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從嚴重程度判斷,本次可以確認爲千年一遇的礦崩無疑,只是因爲初始礦崩點是十號死礦區的緣故,一年到頭也貢獻不了幾塊靈玉,而其他礦區雖然也有受到影響,但是都問題不大,只要重新加固一下防護,就可以照常開採,所以本次礦崩造成的靈玉損失,可以說是微乎其微。

    至於人員傷亡,最終統計下來也是極小,僅僅一死十三傷。

    死的自然是孟覺光,受傷的除了林逸和十號礦區的那兩名守衛之外,另外礦區也有十人受傷,多是逃亡過程中相互鬥毆所致。

    不過即便如此,這次礦崩依然是倍受重視,畢竟死掉的是孟覺光,迎新閣三閣主的任命書都已經擬出,已經毫無疑問步入了迎新閣高層行列,算得上是靈玉堂歷次礦崩中,級別最高的殉難者。

    到了孟覺光這個級別,已經完全不需要親自採礦了,就連下礦的次數也不會太多,不需要身處第一線,自然也就不會出現在殉難者名單之中,只有這一次的孟覺光是唯一例外。

    孟覺光之死,頓時引起了各方轟動,迎新閣這邊自不必說,消息傳來之後,上至閣主胡云風,下至普通青雲閣新人,都是震驚失神,亂作一團。

    在迎新閣而言,孟覺光之死,幾乎不次於一次勢力洗牌,同樣是身處三閣主之位,然而孟覺光的死跟盧邊仁的走,完全就是兩個概念。

    盧邊仁身爲前任三閣主,他被趕走對於迎新閣來說,變化並不算大,因爲孟覺光早早就已經鎖定了繼任者的位置,這塊到他嘴裡的肥肉誰都沒辦法奪走,故而盧邊仁的走不會製造出多少混亂。

    但是孟覺光不一樣,他纔不過是剛要準備上位。連三閣主的上任書都還沒拿到手,他這一死,來得不可謂不突然,幾乎就是憑空給迎新閣的權力階層,抹出了一片誰都意想不到的空白。

    毫無疑問,這絕對是一塊肥肉,卻在誰都沒有心理準備的情況下,突然被扔到了所有人面前,羣狗爭食,出現混亂那也是在所難免。

    而除此之外。孟覺光之死空出來的位置,可不僅僅是迎新閣三閣主,他可還坐着青雲閣新人管事大師兄的位置,如今同樣出現了空缺。

    一時間,青雲閣新人可謂人心惶惶,有實力有手腕的,自然會想要藉機更上一層,就算暫時無法奢求迎新閣三閣主之位,但是青雲閣新人管事大師兄。這個並不顯耀但卻極爲關鍵的位置,同樣令人垂涎不已。

    但是更多的青雲閣新人,如今考慮的卻還不是這個問題,他們沒這個實力去跟人競爭。他們如今想要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單純想要自保。

    原本孟覺光活着的時候,他們投靠在其麾下沒有任何問題,即便在林逸的屢屢強勢表現之下。孟覺光一方處於被動的劣勢,那也問題不大,畢竟胳膊總是擰不過大腿。只要孟覺光登上三閣主之位,一切都好說話。

    然而現在,孟覺光這個背景靠山伴隨着礦崩轟然坍塌,接下來何去何從,可就是事關前途乃至生死的大問題了。

    若不趁早做出一個明智的選擇,在這之後,難保林逸一夥不會對他們下手,到時候就算做起縮頭烏龜,單純只是排擠就已經夠他們喝一壺的。

    不過,無論他們心裡怎麼想,做出什麼樣的抉擇,如今都必須要看一個人的臉色才行,這個人自然就是林逸。

    之前孟覺光還在的時候,就已經被林逸壓迫得步步後退,而現在孟覺光一死,林逸一家獨大,這已經成了無法阻擋的現實。

    任何青雲閣新人想要做任何事情,都繞不開林逸這座大山,所以,他們必須擦亮眼睛看清楚林逸到底是什麼態度。

    只可惜,他們現在根本就接觸不到林逸,因爲林逸正在接受執法堂的調查。

    執法堂問訊室,林逸看着面前這位執法堂高手,暗暗無語地搖了搖頭,冤家路窄這話真是說得一點不錯,負責問訊之人赫然竟然一個熟面孔,馬劍。

    林逸可還清晰地記得,這個馬劍雖然隸屬執法堂,其實卻是徐靈衝一系的人馬,之前新人考覈,抗威壓和抗擊打兩個環節,都曾經暗中對自己下手,所幸自己底牌深厚才能從容應付過去,否則若是換做其他新人,直接死在這人的陰謀手段之下也不是沒有可能。

    嚴格說起來,他跟這個馬劍素不相識,往日無冤近日無仇,本身並沒有任何過節,只不過是因爲對方跟徐靈衝的關係,這才走到了對立面,而這一次,只怕也不例外。

    “姓名,身份,如實招來!”馬劍大大咧咧地翹着二郎腿,瞥眼打量着林逸冷笑道。

    不出林逸所料,這一次他確實收到徐靈衝吩咐,不僅要他好好刁難林逸一番,如果可以的話,還要把一切罪惡全部推到林逸頭上,趁機除之後快。

    孟覺光之死,對於徐靈衝這位大少而言,是個巨大損失,孟覺光的能力已經得到徐靈衝認可,並且逐漸被其納入核心圈子,未來是有大用的。

    否則的話,徐靈衝根本不可能投給孟覺光大量的修煉資源,各種罕見丹藥,甚至於還特意讓爺爺徐元正出面,爲其將迎新閣三閣主之位爭取到手。

    在徐靈衝這位大少的未來規劃之中,孟覺光是他左膀右臂一般的存在,如今孟覺光一死,對他來說簡直就是斷去一臂,不僅折損了未來羽翼,同時也令得之前的種種投入,全部都打了水漂。

    不過不幸中萬幸的是,礦崩發生之時,林逸跟孟覺光在同一個地方,而且是在礦崩的始發點,不管具體內情如何,這就給了徐靈衝大做文章的機會。

    如果能夠藉機坑掉林逸,倒也不失爲一記妙招。只不過,如今正是他跟南天門角逐沖天閣管事大師兄之位的關鍵時候,他沒這個精力親自出面操刀,只能將事情交給馬劍來辦,反正馬劍有職務之便,對於類似事情早已經熟門熟路,乃是此道老手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