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麼說來,那還真是我失策了。”孟同也是頗爲懊惱道,換做以前他也許還會死鴨子嘴硬,不過現在心性大變,雖然看起來不大像正常人,但器量比之之前卻是要大得多了。

    然而,慕容真卻是忽然道:“其實在本美女看來,李政明投靠林逸這件事,倒也未必就這麼成定局了。”

    “這個怎麼說?”孟同不由疑惑道。

    “本美女剛纔已經說了,李政明纔剛一投靠過去,立馬就被喬宏才約戰,這可是下馬威啊,結果卻反被他打贏了,你猜喬宏纔會是什麼感受?”慕容真幽幽揣測道:“更何況,本美女還聽說,喬宏纔剛被李政明打敗,蕭然緊跟着就又對他發起約戰,這其中什麼意思,不用我多說了吧。”

    “你的意思是,李政明被林逸這幾個嫡系手下給聯手排擠了?”孟同眼睛一亮道。

    這種事情並非沒有可能,換做他孟同處在喬宏才和蕭然的位置,爲了鞏固自己的地位,只怕也會採取同樣的對策。如若不然,他之前也不可能總在孟覺光面前打壓李政明瞭。

    “不錯,所以這就是我們的機會,可以設法將李政明重新策反過來!”慕容真眼睛放光道。

    “可以,我沒有意見。”孟同看了慕容真一眼,隨即道:“這種事情應該是你的拿手好戲,用不着我來出面了吧。”

    除了面對少數異類之外,慕容真的美人計,在這種常年到頭不見女色的迎新閣,絕大數時候還是非常有效的。

    “讓本美女出面倒是沒什麼問題,不過,李政明既然隱忍這麼久,就不會是那麼膚淺的貨色,能不能將他重新策反過來。關鍵還得看你的誠意。”慕容真意有所指道。

    當初在後山的時候,孟同怎麼對待李政明她看得清清楚楚,在她看來,李政明之所以投靠林逸純粹就是被孟同逼迫的,如果孟同不改變態度,她就算費再大力氣只怕也是枉然。

    孟同臉色一窒,片刻之後沉聲道:“你儘管去勾搭他,到時候我知道該怎麼做。”

    “很好,那你就等着本美女的好消息吧。”慕容真一笑,而後扭着腰肢轉身離去。只要孟同肯向李政明低頭道歉,她相信以自己的魅力,勾住李政明不在話下。

    不過回去之後,慕容真並沒有直接就去找李政明,畢竟現如今李政明纔剛剛投靠林逸,就算被人排擠也還只是苗頭,體會不夠深刻。

    反倒不如暫且先讓他好好感受一陣子,尤其等到他跟蕭然交手之後,雙方矛盾必然會進一步激化。如果等到李政明備受煎熬的時候,她慕容真再出面,必然能夠事半功倍,手到擒來。

    當然。策反李政明的事情雖然暫且擱置,慕容真卻也並沒有就這麼閒着,她現在當務之急,是要將康照明這邊牢牢勾住。不管怎麼說,這纔是真正到了她嘴裡的肉,而且絕對是有利可圖。

    ▪ttκǎ n▪c○

    很快。在慕容真的曲意逢迎之下,她這一番心血總算沒有白費,康照明給她撈到了一個不大不小的甜頭。

    在得到徐靈沖默許之後,康照明主動向迎新閣閣主胡云風建言,提議讓慕容真擔任青雲閣新人管事二師兄。

    這個建議,倒是正合胡云風的心意,如今苦逼師兄已經上位成爲青雲閣新人管事大師兄,這二師兄之位雖然看似無關緊要,也沒多少實際權力,然而這卻是一枚難得的釘子,在如今這種情況下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胡云風一紙令書,慕容真當即搖身一變,變成了青雲閣新人管事二師兄(姐)。

    林逸對此也並不在意,這些事情,在林逸眼裡都不過是不值一提的小事,而他眼下的頭等要事,則是要跑一趟青雲閣,目的自然是去找破爛王。

    從當初跟破爛王約定開始,至今已經過去好幾個月了,雖然確實是各種事情纏身,但林逸還是頗覺有些對不起人家的。

    現在孟覺光的威脅已經成功解決,而且暫時也沒有別的重要事情,那麼便是到了跟破爛王履行約定的時候,林逸需要儘快將精鋼法杖的等級提升上去,不然,天階的神兵利器,是無法在築基期使用的。

    跟苦逼師兄大致打探了一番青雲閣內部情形之後,林逸當即啓程出發。

    獨身一人,林逸很快便來至青雲閣本閣地盤,三大閣地盤一般來說都是戒備森嚴,尤其像沖天閣這種地方,上次蕭然只不過是進去找個人,就差點被人殺死,走運碰到上官嵐兒才僥倖撿回一條小命。

    不過,三大閣名義上雖是同級,但彼此之間的差距可謂天差地別,相比起戒備森嚴的沖天閣,青雲閣這邊卻簡直鬆散得跟毫不設防一樣,從頭到尾,對於林逸這個突然出現的陌生面孔,硬是沒有任何守衛過來盤問,輕輕鬆鬆來去自如。

    當然,林逸此番目的地只是在山腳的外圍位置,如果真要進入權力核心的內圍地盤,只怕又會是另外一番景象。

    “這位師兄請問一下,王覽坡是不是住在這邊?”林逸之前跟苦逼師兄瞭解過,這傢伙貌似就住在山腳一處木屋之中,只是他四下掃了一圈,都沒發現有什麼木屋存在,只能開口向周圍人詢問。

    “王覽坡?這人誰啊,沒聽說過……”那人卻是皺了皺眉頭,當即轉身要走,不過愣了愣卻突然又扭頭道:“王覽坡沒聽說過,不過這裡倒有個出名的落魄傢伙,叫做破爛王。”

    林逸頓時哭笑不得,破爛王不就是王覽坡麼,這傢伙到底是怎麼混的啊,人家都只記得他的外號,本身大名卻連聽都沒聽過。

    “就是他了,師兄可否告知一下,他住在什麼地方?”林逸當即問道。

    那人張望了一下,隨即指着一個方向道:“那傢伙本來住在那邊不遠的木屋中,不過現在好像遇到麻煩了,你可以過去看一下,到底能不能找到,估計還得看運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