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原來如此,鑄器一道果然高深莫測,非同尋常啊。”林逸不無感慨道。

    說起來,他自己在世俗界的時候就已經有過嘗試鑄器的舉動,精鋼法杖就是這麼來的,當時還想着鑄器這一道也不會太難,只不過術業有專攻,暫時出於摸索懵懂階段而已。

    然而現在,從破爛王這隻言片語之中,林逸就已經能夠深刻感受到這一行的博大精深,這是一門絲毫不下於煉丹術的高深行當,旦有半點輕視,那都只能是外行人無知的體現。

    剛纔那三人怎麼說也都是築基初期巔峰高手,想要在他三人眼皮底下矇混過去,尤其還燒了房子,正常來說除非是林逸這種高手,否則像破爛王這種級別的人物,幾乎沒什麼可能性。

    然而卻愣是被破爛王做到了,可見鑄器師專屬的靜心屏氣法,確有其不凡之處。

    “那是自然,這可不是我誇口,鑄器一道就算鑽研一輩子,那也頂多算初窺門徑略通皮毛,想要完全掌握,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破爛王一臉的心馳神往不可自拔,頓了頓之後,突而搓着手躍躍欲試道:“林兄,那個時間寶貴,咱們是不是可以儘快開始了?”

    林逸一怔,看着他這副心急的德行,不由得暗笑失聲,指了指面前這一片廢墟道:“我倒是沒問題,可是就在這兒麼?”

    破爛王當即搖頭道:“當然不是,鑄器跟煉丹一樣,對環境的要求可是很高的,不過煉丹還好一點至少有煉丹爐。可鑄器卻沒有鑄器爐這種東西,只能自己去找符合條件的好地方。”

    “那我們去哪找這種地方?”林逸疑惑道。

    在破爛王面前他就是徹頭徹尾的外行人,既然找了破爛王幫忙,那就只能讓對方拿主意,他只需要全力配合就好。

    破爛王故作高深地微微一笑:“我知道有個好地方。林兄你跟我來就是了。”

    林逸自無不允,當即讓破爛王前面帶路,兩人一路走了小半個時辰,這才終於到達目的地。

    看着面前這個一人多高,卻在野草堆遮擋下十分隱秘的洞口,林逸一陣咋舌:“王兄。這地方我沒記錯的話,應該就在靈玉礦邊上吧?”

    “沒錯啊,就在靈玉礦邊上,而且距離靈玉礦最好的一二號礦區都不算太遠,如果運氣好的話。你也許還能在洞裡挖到靈玉呢!”破爛王帶頭鑽進洞穴之中,頭也不回地答道。

    “距離一二號礦區不遠?”林逸再度驚訝愕然。

    那這麼說起來的話,如果有心要挖確實很可能挖到靈玉,只是破爛王既然知道這麼一個寶地,爲什麼還會淪落到如此地步?

    畢竟這裡不像靈玉堂礦區有人監督,每天只要隨便在這裡挖挖靈玉,不論多少那都是自己的,日子應該過得相當滋潤纔對。不至於連一點靈獸材料都買不起,而淪落到只能腆着臉去撿別人扔掉的破爛吧?

    “對啊,不過這話也就是說着玩玩。林兄你可別當真啊,千萬別隨便去碰洞壁,更別想着把裡面的靈玉挖出來,如果一不小心動到裡面的防護陣,那咱倆可就沒命活了。”破爛王一邊說着話,一邊從懷裡掏出一塊早已準備好的螢石。熟門熟路地往洞穴深處帶路。

    林逸心中一動,奇怪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個地方既然距離一二號礦區這麼近,那麼應該就是在防護陣範圍裡面吧。說不定咱們腳下這地方就已經踩到防護陣了,只不過不知道爲什麼沒有觸動這些防護陣而已,怎麼會莫名其妙有這麼一個洞穴?”

    破爛王聞言搖頭道:“這個我也不知道了,可能跟我師父有關吧,這個地方第一次還是師父帶我來的,之後他老人家不告而別,所以這個洞穴除了我自己之外,也就再沒有別人來過了。”

    “孫四孔麼?”林逸微微一愣,之前第一次在坊市見面的時候,破爛王曾說他跟一個叫做孫四孔的鑄器大師學過幾天,想必就是他口中的師父了。

    “不錯,我師父他老人家神通廣大,瞞着三大閣偷偷在防護陣底下弄個洞穴,這種事情未必就做不到。”破爛王臉上的崇拜之色溢於言表。

    “這樣的高人,有機會還真想見一見啊。”林逸也是心馳神往道。

    這個洞穴看似簡單,但能夠出現在如此嚴密的防護陣之中,而且一直都沒有被人察覺發現,其中所展現出來的能力不是一兩句話能夠說清楚的,製造這個洞穴的人,至少當得起四個字,神通廣大。

    “嘿,這個看機緣了,像我師父這種高人從來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這輩子還能不能再見他一面,只怕都是機會渺茫呢。”破爛王唏噓不已。

    兩人說話之間,已經來到了洞穴深處,前方比通道空曠了許多,大概有着三四十方的面積,其中擺放着不少奇奇怪怪的道具。

    見林逸好奇打量着這些道具,破爛王笑了笑道:“這些都是鑄器過程中,可能會用到的一些輔助模具,不過到底有沒有用處,還得看你想要鑄造什麼樣的兵器,說起這個,林兄你有什麼想法要求沒?”

    “有,我這次來找你,其實是想讓你幫我升級一件兵器。”林逸說着,便放下一早就背在身後的包裹,從中取出一根其貌不揚的燒火棍,正是他的精鋼法杖。

    看到精鋼法杖之後,破爛王頓時眼睛一亮,接過去上上下下仔仔細細瞧了一遍,又用手摸了一遍,這才咂摸着嘴巴評價道:“這東西,材料用的都是好材料,看得出來鑄造的時候也挺有想法,不過卻沒有將材料的性能完全挖掘出來,有點浪費了。”

    林逸不由暗暗擦了把冷汗,苦笑道:“這是我自己一個人摸索着整出來的,讓王兄見笑了。”

    破爛王聞言不由一驚,睜大眼睛看着林逸,略有些尷尬道:“原來林兄你也是鑄器師?那可真是失敬失敬,我剛纔都只是隨口亂說,你可別往心裡去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