨即便在紙上寫下一系列靈藥,其中除了噬心玲瓏草之外,還有另外幾種不太常見的靈藥,自然是爲了掩人耳目。

    陳黑胡大致掃了一眼,眼神之中有些好奇,不過倒是識趣地沒有多問,直接道:“林兄弟你儘管放心,這些靈藥雖然確實不好找,但以我陳黑胡的人脈,問題應該不大,你就等着好消息吧。”

    這話口氣不小,可是放在這陳黑胡身上,卻顯得毫無半點違和感,似乎他天生就是這麼神通廣大的主,饒是林逸也不由暗歎,這傢伙倒也是一個奇人!

    完事之後,林逸走出陳黑胡的商鋪,隨即就往內街走去,捕魚需要廣撒網,就算他看好陳黑胡,也不能將希望全部寄託在一個人身上,洪氏商會那邊還是得走一趟。

    反正築基金丹,在整個築基期都有用,所以噬心玲瓏草對於林逸來說可謂是多多益善,不愁消化不掉。

    而在前往內街的途中,林逸倒也沒忘了留意外街中街的這些小商鋪,這些地方很少會出什麼高檔貨色,不過如果仔細留神的話,說不定就要撿漏的機會。

    有些見識廣博眼力出衆之人,甚至於就是靠着撿漏爲生,譬如於哲以前就幹過這一類行當。

    林逸雖然不像於哲在藏書閣窩了三年,認識各種奇珍異寶,但他身上可還窩着一個鬼東西呢!

    於哲看再多的古籍經典,可惜真要論起見識的話,十個也頂不上鬼東西一個。

    坊市這麼多商鋪,真要有心留意的話,總是能夠撿到漏的,果不其然,林逸很快便在一個不起眼的路邊小攤上,發現了一個意外之喜。

    一盆藍色小草,其名藍光草,算是一種比較常見的靈藥,不過林逸真正看上的,卻並非是這盆藍光草,而是盆中那一堆沒有人會去注意的黑泥。

    如果不是鬼東西出言提醒,林逸也不可能留意到,相比起平平常常的藍光草,這堆黑泥的來頭可是相當不小。

    其名淨土,據鬼東西所說,這種土壤只出現在上古時期,乃是一種能夠蘊育出生命靈性的神奇之土,之後由於環境變化,淨土在上古之後就逐漸變成了傳說,現如今就算花再大的價錢,也未必能夠找到。

    讓林逸怦然心動的是,淨土如果用在鑄器之中,便能夠給兵器增加靈性,而這種兵器靈性的作用屬於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既不會增強攻擊力,也不會增加其他特殊能力,短時間內也許看不到什麼明顯的直觀效果,但是兵器靈性這種東西玄之又玄,時間久了纔會慢慢體現出其中神奇。

    擁有靈性的兵器,和沒有靈性的兵器,完全就是兩個層次的存在。

    沒有靈性永遠都只能是死物,而一旦生出靈性,便意味着有了無限可能,就連傳說中的成長型兵器,也不再是遙不可及。

    先有萬年樹晶,後有上古淨土,如此一來林逸對於之後跟破爛王的會面,倒是越發感興趣起來,到時候精鋼法杖最終能夠升級成什麼樣子,光是想想就讓人期待不已。

    不過眼下當務之急,還是得先把淨土買到手才行。

    “老闆,這盆藍光草怎麼賣?”林逸不動聲色地問道。

    撿漏這種事情,就是突出一個men聲發大財,明知上古淨土是可遇不可求的至寶,面上也絕對不能表露出任何異樣的神色。

    撿漏這種事情,在坊市時有發生,所以幾乎每一個攤鋪老闆,對此都是極爲敏感,如果林逸流露出哪怕一丁點破綻,都有可能橫生波折。

    攤鋪老闆上下打量了林逸一眼,隱約覺得這人似乎有些眼熟,不過又記不太真切,畢竟近兩個月來南天門和於哲那邊已經逐漸偃旗息鼓,他就算見過林二的畫像,如今印象也已經模糊了。

    “七塊靈玉!”攤鋪老闆懶得再去多想,二話不說報價道。

    林逸不由笑了,搖頭道:“老闆你這是宰人呢,藍光草這種東西雖然有點價值,但也就是非常常見的靈藥,不是隻有你一家獨有,這個價格太誇張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