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裡的情形不能讓你們執法堂的任何一個人知道,否則後果如何,你應該很清楚了。”林逸最後警告道:“只要有任何的異動,我會殺了他,大不了同歸於盡,反正我也活不成了,你懂的!不要懷疑我能在死之前,幹掉他!”

    “先答應他……”馬劍聲嘶力竭,氣喘吁吁的吼道:“出去千萬別亂說……”

    馬劍也不傻,這事兒是他欺上瞞下搞出來的,萬一牛強逼的呵的出門就去報告公羊傑,那林逸會死沒錯,他馬劍也絕對活不成了,不說是被林逸弄死,公羊傑都不能放過他!這事兒他可是沒往上報備,私下做出來給徐靈衝獻媚的。

    公羊傑保護手下沒錯,但是你要是自己私下裡亂來,毫無規矩可言,那執法堂早亂作一團了!如果林逸被弄死了,有徐靈衝幫襯,事情估計能壓下去,但是現在要是曝光出來……他們這些下屬隨意搞死別人,那公羊傑不拿他開刀纔怪了!所以他比林逸還緊張牛強的做法。

    “好,我答應你!”牛強點着頭轉身出門,如果林逸提的要求太過分,他也許還會生出別的念頭,但如果只是這種給人跑跑腿的小事情,而且明知對方在做無用功,他根本就沒必要冒這個險。

    當然,如果那個蕭然真有什麼辦法,那也是和徐靈衝這個級別的對碰,和他一點兒關係都沒有,犯不着搭上馬劍的性命。

    牛強走後,林逸依舊這麼一手掐着馬劍的脖子,不管怎麼說這不大不小也是個築基中期高手,而且還是在對方的地盤,稍有鬆懈被對方掙脫,說不定就是萬劫不復。

    不過,林逸多少還是給對方留了一口氣。畢竟一不小心把這貨弄死的話,到時候就算真把人找來幫忙了,也很難全身而退。

    “沒用的……你找什麼人來都沒用……我們執法堂從來不賣任何人的面子……我勸你還是儘快給我磕頭認錯……說不定我還可以留你一條小命……”馬劍不相信那什麼新人能救林逸,到頭來,如果沒有用,那自己還是要給他捏死,所以他一面威脅,一面講着利害。

    既然林逸沒有魚死網破的覺悟,那他就沒必要害怕,林逸就依然逃不出他的手掌心。遲早得被他捏死在手裡,跟捏死一隻螞蟻一樣簡單。

    砰!未等馬劍把話說完,林逸擡手一拳就砸在他的肚子上:“說話之前,勸你最好還是先看清楚自己的處境,我這個人性格真的不怎麼好,一不小心害死你堂堂執法使大人,可就真的過意不去了。”

    吃痛之下,馬劍身子頓時弓成了一隻死蝦,然而卻因爲脖子被林逸一手掐住。連聲痛都喊不出來,問訊室內就只剩下一個詭異的,時斷時續的嗝氣聲,沒有因此憋死過去。都不得不稱讚一句馬劍命大了。

    半個時辰之後,問訊室鐵門終於打開,而第一個探頭進來的人,不出林逸意料。正是上官嵐兒。

    “小師弟,原來你真的在這兒啊!”見到林逸之後,上官嵐兒神色一喜。蹦過來上上下下檢查道:“怎麼樣怎麼樣?這幫混蛋有沒有欺負你,有沒有對你嚴刑拷打什麼的,小師姐替你出氣哦!”

    馬劍看着這一幕,震驚得差點沒當場暈過去,身爲徐靈衝一系的人馬,他當然認得上官嵐兒這位沖天閣第一大小姐。

    之前他給新人考覈做考官的時候,他還見過兩回,那時候這位大小姐明明對林逸不屑一顧的,怎麼現在突然變成這副情形了?

    緊跟着上官嵐兒進來的,則是同樣一臉見鬼表情的牛強,另外一人則是林逸點名讓他去找的蕭然,看其腳步,似乎還受了點傷。

    “辛苦你了,傷不要緊吧?”林逸對着蕭然點了點頭,他讓牛強去找蕭然,正是出於這個意圖。

    當初蕭然可是見過小卷卷熊給他送信的,換而言之,他跟上官嵐兒之間的關係,除了之前在後山遇到過的慕容真和李政明之後,身邊其他人之中就只有蕭然知道。

    之所以特意點名讓牛強去找蕭然,而不是苦逼師兄這些人,正是出於這一點考慮,事實也證明了他跟蕭然之間也確實有這樣的默契,眼下這種局面,也只有上官嵐兒這位大小姐才能替他解圍。

    “沒事。”蕭然笑了笑,正常他區區一個青雲閣新人,根本進不去沖天閣核心區域,更不可能找到上官大小姐,所以他只能找機會偷摸硬闖,幸虧運氣好遇到了上官嵐兒,只受這麼點傷已經算是非常走運了。

    說話之間,上官嵐兒已經上上下下將林逸檢查了一遍,發現沒受什麼傷,這才終於鬆了口氣,對着馬劍故作兇惡道:“還好小師弟沒什麼事,否則本小姐就去找那個冷麪鬼,讓他親自來處罰你!”

    馬劍頓時嚇了一跳,上官嵐兒口中的冷麪鬼,正是他們執法堂的頂頭上司,公羊傑。

    換做其他人說這番話,他還可以當成是危言聳聽,可以當做是耳旁風,因爲公羊傑的傲氣衆所周知,那是連三大閣高層都從來不放在眼裡的強人,這些人說的話,落在他的耳朵裡可能連個屁都算不上。

    但是,面前這位上官大小姐卻不在其列,她不是三大閣高層,她也沒有任何權力,但是她爺爺上官天華,這位強勢的沖天閣閣主,卻是三大閣唯一一個能夠馴服公羊傑的大佬。

    千里馬尚還需要伯樂,公羊傑能夠達到今天這地步,跟上官天華一直以來的賞識密不可分,他不是上官天華的親傳弟子,但曾經距離成爲上官天華的親傳弟子也只有一步之遙。

    不是上官天華看不上他,而是上官天華說過一句話:公羊傑是我生平僅見的天才,沒有任何人能夠真正教導他,除了他自己。

    如此評價,便是公羊傑這些年笑傲三大閣的資本,沒有任何人敢對他指手畫腳,他也可以不鳥任何一個所謂的三大閣大佬,但是唯獨上官天華除外。

    上官嵐兒身爲上官天華最寵愛的獨孫女,她如果真要找到公羊傑,想必公羊傑也不會因爲這點小事而爲難於她。

    更何況,這次事情本身就是馬劍居心不良,被徐靈衝授意公報私仇,這要是被公羊傑知道,那真是死字都不知道怎麼寫了。

    “見……見過上官小姐!”馬劍結結巴巴地卑躬屈膝道,就算拋開公羊傑這層關係不談,對方也是沖天閣第一大小姐,不是他小小一個執法使能夠惹得起的。

    上官嵐兒哼了一聲,沒有理他,轉而繼續跟林逸道:“小師弟,這傢伙都怎麼爲難你了,小師姐替你出頭,讓他一百倍一千倍地還回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