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最終,跨閣之戰就此草草收場,這樣的結果出人意外,卻又在情理之中,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有林逸這麼逆天的實力,不費吹灰之力就能將沖天閣這幫二代三代們輕鬆碾壓的。

    在此之後,林逸的所作所爲和康照明的悽慘下場,尤其是未來山頂一號洞府的歸屬,自然不可避免地成爲了衆新人議論的焦點。

    林逸自己對此卻是不聞不問,每天依舊是照常修煉,不過私底下還是給李政明下了一道命令,讓他想盡辦法監視孟覺光近期的一舉一動。

    因爲彼此身份的緣故,林逸基本上沒有光明正大與孟覺光一戰的可能性,想要將威脅扼殺於萌芽之中,留給他唯一的途徑就是鋌而走險,暗殺孟覺光。

    這其中所要冒的風險可想而知,必須尋覓到絕佳機會才能出手,而且必須一擊必中,其中任何一個環節出現意外,都極有可能招來滅頂之災。

    畢竟這跟他上次對付南天勇的時候不一樣,上次他是林二,是誰都查不出背景的散修,但是這次換成孟覺光,真要把執法堂牽扯進來,到時候查到他頭上幾乎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一旦被人懷疑,以執法堂的手段想要查出點什麼來,那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情,等待林逸的下場可想而知。

    所以,林逸必須沉住氣,明知時間對自己不利的情況下,卻要拿出殺手的耐心,等待機會。

    然而讓他頗爲失望的是,跨閣挑戰之後,李政明費勁心機明裡暗裡一連監視了孟覺光整整五天,卻愣是沒能找到任何可以出手的機會。

    基本上,孟覺光在外都不會是獨自一人,而當他獨自一人的時候,往往又是在自己迎新閣的地盤。都不是什麼好機會。

    就在林逸以爲需要繼續這麼漫長地等待下去,準備持久戰的時候,一張紙條忽然出現在他的洞府門口:林二,今日午時,十號礦區不見不散!

    雖然沒有寫署名,但寫這張紙條的主人,毫無疑問就是孟覺光。

    “終於準備還要跟我攤牌了麼?”林逸若有所思地捏了捏下巴,即便對方沒說如果不去的話會有什麼後果,但就算用腳趾頭也能想得出來,到時候等待自己的。必然是身份曝光,然後死無葬身之地。

    仔細思忖了片刻,林逸最終還是決定赴約,這是無奈之選,畢竟主動權還握在對方的手裡,被對方牽着鼻子走,沒辦法的事情。何況,這次如果利用好了,說不定就是一個難得的機會。林逸又豈會輕易錯過。

    整理心神,調整狀態,林逸做出決定之後當即就往靈玉堂走去,雖然此時距離午時還有不少時間。但是這種事情早點到場總歸不是壞事,說不定就能因此佔到一點先機。

    來到靈玉堂,林逸熟門熟路便往十號礦區走去,算起來他最近已經有一段時間沒來這裡了。

    雖然迎新閣新人們首批契約的三個月之期已經過去。但這並不意味着到期之後就不能來靈玉堂採礦了,三個月時間相當於是考察期,只要期間表現合格的新人。從此都能自由安排時間出入靈玉堂採礦,至於倦怠者那就敬謝不敏了。

    走在熟悉的十號礦區通道之中,林逸不由得暗暗揣測,孟覺光特意將自己約到這個地方來,到底有什麼意圖?

    若說十號礦區的特點,無非就是人少,除了慣例兩個守衛之外,偌大的礦區根本見不到其他人,可是那又怎麼樣?

    兩個守衛的存在畢竟還是大麻煩,在他們眼皮底下想要做點什麼見不得光的事情,根本不現實,而若對這兩個守衛下手,那事情就又鬧大了,到時候誰都逃不了干係。

    或者說,這纔是孟覺光的意圖所在,既要找人少的地方威脅自己,同時又不敢找完全四下無人的所在,免得被自己暴起擊殺?

    林逸暗暗捏了捏拳頭,無論孟覺光在打什麼算盤,今天都必須要爲這件事情做個了結,否則真要被對方蹬鼻子上臉的話,日後就永無安生之日了,成敗在此一舉。

    進入久違的十號礦區,林逸頗有一種恍如隔世之感,在兩位守衛的眼皮底下,在礦區四處稍微查探了一番,並無發現任何異常。

    這個結果並不出乎意料,這裡畢竟是礦區,時刻都有守衛監視,就算以孟覺光的人脈想要在這裡動什麼手腳,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不過,即便如此這傢伙還將自己叫到這裡來,莫非真以爲抓住了身份把柄,就可以吃定自己了?

    壓下心頭疑慮,林逸隨即便跟個沒事人一樣,熟門熟路地開始採礦。

    孟覺光雖然是心腹大患,這一次必除之而後快,但越是如此,就越要穩住心態,哪怕單純出於迷惑敵人考慮,也不能表露出太多的異樣。

    就這般,一直等到正午午時,孟覺光的身影才終於從礦道深處出現。

    乍一走進十號礦區,遠遠瞥見林逸的背影,孟覺光心頭頓時一喜,這傢伙只要出現在這裡,就意味着他是林二這件事,已經是板上釘釘,若不然根本沒必要前來赴約。

    然而再一看,孟覺光神色之間不由又多了幾分疑慮,林逸此刻正採礦採得熱火朝天,看這樣子根本就不像是來赴約的啊?

    換做任何一個正常人,如果致命的身份把柄被人捏在手裡,不說驚慌失措,那也至少是忐忑不安,這種要命的關鍵時候,誰特麼會有心情采礦?

    這傢伙莫非在裝腔作勢?孟覺光心中忍不住犯起了嘀咕,不過這麼點小伎倆就想唬弄住自己,那未免也太小瞧人了。

    瞥了旁邊兩個守衛一眼,孟覺光當即邁步走到正在忙活的林逸身後,一邊鼓掌一邊揶揄道:“林少俠,不愧是屢屢創造奇蹟的採礦高手,這動作這效率,嘖嘖,簡直都可以去做模範了。”

    林逸沒有搭理他,就連絲毫的停頓都沒有,就這麼繼續專心採着礦,完全沒有開口搭腔的意思。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