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林逸說話的時候,康照明急得冷汗淋漓,此刻甚至連拿刀剁自己手的心思都有了,不管怎麼樣,丟掉一隻手總比丟掉小命要好。

    “新人執事,你好像很害怕啊,不就是想用這一招丹火炸彈陰死我麼?那麼咱們來做個遊戲怎麼樣,就站在這裡不動,看看誰先死?”林逸一臉戲謔地笑道。

    “什……什麼?站在這裡不動!你特麼到底是瘋子還是傻子啊!”康照明嚇得臉都白了,如果說在這之前,林逸在他眼裡還只是一個強敵的話,那麼現在,這傢伙已經成了一個不折不扣的瘋子!

    康照明做夢都想殺掉林逸,林逸的實力越強大,他的復仇之心就越強烈,然而對方若是一個不知死活的瘋子,那就兩說了,誰特麼願意跟一個瘋子去玩命死磕啊!

    然而,不管康照明怎麼掙扎,林逸就這麼輕輕鬆鬆一隻手握在那裡,始終紋絲不動。

    畢竟彼此之間的實力差距太大了,林逸已經是築基中期高手,而他康照明還只是築基初期,相差了整整兩個級別,連同級高手都擺不平的傢伙,怎麼可能從林逸手底下掙脫?

    “喂喂,你這個瘋子快鬆手啊,我真的撐不住了!”康照明這一回真心是被林逸給嚇尿了。

    這種手上握了一個炸彈,而且不受控制隨時都會爆炸的感覺,簡直要多驚悚有多驚悚,關鍵這個丹火炸彈還是他自己製造的,威力多有強大,他自己可是一清二楚。

    一旦真的爆炸,林逸這個瘋子會怎麼樣他不清楚,但他至少知道一點,自己這一回絕對是死定了,連一具全屍都不可能留下。

    更關鍵的問題是。丹火是不可逆的,催發出來,就收不回去了,這和林逸的真氣炸彈可是兩碼事兒!

    “撐不住?那就放開唄,自己丹火炸彈的味道,你應該還沒嘗過吧?”林逸神色平淡如常道。

    然而此刻落在康照明眼裡,卻是要多惡魔就有多惡魔,這還是第一次,他從林逸身上感受到了冰冷徹骨的恐懼,就算今天能夠僥倖逃過這一劫。這輩子只怕都要留下心理陰影。

    “退又不退,打又不打,這兩人到底在搞什麼?”看着兩人僵持不動這番詭異的情形,臺下衆人忍不住開始皺眉道。

    丹火炸彈的事情,只有康照明跟林逸兩個你知我知,臺下衆人可是毫不知情,他們只看到林逸突然抓住了康照明的左手,然後兩個人就莫名其妙地停住不動了。

    他們可是滿心期待着兩個強勢新人火拼,拼個兩敗俱傷。就算不直接弄出人命,那至少也要成爲廢人,永世不得翻身才大快人心,但是現在這情形算什麼?

    “呼哧……呼哧……”什麼事情都還沒做。康照明氣就已經喘得跟風箱一樣,驚慌恐懼之餘,他現在終於弄明白了一件事,林逸這是在跟他玩真的。

    不錯。林逸確實是在玩真的。

    康照明的丹火炸彈有多大威力,他心知肚明,畢竟他的真氣炸彈幾乎就是如出一轍的招數。如果放在這之前,這麼近距離爆炸的話,不僅康照明會死,他自己也好不到哪去。

    但是現在,實力暴漲了一大截之後,林逸心中卻並不怎麼擔心,而因爲身份極有可能已經被孟覺光識破的緣故,出於應對危機的考慮,他現在非常迫切地想要試一試,自己現如今的實力到底有多強。

    以他的實力加上真氣護體,康照明這種程度的丹火炸彈不至於造成致命威脅,而最終防護到什麼程度,這就能夠看出到底有幾分實力了。

    終於,康照明扛不住令人崩潰的巨大壓力,主動開口求饒道:“林逸,哦不,林逸老大,我知道你厲害了,你別再玩我了行不?只要你放開我,我現在就認輸,立馬就認輸,絕無二話!”

    “放開你?”林逸挑了挑眉毛,玩味地笑道:“對我有什麼好處?反正只要你一死,你的洞府自然就歸我所有,放你一馬對我有什麼好處?哦對,我聽說你的洞府是山頂一號,好像挺不錯的樣子,我倒是有興趣去住一住呢。”

    “我會死,難道你自己就不會死嗎!你這個瘋子知不知道我手中這個丹火炸彈,到底有什麼樣的威力啊!”康照明被刺激得歇斯底里道。

    人類之中也許有不畏死者,但是康照明絕對不在其列,他不僅是怕死,而且絕對是怕得要命,否則也不會想方設法腆着臉去抱人大腿。

    好不容易傍上了徐靈衝這棵大樹,以爲從此在天階島可以呼風喚雨,如果這時候被林逸弄死,甚至還是被自己的丹火炸彈給弄死,那可真是哭都沒地哭去了,死不瞑目這四個字,簡直就是給他自己量身定做的遺言。

    話說到這一步,臺下衆人多少都已經反應過來,丹火炸彈這種字眼雖然陌生,但聯繫起康照明煉丹師的身份,以及他之前在新人挑戰賽時的表現,這種招數並非難以理解。

    只是讓臺下衆人搞不懂的是,看這架勢康照明的殺手鐗,這一次面對林逸非但沒能夠發揮威力,反而成了擺都擺脫不掉的燙手山芋,硬生生被林逸逼到了騎虎難下的地步。

    一時間,所有人都忍不住開始面面相覷,看着臺上康照明大汗淋漓的狼狽模樣,再看看林逸雲淡風輕的表情,這一場根本就不是什麼新人巔峰對決,康照明這個一向耀武揚威的新人執事,在林逸面前根本就連個屁都算不上啊!

    康照明死命地想要掙脫,林逸卻始終是一副雷打不動的篤定神情,似乎康照明自己都懼之如虎的丹火炸彈,在他眼裡真的就是不值一提。

    шшш◆ ttκā n◆ ¢ 〇

    這種感覺,撐死也就是手裡捏了個連塊皮都炸不破的小擦炮,僅此而已。

    玩命掙脫不成,康照明這一回終於是絕望了,剛纔的求饒只是耍一個小心眼,企圖唬弄林逸放鬆之後趁機逃脫,但是現在,他總算認識到了一件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