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價值不高,看管自然也不會太嚴,所以對於像康照明這種有門路的人來說,弄一點靈藥種子幾乎是手到擒來的小事,能夠用來打發掉林逸自是再好不過了。

    “照着上次靈藥考覈,四十種靈藥種子爲一組,原樣照搬給我來五組。”林逸當即開口道。

    這是林逸早就想好的事情,他想要噬心玲瓏草,除了找洪鐘和陳黑胡幫忙收購之外,另外一條可選途徑便是靈藥圃的靈藥種子,只可惜他既不是丹堂中人,在裡面也沒什麼可靠的人脈,單純靠他自己顯然是不行的。

    而反觀康照明,這傢伙在徐靈衝的關照下,最近在丹堂倒是混得風生水起,據傳甚至都已經提前預定了丹堂的位置,只要迎新閣這邊結束,立馬就可以加入丹堂,藉着此次機會,從他身上打這個主意,可謂正好不過。

    不過,林逸不可能直接點名要噬心玲瓏草的種子,爲了掩人耳目,只能跟上次靈藥考覈時候一樣,四十顆靈藥種子全要,反正日後可以作爲靈藥儲備,多要也不會浪費。

    “四十顆一組,你還要五組,你特麼想靈藥種子想瘋了是吧?以爲丹堂是我家開的,東西能夠隨便拿是怎麼着?”康照明頓時跳腳道。

    他有門路能夠拿到靈藥種子確實是不假,但是林逸要五組,那可就是整整兩百顆靈藥種子,這要是被人發現那問題可就大了!

    康照明畢竟不是丹堂內部人員,別人就算看在徐靈衝的面子上關照他,也不可能爲了幫他這點忙就把自己給搭進去。

    林逸也知道這不太現實,不過交易這種事情本身就是漫天叫價落地還錢,當即便道:“也罷,那我勉爲其難讓一步,四組。”

    “不可能!”康照明又是一口回絕道,林逸這看起來是退了一步,但四組也有一百六十顆,同樣不是一個小數目,風險依然不小。

    林逸當即神色一冷,伸手送客道:“既然如此,那就沒什麼好談的了,幾位慢走,恕我不送。”

    “慢着,三組,頂多三組,不可能比這更多了!”康照明連忙道。

    事實上,就算三組那也有一百二十顆靈藥種子,還是需要冒風險的,但是如今主動權捏在林逸手裡,他根本沒辦法。

    更何況,身後就站着徐靈衝這個主子靠山,徐靈衝這一次可不是專門爲了替他擦屁股來的,如果不答應林逸的條件,因此而誤了徐靈衝的正事,那就說不過去了。

    “三組?”林逸沉吟了片刻,才道:“那我還是要洞府吧,四組是我的底線,不然免談了!”

    “你……”康照明剛要發火,徐靈衝不耐煩的打斷了他的話,對林逸道:“行,給你四組,這事兒以後你不要再提起來!”

    “沒問題!不過,我醜話先說在前面,明天日落之前給我送過來,若是晚上半刻或者少上任何一顆,本次約定就不作數,到時候山頂一號洞府就沒你什麼事了,懂麼?”林逸說道。

    “一言爲定。”康照明只得硬着頭皮答應下來,時間雖然有點緊,但是徐靈衝出面了,這事情也好辦了!

    有了徐靈衝的面子,他都不需要擔一點風險,就能從林逸手裡要回來至關重要的山頂一號洞府,對於康照明來說,這筆交易已經非常划算了,沒有必要繼續再這麼磨嘰下去,否則激怒林逸變卦那就完蛋了。

    “那我就等着康大執事的好消息了。”林逸淡淡一笑,四組靈藥種子,便意味着有四顆噬心玲瓏草的種子,已經算是難得的意外之喜了。

    這時,徐靈衝才終於開口道:“既然你們倆的事情說完了,那本少就說說這次的來意,林逸,聽說你曾經在後山救過嵐兒小師妹一回?”

    “呵呵,徐大少從哪打聽來的這個消息?”林逸微微一愣。

    隨即,林逸便若有深意地瞥了正在遠處觀望的慕容真一眼,心知這件事必是出自這女人之口,而且必然被改頭換面了,否則真要說出實情的話,以徐靈衝的立場,根本不可能放過這個想要襲殺上官嵐兒的陰毒女人,早一巴掌拍死了。

    徐靈衝故作高深地得意一笑:“在三大閣這點地方,但凡本少想要知道點什麼事情,自然是輕而易舉易如反掌,看你這表現,應該是確有此事沒錯了?”

    “那又如何?”林逸不置可否地反問道。

    他雖然有心替上官嵐兒除掉慕容真這個威脅,但卻從沒打算要藉助徐靈衝之手,畢竟半月湖這件事情,他還不知道上官嵐兒那邊是怎麼個說辭,若是說岔了被人抓住破綻,那樣反而不美。

    “照理來說,像你這種底層新人,根本沒資格跟嵐兒小師妹這樣高高在上的小公主產生什麼交集,不過嵐兒小師妹是個重情義的人,因爲這件事,她覺得欠了你一個人情,當然,上次在執法堂她也幫了你一個忙,應該算是扯平了。”徐靈衝一副居高臨下的語氣道。

    “那也是拜徐大少所賜,看來這個人情,日後還是得落到徐大少的頭上才行。”林逸虛着眼睛回了一句。

    徐靈衝對此卻是置若罔聞,假裝沒聽見,繼續道:“林逸,你給本少記住一句話,嵐兒小師妹是高高在上的小公主,不是你這種底層小草根能夠染指的,如果你想繼續好好地活下去,那就離她越遠越好,聽懂本少的意思了麼?”

    林逸意味不明地笑了笑,隨即看白癡一樣看了他一眼,淡淡道:“徐大少興師動衆,這麼遠跑來一趟,不會專門就是爲了跟我說這句話吧?”

    “當然不是,爲了斬斷你那點可憐而卑微的幻想,不至於繼續拿着後山那點小恩小惠去騷擾嵐兒小師妹,所以本少決定破例給你這個底層新人發一張邀請函。”徐靈衝給旁邊康照明使了一個眼色,康照明隨即便將一張邀請函遞到林逸手上。

    “下月初八,上官嵐兒的生日宴?”林逸掃了一眼,不由微微眯起了眼睛。r1152
最近更新小說